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啼笑姻缘 中

<!--go--> 二。

何允晟夜里在回侯府,侯府已经歇息了,除了守夜的还醒着,何允晟轻手轻脚地走到屋前,见屋里灯还亮着,推门进去,看见软青还坐在灯下刺绣。

何允晟经常早出晚归,有时到二更天才回来,软青已经习惯了他的晚归,总是会为他备好热水、夜宵,坐在灯下等他。

“回来了?想先吃点宵夜还是先去沐浴?”

何允晟看烛火映得软青脸红红的,软青微笑着看着他,脸颊上两个浅浅的梨涡,真真是绝世的美人,风姿绝代。软青在子夜楼的时候就已是底子很好的美人,到了侯府,近年来何允晟经常带她在身边,气色也比以往好了不少,养得软青越发好看。

“怎么还不睡?”何允晟笑着问。

“你不回来我怎么睡得着?”软青吩咐丫鬟把紫龙糕和热茶端来,“你不回来,我肚子就动个不停。”

何允晟笑着走过去,蹲下去隔着衣服抚摸软青的肚子:“看来是个男孩儿。不过我倒盼着是个女孩儿,跟你一样好看就好了。”

软青软软给了他一个眼刀:“怎么今儿心情不好?”

何允晟挑挑眉,拿了块紫龙糕往嘴里送:“我怎么心情不好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脸上虽然笑着,眉头却是皱着的。”软青伸手去抚平他紧蹙的眉头,“你想不想和我说说,有什么烦心事?”

何允晟不言语,吃完了紫龙糕,又喝了杯茶,长出了一口气:“六年前,大约也是这个时候,彧蓝、彧蓝在出疹子。”

“哎?”软青没想到他会突然提起丞相,而且还是六年前的事儿,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六年前,相爷出疹子?”

“彧蓝出疹子,一直呆在府里不出来,我那天,那天,我不想呆在侯府里,我一秒都不想多呆,我真的,就立刻去找他了,也没管他是不是在出疹子,因为我真的不想呆在侯府……”何允晟说着说着,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了半天,软青也没听懂,软青料想,何允晟的语无伦次,是因为这件事对他的刺激太大,软青冰雪聪明,立刻就猜到了是以前相爷曾经和她说过,何允晟的逆鳞,他四姐何允曦。

“侯爷,你不想说也没关系。”软青柔声安慰道。

何允晟一把抱住软青,闷闷道:“六年前,李孤宁害死了我四姐。”

软青微微一愣,轻轻地拍拍他的背,安慰小孩儿似的道:“嗯,都过去了,咱们不难过了。”

“我过不去,我真的过不去。”何允晟道,“他们都说我四姐是病逝的,但是我知道,我见过四姐的棺材,四姐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软青在何允晟怀里忍不住抖了一抖,软青本就比寻常女子坚强些,遇到何允晟后也见过打打杀杀,但每次听到人的死讯,她还是忍不住心中颤抖,泪水在眼眶打转。

“怎么、怎么会是掐死的呢…?你是不是、是不是记错了?”软青声音颤抖,结巴道。

“他们不让我看,一个个都来拉我,我就知道有问题。”何允晟冷冷道,“我趁入椁前,打开棺木看了,我看见四姐脖子上明显的勒痕,杀她的人分明有极好的功力,当时出入我家,还有武功的,就只有李孤宁!而且我四姐死后,他就消失了,一定是他!绝对是他!可是我不明白,我一点也不明白,软青。”何允晟看着软青,“为什么家里没有人去追究李孤宁?为什么?为什么我爹什么话也没说?为什么要对外称我四姐是病逝的?为什么从那以后,家里没有人再去追究过李孤宁?为什么他们都要我放下?我放下什么?我放不下!”

何允晟的声音充满了痛苦,软青听着他问了一串问题,眼泪也忍不住留下来,哽咽道:“侯爷,人生在世,本就不能事事如意,更不是事事都能有人承担,事事都可以寻到根源。”

“我知道,但是我不甘心。”何允晟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四姐就这么死了。我不能原谅李孤宁,我四姐对他那么好,明明,明明再过几月,他们…他为什么要杀我四姐?”

软青止住眼泪,柔声道:“建德公主和李孤宁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何允晟眼睛看向远处,似乎陷入了回忆,缓缓道:“平王十五年,我四姐从林钟河边带回来一个男人……”

平王十六年春。

四月的花神祭才刚刚过去,何允晟已经开始盼着五月的芍药娘娘灯会了,近日周彧蓝身上出了疹子,被隔离在相府里,杜暮祯回虞舜老家了,范孟秋则在景阳扫墓,何允晟一个人在戊城,百无聊赖,快闲出病来了。

“你既没事,就去外面给孤宁买药去。”何允曦见他在家里转悠,道,“省得你没事儿做。”

何允晟做了个鬼脸:“四姐,自从去年李孤宁来了我们家,你就天天李孤宁长,李孤宁短的,我很吃醋你知道吗?”

“瞎说什么呢你?”何允曦脸上一红,啐道,“还不快去?”

“我去啦。”何允晟话音未落,人已经出去好几丈,只剩下余音还在院子里响。

何允曦见他远去,也不由得笑起来,想起去年,把李孤宁带回来的情形。

平王十五年春,何允曦去废丘徐家看望她的朋友,从废丘回来前让何允晟来渡口接她,上了船她还一直担心,何允晟会不会把这事儿忘了。

这边侯府里,何允晟早就算着时间等着去渡口了。他本想直接飞过去,又想想要是四姐东西多,拿不过来就不好了,就去马厩挑了一匹大宛马,就朝城外奔去。

四月是辰国人扫墓的时候,各大城镇人口高速流动,渡口人头攒动,何允晟找了个客栈把马放好,就跳到房顶上,搜索何允曦的身影。何允晟足足找了一刻钟,也没瞧见何允曦,心下纳闷儿,便骑马顺着河岸一路找,果然在前面河岸的草坪上发现了何允曦。

“四姐,你可叫我一阵好找,怎么不在渡口下船,在这儿就下来了?”何允晟说着下了马,走进一看才发现四姐浑身都湿了,边上还躺着一个男人。何允晟立刻道:“四姐,你没事儿吧?这男人对你做什么了?”

