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村庄的幽灵 其之①

“我们所遇到的,乃是被称之为‘魔女’的恐怖存在,那些家伙平常就潜藏在人群之中,跟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一旦她们濒临死亡的话,她们就会化作那种可怕的怪物,将周围的人给拉入其中。而进入那个空间的普通人,至今为止能够活着出来的,据我所知——并不存在!而我则将这种可怕的空间称之为【魔女结界】!”

JOJO、迪奥以及史比特瓦根三人各骑一匹马,向着伦敦城外飞奔而去,骑马这个建议是迪奥在出发之前非常迫切的提出的,而他那骑马虽然累了点但是肯定比马车快的观点得到了另外二人的一直认可。而史比特瓦根一马当先的冲在前方,为二人指明前进的道路。

“在我周游世界所认识的人之中,恰好有着跟你们一样都进入过魔女的结界并且幸存下来的替身使者,如果你们所追踪的那个开膛手是真的变成了魔女或者被魔女所抓去了的话,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更加专业的家伙来指导了!”

马匹如同闪电一般的在这荒野之中飞驰着,最终,他们在茅斯顿斯与伦敦之间一处村庄停了下来。

“这里是个只有几十个人组成的的小村庄,我所认识的家伙她就住在这里……说起来真是好久不见了啊……”翻身下马,史比特瓦根笑着走进了荒凉而破败的村庄,“喂!玛琳!快出来,我带着两个强大的替身使者来找你了!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平地吹来的风扬起风沙在地上飞走,这废墟般的村庄没有给史比特瓦根任何回应。

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史比特瓦根向前走了几步“真是奇怪啊,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遇到强盗搬离了这里了吗?”

“既然如此,史比特瓦根你去看看不就行了。”面色阴沉的向前一步,迪奥的心中已经做出了最坏的猜测,现在他需要的只是史比特瓦根给自己带来一个能够证实自己想法的一个证据。

“那么——”白色的替身从地底浮现而出,抓住了史比特瓦根的小腿,将他整个人拖入了地下,“稍微在这里等等我吧。”

转过头去看了看自己的好友,从他的脸色迪奥明白,JOJO的心中也有了跟自己同样的猜测了。

“桌子上放着发霉的面包,有的面包只吃掉了一半、杯子里的饮料已经干掉了,从味道来看或许是咖啡一类的东西。”面色阴沉的史比特瓦根从天空落下,将手中的东西随手向着地上一丢,面包和杯子砸在地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响。

“看来已经得出结论了,这个村庄的人全都神秘的消失了,消失的时间大概是在吃早餐,并且是同一时间整个村庄全都消失不见。而这种状况显然不可能是因为这个村子的人在吃早餐的时候突然神经发作决定大规模搬迁——”迪奥捡起地上的面包和杯子,稍微的看了看,然后就随手的将它丢在一旁,“没错,这个村庄遭到了能够大规模的让人消失或者转移的能力的存在……唯一有可能的只有替身使者或者魔女……而这种整个村庄全都消失的大规模人口失踪所要造成需要花费的精力可不是一点半点。”

JOJO顺着迪奥的话接了下去“而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如此大规模的使用自己的能力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能力失控将整个村庄卷入其中,而剩下的一个那就是为了复仇。”

“这……玛琳虽然对恶人从来不留情面,但是她并没有什么仇家啊……”史比特瓦根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随后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显然已经想到了迪奥和JOJO所说的话所要表达的真实含义。“难道说……在我离开了她在伦敦的这段时间,她这里遭受到了魔女的袭击……导致整个村庄的人包括她在内都死于非命吗!这!这是何等的讽刺!我们千辛万苦的寻找知道魔女消息的人,而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冷静点史比特瓦根,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给这些无辜的村民简单的立一个坟头就在这里休息吧……还要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JOJO伸出手去,重重的拍在史比特瓦根的肩膀上,他的眼神显得有些暗淡,显然这大规模的村民的死亡让他感到了非常的不忍。

“我……我不知道……不,我很抱歉……或许我们接下来就只有去找那个东西了……事到如今也不可能让玛琳重新复活或者变成鬼魂来告诉我们她的遭遇。”头也不回的看着渐渐昏沉的天空,史比特瓦根在JOJO和迪奥看不到的角度伸出手去将脸上流淌的眼泪和鼻涕擦掉。然后双手合十为这些无辜者祷告“你们遭遇的事情我无从得知,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祈祷你们的灵魂在天堂能够得到安息了。”

