第六百六十八章 龙赤北的到来

“这么长时间不走货,也不知道卡米拉是怎么想的。”鬼狐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她赚不到钱,比我们着急。咱们管的太多了,反而会引火烧身。”云志强气定神闲地说道“我倒是想看看,她得不到黑影的支持,还能有什么办法。”

“也是,咱们担心是多余的。”鬼狐淡淡地说道。

“没有足够的货源,根本挣不到钱。如果黑影派人过来,那么卡米拉用什么养那些人呢?”云志强平静地说道“卡米拉手上的资金应该不多了。这段时间走货不顺利,让她损失了很多钱。”

“有道理,看来她已经面临着危机了。如果没办法解决,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好过。”鬼狐点了点头,说道。

云志强闻言,轻声说道“现在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摆脱傀儡的身份。这应该是个不错的机会。”

云志强的心里很清楚,他想要让自己在登云山庄的地位变高,必须有强大的实力,才能不被卡米拉控制。

以前的他,只是卡米拉的傀儡。现在,他想要控制盘棋,不再做任人摆弄的棋子。

“登云山庄到处都是咱们的人,卡米拉还能耍什么花样呢?”鬼狐微微皱眉,不屑地问道。

“这只是暂时的,等到卡米拉的手下一到,咱们又会处于劣势。”云志强开口说道“我们必须想办法压制住卡米拉,才能不做傀儡。”

“云老,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应该当机立断。”鬼狐的眼中寒光一闪,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同时,一股杀气从身上爆发出来。

“闭嘴!”听到鬼狐的话,云志强吓了一跳,急忙呵斥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云老,那个女人就是一个祸患,她不死我们永远都站不起来。”鬼狐听到云志强的训斥,面色如常地说道“您不是想翻身吗?只要把她干掉,咱们就能翻身了。”

“不行!”云志强冷着脸说道“你忘记阿波罗的下场了吗!当时他带着整个太阳卫,都没能把那个女人抓住,凭咱们这几个保镖,就能干掉她吗?”

鬼狐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云志强继续说道“再说,还有一个哈迪斯,实力也非常强大。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亏的是咱们!”

“这是咱们唯一翻身的机会。”鬼狐急忙说道“现在卡米拉的身边没有手下,正是天赐良机啊!等她的人到了,一切都太迟了。”

“当了这么长时间的傀儡,憋了一肚子气。咱们要把失去的尊严,夺回来!”鬼狐用铿锵有力的声音说道。

“我不会冒着风险,去追求所谓的尊严!”云志强沉声道“如果我还年轻气盛,就会像你说的那样,对卡米拉动手。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可是我现在不行了,我已经老了。”云志强深吸一口气,道“云浩是我唯一的儿子!如果出了意外,那么他也会受到牵连……”

云志强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鬼狐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云老不对卡米拉动手,原来是顾忌云浩。确实,一旦刺杀失败,云老就会受到梦魇组织的追杀,到时候必死无疑。

“我知道了。”鬼狐说道。

“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登云山庄已经不是咱们的天下了,小心隔墙有耳。卡米拉不是好脾气的人,她会把所有对自己有威胁的人都干掉。”云志强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凝重“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扩大自己的势力,保证不被卡米拉欺辱。”

“云老,你看看现在的登云山庄,都成什么样子了。”鬼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现在道上都知道您是一个傀儡,没有人把您放在眼里了!卡米拉在我们这里索取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一样,我们在她那里,不也获得了不少钱吗?”云志强眯着眼说道“互相利用而已。”

“我跟您说的这件事,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鬼狐缓缓地说道“您变了很多。”

“我变了?”云志强的眉毛一挑,问道“此话怎讲?”

