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皮只感觉浑身狠狠一颤,足足过了七八秒之后,这才恢复如初。

“主人……我现在是通脉境的强者?”

李皮有些不敢置信道。

他感觉现在升级就跟做梦一样,上次突破距离到现在也不过是半个月不到啊?

半个月从凝气境到通脉境,那怕是那些身怀神脉以及远古之体的天才,也不过如此吧?

“这是自然,现在你可以伪装成练气镜的强者了吧?”

沈独秀随口问道。

“我试试。”

李皮开启骗道大师,进行自我催眠,随后果然身上散发出了一股练气镜的修为!

那股修为就连沈独秀都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隐隐让他窒息!

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李皮气喘吁吁,有气无力道:

“行是行,但就是消耗太大,但是平日里伪装成丹田境中期修为,应该不算什么了。”

这对沈独秀来讲就已经足够了。

毕竟他不可能无时无刻的在财神帮压场子。

紧接着,李皮又对沈独秀汇报了一下他这两天的工作准备:

“主人,国都不比白云城,这里的消费水平比白云城高多了。”

“不仅如此,借贷的人也非常之多,我预算了一下光是学员就可以借走咱们几十万金币,所以如果咱们继续走免费无息的路子,很快就会入不敷出。”

李皮的意思就是想要放高利贷,就算不是高利贷也要把钱收回来!

毕竟他们现在的举动就是免费送钱!

“恩,我知道了。”

沈独秀点了点头。

他才不管那些钱能不能收回来,他只好能够确保从债务人的身上,获得他所需要的东西就好了。

说真的,现在的沈独秀自身就已经成了一个百科全书!

他会上百种灵级功法,十几种不同的副职业……

而且他也在培养自己的队伍。

等到杨东四人组成熟之后,分配到一些公国或者是一等王国。

让他们当财神帮舵主,到时候收复放款出去的债务。

当然了,所有的事情都要一步一步来,急不得。

李皮看到沈独秀无所谓的神色,顿时有些郁闷,随后又道:

“对了,主人,有不少人想要找戏命师刘伯温算命,我光是收礼就已经收了十几万金币了,你看咱们什么时候能让刘大师来一趟?”

“恩,这正是我要和你说的。”

沈独秀想了一下道:

“等会我就会和刘大师说一声,让他每天都过来看一下,另外你收的报酬,除了金币之外,最好能够收一些功法和宝物,具体怎么做,你应该明白吧?”

李皮眼神一亮,连连点头道:

“明白明白!”

沈独秀从李皮那里出来后,这才准备去给杨东炼药。

为了避免炼药的麻烦,沈独秀又化作了戏命师刘伯温。

果然,凭借戏命师刘伯温的身份,他轻松的就进入了炼药师公会。

“刘大师!刘大师您来了!”

“刘大师!快快请坐!”

“刘大师,您今日为何而来?”

“难不成刘大师已经算到,我们有事找您?”

沈独秀刚进去,就被诸多炼药师的热情举动给弄懵逼了?

“你们找我什么事?”

“刘大师,昨日是我们的不好,所以想找您赔罪!”

说真的,现在戏命师刘伯温的名号,已经在国都上流社会流传了起来。

毕竟昨天炼丹师公会的事情闹得挺大!

一个炼药师被人带了绿帽子,一个炼药师是个小偷,一个炼药师追求慕晚秋失败……

这一切全被人算了出来,都证明这个戏命师刘伯温是一个高人!

这种高人能得罪吗?

肯定不能啊!

万一人家在外面把你那点事情说了出去,那你这辈子岂不是毁了?

所以昨晚这群炼药师公会的炼药师,思前想后,决定去给刘伯温道个歉!

结果昨晚去了财神帮总部,却没见到人,他们的心里就有些慌乱!

原本他们打算下午再去一趟,然而刚讨论完这一件事,对方就上门了。

沈独秀知道了他们的想法后,当下微微一笑,摆手道:

“算了,什么赔罪不赔罪的……”

话音落下,炼药师公会的诸多炼药师对这个刘伯温更加钦佩不已!

毕竟昨天他们都快动手打人了,结果这位刘大师现在却这么大度,还说算了?

然而,就在众人准备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又听沈独秀道:

“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如果真要赔罪,就赔我点丹药功法或者法宝什么的吧。”

“刘大师,你果然是宽宏大量之人,我们还给您准备了……恩?”

一名炼药师话还没说完,就怔住了,老脸一红,差点被沈独秀这句话给噎死。

其余的炼药师也是满脸涨红,表情非常的古怪。

这位刘大师也太耿直了吧?

最终,还是一名炼药师咳嗽道:

“咳咳,那什么……刘大师我们给您准备了几瓶丹药。”

说着,那名炼药师便掏出来了几个瓶子,介绍道:

“这瓶是凝神丹,二品丹药,服用之人可以在凝气境界迅速吸收天地之力。”

“这瓶是回春丹,三品丹药,专门给用来给练气镜以下的武者疗伤用的。”

“这瓶是混元散,三品丹药,用于武者使用秘术增强实力后的虚弱。”

哇!

人品大爆发?

竟然收到了这几瓶丹药?

沈独秀毫不客气的收了过来。

他正好拿回去放在财神帮,顺便开启分期贷款购买丹药的业务。

“好,谢谢你们了,没什么事的话,给我安排一间炼药房,我练个药。”

沈独秀很是平淡的说道。

“炼药?”全体炼药师愕然道:

“刘大师您也是一名炼药师?”

众人一脸吃惊。

他们以为沈独秀在算命师一途,有如此有实力,是不可能分心钻研别的职业的。

结果却没想到,对方还会炼药!

“恩,算命师这种职业对于其他职业多少有些了解。”沈独秀含糊道。

听到这句话,众人这才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们这就给刘大师准备炼药房,不过……我们还有几个事情想拜托刘大师。”

其中一个炼丹师,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