何允曦气急:“你没看出来他伤了吗?”

何允晟仔细瞧,确实,这个男人肩上、手臂上、腹部都有刀痕,仿佛伤得不轻,也是浑身湿透。何允晟问:“四姐,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先帮我把他抬上马。”何允曦的话,何允晟无一不从,虽然他心里对这男人还有些戒备,不过还是遵照何允曦的吩咐把他抬上了大宛马,何允曦继续道,“船快靠岸了,我突然瞧见他从水里冒出来,仿佛已经没了力气,只是叫了个‘救’字就昏过去了,我来不及细想,就跳下去救他了,东西都还在船上,是我从废丘带回来给你们的礼物…”

“四姐,你也真是的,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何允晟嘴上这么说,还是把何允曦抱上了马,自己在前面拉着马走。

“七弟,你难道没认出来,他是水上漂李孤宁?”

“他?他是李孤宁?怎么可能,李孤宁怎么可能怂成这个样子?”何允晟笑道,“李孤宁在水上如履平地,风度翩翩,怎么会这么惨?而且不是前些天林钟河难,世人不是都说他死了么?“

“李孤宁的画像你又不是没见过,再者我刚刚看到他腰间有块子桑玉,就是前儿摘月从辟州员外那儿偷来的那块。”何允曦道,“他可就是李孤宁没跑了。”

“四姐,我知道你善良,但是你也不能见谁就救啊。”何允晟叹气道,“林钟河难李孤宁是被卷进去的,他名声太大,万一有人在追杀他呢?万一我没找到你呢?万一你也有个什么好歹……”

“哎呀好啦何允晟,你属八哥的么,怎么这么啰嗦呀。”何允曦笑嗔道,“人都已经救了,有什么关系?上回我救了慕容家的小姐,你不是挺开心的么?”

“你救个漂亮姑娘回来我当然开心了。”何允晟讪讪道,“不过如果他真是李孤宁,你把他救回来,也真算是功德一件了。”

二人就这么说着回到了侯府,去宫里请了太医来,又请了民间的方子,小心地照顾着李孤宁,李孤宁渐渐也可以说话了。

“这位姑娘,多谢你了,若是没有你,我可能还真不知道…”

“李大侠,你伤势太重,还不能说太多的话,谢谢就不必了。”何允曦笑道,“从小我爹就说,总是要向别人伸出援手,这样日后你困难的时候,才有人来帮你。”

“这话不错。”李孤宁费力地扯出一个微笑,“我该怎么称呼姑娘?”

“我姓何。”何允曦笑道,“经常会来这里给你换药的那个是我弟弟。”

“何姑娘,感激不尽。”李孤宁道。

李孤宁江湖人士,若是知道这是侯府,定不肯多呆,于是何允曦就命令全府上下都瞒着他,而且把他挪到了侯府西厢房最里面不起眼的一间,不让他起疑。这些天换药的事儿都是何允晟做的,何允曦则负责给他送吃的和喝的药,陪他说话,何允晟有时候也会过来,三个人说说笑笑,转眼一个月过去,三个人互相已经很熟络了。

渐渐地李孤宁可以下床走动,伤也好了大半,除了先前中的毒已经深入体内,外伤已经不要紧了。这天何允曦和何允晟进宫参加宴会去了,李孤宁闲来无事,想出去走走,没想到出了门就是一间间的厢房,再走出去是个豪华得不行的园子,种满了各种名贵花卉,李孤宁在园子里绕了好一会儿才绕出去,没想到又是一个园子。

李孤宁从小在船上长大,林钟河难之前他从没来过地上,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建筑,他以前只在戏本子里看过,料想何姑娘家里一定家底殷实,才住得起这样的房子。

何允曦和何允晟回府找不到李孤宁,急得召集全府上下在府里找,最后在何允曦房间外的园子里找到了蹲在地上看芍药花的李孤宁。

“我还以为你叫人拐走了。”何允曦长出了一口气。

“这里风景这么好,拐我走我也是不愿意的。”李孤宁笑道,“只是何姑娘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你家这么大?”

“啊,这个,你不是也没问吗?”何允曦不好意思道。

“是了,是我不对,不该怪姑娘。”李孤宁微笑。

李孤宁一直与世无争,恬静寡淡,他的笑也有种安定人心的魔力,见他不打算再问,何允曦这才放下心来。何允晟这时飞进园子,一边飞一边喊道:“四姐、四姐,不好啦,那辰州刺史的儿子又来啦,又来找你啦!”

“你不会说我不在吗?”何允曦道。

“我说了,他不听啊,也是仗着自己父亲官大,还赖在侯府门口不走了…”何允晟突然觉得自己说漏了话,赶紧闭嘴。

“侯府?”李孤宁问。

“啊,是,这个,其实我们现在在我舅舅家,我姓何,我舅舅姓侯。”何允曦结巴道。

“那真是太麻烦你舅舅了,我明天就走,自己寻个住处。”李孤宁立刻道。

“不、不…”

“四姐,你直接和他说了不就完了。”何允晟干脆道,“我姓何,我叫何允晟,这是我四姐何允曦,当今陛下亲封的建德公主,你住了一个月的地方,就是辰国的祺侯府。”

李孤宁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