用世界打倒一颗树,再用史比特瓦根带着刀刃的帽子当作锯木头用的圆锯,在忙活了半天之后,一个简单的木制十字架插在了村庄的入口,三人默默的祷告了一番,随后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入了这被夜色覆盖的村庄之中。

用村子里的灶台给朋友们简单的做了晚饭,史比特瓦根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窥视着自己。

“叮叮铛铛。”村庄中时不时的传来器具被打翻的声音,在这只有三个人的村庄之中这声音显得突兀又诡异。

“这……这是怎么回事……不会……不会是这些村民的鬼魂还在这些房子中徘徊吧?”史比特瓦根用牙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指甲,即使是在食尸鬼之街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大的他出乎意料的会害怕这些东西呢。“我……我告诉你们这些孤魂野鬼!我可是掌管着食尸鬼直接的老大史比特瓦根!你们要是敢来骚扰我的话,我就让我的手下拆了你们的房子!”

“吱呀——”随着一声刺耳的金属环摩擦时发出的声响,三人他们所在的这间屋子的门被毫无征兆的打开,冰冷而强大的风把这年久失修的木门吹的吱呀作响。

“什么啊……原来只是风啊。”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伸出手想要将做好的菜端起。随后,史比特瓦根感受到了,身后如同怪物呼吸一般吹在自己脖子上的热浪。

“现在大晚上的外面怎么可能吹热风……难……难道说……”浑身的关节都僵硬到无法动弹的地步,伸出的手就这么笔直的定在了半空中,史比特瓦根用力的咽下了自己的口水,感受到自己身后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强烈,如果刚才那种感觉还是错觉的话,那么这强烈到两三个人的目光戳在自己背上的感觉就不可能是错觉了。

“咔咔咔咔……”紧紧的闭着眼睛,艰难而僵硬的将自己的脑袋向着后方转去,史比特瓦根就如同后世搞笑漫画中遇到恐怖怪物的人类一般,在自己的脑袋转不动之后,猛地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灰白的脸上如同涂上了水泥般带有裂痕,双眼的地方投出金色的光芒,嘴角一颗同样是灰白的恶魔的尖牙露在外面,一只在黑暗中略显苍白的手正扶着这张脸的下巴,似乎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浑身僵硬的史比特瓦根。

“哇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嘴巴一下子长得老大,眼睛也几乎要从眼眶中瞪出来。白色的替身瞬间出现,抱着史比特瓦根冲上了房顶,那速度完全可以与后世的飞机做比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着一个爽朗而恶劣的笑声传出,天花板上的史比特瓦根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气急败坏的从房顶上落下,看着已经笑的趴在了地上锤着地面的的迪奥和带着尴尬笑容,正从地上捡起那灰白面具的JOJO,带着怒气大声的质问,“喂!迪奥先生,乔斯达先生,这么玩弄我很有意思吗!?”

“喂!JOJO你看到没有,这个家伙刚刚这样这样的大喊了一声就飞了!他说吓得我都飞起来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艰难的直起腰占了起来,迪奥还是非常夸张的笑个不停,完全无视了史比特瓦根的质问,对着JOJO眉飞色舞的模仿史比特瓦根刚才的表情。

似乎被迪奥这样的行为逗笑了,JOJO用手掩住自己的嘴发出几声轻笑,随后赞同的点了点头。“噗…哈哈…是啊,迪奥,确实挺好笑的。”

“喂!你们两个家伙!作弄我就这么的开心吗!?”史比特瓦根已经快要气炸了,他用力的摘下了自己的帽子丢在了地上。

“怎么样?史比特瓦根,”瞬间收起了自己夸张的笑容,迪奥微笑着看着手舞足蹈的史比特瓦根,“现在不觉得悲伤了吧,能打起精神了吗?”

被迪奥瞬间变得正经的神色弄得有些无措,史比特瓦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也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悲伤已经平复了下来。“确……确实……难道说……这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我缓过来吗?即使这样在我的心中二位的形象会收到损害,但为了我好你们还是这样做了吗……这……这是何等绅士的行为!”

“不。”正当史比特瓦根为迪奥和JOJO而感动的时候,迪奥那恶魔般的笑容再次的挂在了脸上,“只是我单方面的强迫JOJO过来作弄你一下找找乐子罢了。”

一瞬间,史比特瓦根化作了灰白的雕像,呆立在了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