“以前的您,杀伐果断,是一个枭雄。现在您越来越胆小了,连反抗都不敢反抗。”鬼狐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道。

听到鬼狐说的话,云志强的心里有些不高兴了。本来以为鬼狐是非常理解自己的。现在看来,他根本就不了解自己的想法。

其实,云志强已经没有精力去跟梦魇的人斗。或者说,云浩就是他的软肋。他不能看到云浩再堕落下去,更不能让云浩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

他不知道鬼狐是怎样想的。不过,这个想法有些恐怖,让他难以接受。

“鬼狐,不要再说了。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这个家。你不知道梦魇的人有多么可怕吗?”云志强的脸色有些难看,缓缓地说道“他们都是一些没有人性的东西。不然的话,云浩也不会有这样的今天。”

提起云浩,云志强的心隐隐作痛。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如果金盆洗手的话,那么就会受到梦魇组织的追杀。虽然他并不怕死,但是还有云浩和鬼狐。

“老爷,我只是看不惯卡米拉,她有些欺人太甚。”鬼狐看着云志强,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为云浩考虑的话,就应该让他们滚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云志强开口说道“当初阿波罗把我拉入梦魇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退路了。退一步都是死!”

当初阿波罗让云浩染上毒瘾,逼迫云志强贩毒,从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

云老相信一句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太多的罪行,如果被警察抓住,那么绝对是死路一条。

其实,当初他的心里也不愿意贩毒。可是没有办法,因为云浩的原因,让他不得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云老,不如把少爷送出国吧!”鬼狐忽然开口说道“这样的话,也能安全一点。”

“不可以。”云志强瞥了他一眼问道“你忘了少爷就是在国外染上毒瘾的吗?”

听到云志强的话,鬼狐叹了一口气,顿时有些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云浩在云志强的身边,才是最安全的。梦魇在国外的势力更大,出国更危险。

“现在啊,咱们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云志强意味深长地说道“以后的事情,谁说的准呢?”

鬼狐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罕见的迷茫之色……

洛千帆很快就回到了燕京,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见到了白玲珑。

“老大,你回来了啊!”白玲珑看到洛千帆,娇颜上露出一抹诱人的笑容,开口说道。

“嗯。”洛千帆点了点头,笑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公司怎么样?”

“发展不错,一切都非常顺利,龙赤北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客户。”白玲珑自信地说道“我相信,很快咱们公司的规模就会扩大的。”

“嗯。”洛千帆用力地点了点头。

“对了,你的办公室里有一位客人。”白玲珑意味深长地看了洛千帆一眼,道。

“客人?”洛千帆微微一怔,问道“谁啊?”

“龙赤北。”白玲珑低声道“他今天早上就来了,说要等你回来。”

“他找我有事?”洛千帆的眉毛一挑,道。

“不清楚。”白玲珑耸了耸肩,拍着洛千帆的肩膀。随后,便离开了。

洛千帆理了理衣领,打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发现龙赤北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手中拿着报纸。

“回来了。”龙赤北把报纸放在桌子上,看着洛千帆,平静地说了一句。

洛千帆坐在了龙赤北的对面,淡淡地问道“龙少怎么有时间来找我啊?”

龙赤北笑了笑,道“我过来看看你。”

“不单纯只是来看看我吧!”洛千帆无奈地摇了摇头,脸色依旧古井无波。

龙赤北微微一笑,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

洛千帆给自己倒上两杯茶,咬了咬牙,问道“音涵还好吗?”

“噗嗤。”龙赤北笑而不语。

“我知道你和林战非的关系不一般,你肯定知道音涵的现状。”洛千帆微微抬眸,道。

“你放心吧,她很好。”龙赤北的眼中露出一抹戏谑之色,道“只不过,你想见到她,可能会很困难。”

“你是过来嘲讽我的吗?”洛千帆喝了一口茶,问道。

“我有什么值得我嘲讽的吗?”龙赤北饶有兴致地反问道。

“我连我自己最心爱的人都留不住,难道还不够丢人的吗?”洛千帆苦笑一声,脸上露出无助之色。

“你还是太年轻了。”龙赤北微微皱眉,沉声道“林叔的实力不是你能硬碰硬的,我劝你还是别得罪他了。”

“得罪都已经得罪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洛千帆倚在沙发上,气定神闲地说道“我现在要想办法把音涵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