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伦敦的开膛手 其之⑤

PS1:突然玩起梗来有没有吓到你们?

PS2:推荐票好少

PS3:书友群群号469618077,催更用,欢迎各位来愉快的玩耍

====正文=====

“D——I——O————!!!!!”饱含着愤怒的吼声从教堂内部传出,JOJO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友人倒在血泊之中,但是现在不是能够蹲下来查看迪奥的伤势的时候。那个该死的开膛手依旧藏在不知道的角落用那阴狠的目光看着自己二人,一旦自己露出破绽的话恐怕不仅仅是迪奥无法得到救治,就连自己也要将自己的性命搭在这里。

听到了JOJO的叫喊的声音,守在门外的警察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乔斯达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两人闯入的同时JOJO就发觉到了不妙,这两人的手上都配有枪。若是潜藏在暗处的开膛手用她那诡异的手段从警察的手中夺得了枪的话,对JOJO和迪奥而言都是毁灭性的灾难!

“这……这个家伙,连迪奥倒下之后我的反应和警察会进来都算计在其中吗!迪奥跟我说过,她很有可能会将已经跟她对战过的迪奥作为第一攻击目标——相比起对付能力尚不明了的我来说,将已经暴露了自己替身的迪奥给除掉显然更加的容易。而她在除掉迪奥的时候也算准了我无法容忍自己的伙伴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伤害,而愤怒的我一旦有过激的举动的话就会将门外的警察引进来!”JOJO双目怒睁,扫视着这教堂的每个角落,他已经明白了他那狡猾的对手可怕的算计了,“这些尽职尽责的警察不会让一个优秀的法官和我在这个地方遭遇任何危险,所以他们一定会被我的举动吸引进来……然后……开膛手就会将他们杀死,夺取他们的枪!”

而对于这致命的阴谋,JOJO只能转过头去,拼尽全力的对着踏入了教堂范围的警察下达命令,“别进来!快逃!这里很危险!立刻离开这座教堂的范围!”

“可是……”年迈的警察刚想说一点什么的时候,那话语就像是被塞进了石头的水管中的水一般被堵了回去,仅仅余下几个不明所以的音调从他的嗓子之中流出。

略显破碎的黑色风衣,如哀悼者一般的黑色裙子,污浊而混乱的银白长发,手上握着闪光的匕首,开膛手杰克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间就出现在了JOJO的身后,匕首向着他的心脏突刺而去。

“無馱無馱!!!”高速飞来的石子狠狠的打在了开膛手的手臂之上,躺在地上的迪奥不知何时由重新坐了起来,胸口的下半部分的衣服被血液完全的染红。迪奥不停的喘息着,捂着自己的胸口,胸口的正中,一把匕首从迪奥的指缝中露出其彩色的刀柄与极小部分的刀刃。黄色的人影在他的身边保持着投掷的动作。虽然那凶手灵敏的感官让她及时的撤回了攻击并转变了方向卸掉了大部分的力道,但是借由迪奥替身之手投出的石子依旧打破了那柔嫩的肌肤伤到了骨头。

“哼哼哼……该死的开膛手,真是狡猾,竟然敢正面挑战我和JOJO二人吗!不过,我迪奥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你伤害我的朋友。”迪奥喘着气,看着因为受伤而动作停了下来的黑色的身影。“你身上那混杂着鸦*片和烟的味道就像食尸鬼之街的老鼠一样的难闻!那种难闻的味道就像面包上粘着的苍蝇一样的显眼!”

没有任何语言,开膛手仅仅是平静的看了看重新坐起来的迪奥,以她的经验,不难看出迪奥已经被伤到了肺部了,就这么放着不管要不了多久就会失去生命的。那把已经没入胸腔的匕首就是自己功绩的最好证明,即使为此导致了手臂的受伤,但若是就此除去一名强敌的话也并无亏损。

开膛手身影瞬间消失在了迪奥和JOJO的面前,两名替身使者的攻击也完全失去了其作用。

“迪奥。没事吧!撑住!我这就给你治疗!”JOJO慌张的走到迪奥的身边,紫色的藤蔓缠绕在了迪奥的伤口之上,治疗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被注入迪奥的体内。

“JOJO,不必在这里浪费能量了,现在可容不得我们休息啊。”迪奥焦急的伸出手,紧紧的把住JOJO的肩膀,“快,让那两个已经看呆了的白痴逃出去,那个开膛手绝对不是被伤到一只手臂就会失去战斗力的存在,哪两个警察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给我们增加麻烦。”

“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可能无法作为战斗力了,接下来的战斗就全看你的了。”面色苍白的说完这最后的话语,迪奥的手臂无力的垂下。

面色平静的将自己好友的身体放在地上,将他的双手放在胸前按住伤口,JOJO站起来,紧握着双拳看着眼前昏暗的教堂,庞大的怒火化作内心的能量让JOJO的力量更加强大“安心吧迪奥,我绝对会在你醒来之前将一切都解决的。”

他如此承诺,同时手一挥,紫色的藤蔓向着那两个因为看到了常识之外的东西而呆住的警官抽取,将两人抽飞,让他们能够平安的到教堂的外面去。

然而就在两人飞到最高处的时候,受伤的开膛手如鬼影一般的出现在了两人的上方,旋转着向着两人落下。

JOJO的能量透过紫色的藤蔓传递到自己和两名警官的身上,在这能量通过全身的时候,JOJO面前的事物如同被放慢了数十倍一般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大脑和五感都因为能量充满身体而变得无比的敏锐,他甚至能够看清杀人鬼刀刃接触到警官的身体的时候警官衣服略微的褶皱。

然而即使感官被放大了无数倍,他的身体却依旧如同往常一般的运动着,他只能看着杀人鬼的刀接触了警察的身体,然后下一瞬间就重新的出现在了地上。

“噗啦——”两人的身体如同礼花一般的炸开解体,成了数十块大小均匀肉块飞溅起来,即使是JOJO也无法看到她诡异的动作是如何把人给分割开来的。

“这……这不仅仅是空间!绝不仅仅是空间的能力!我完全没有看到她是如何做出动作的!那两个警官就在同一时间被分成了大小均匀的肉块!”加速的感官之中,目睹了一切的JOJO疯狂的在内心中咆哮着,叫出自己所见的可怕事实,但他遵循原本速度运转的肉体却仅仅做出了抬手这个微小至极的动作,这个动作毫无意义,什么也阻止不了,什么也挽回不了,只能徒增遗憾与伤痛。“她是同时将那两个警官杀死的……同时……不……不会吧……难道说……”

头脑飞速的运转之中,他逐渐已经察觉到了那可怕的开膛手对自己等人隐藏起来的强大的替身能力。

“她能够停止时间吗!!!!”说出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答案,JOJO的内心在愤怒与悲伤之外被蒙上了一层恐惧,时间的能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强大到了他都有这么一瞬间感到无法敌对。但是这恐惧只存在了不到一瞬,作为真真正正的绅士,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在这种可怕的邪恶面前退缩,何况身后还有着自己的友人和如此之多的不知情的群众!

开膛手如同挑衅一般站在被切割开高高抛起的肉块的落点之下,猩红污浊的瞳孔带着嘲弄与愤怒的神色看着伸出手的JOJO,她看了看落下的肉块,随后伸出握着小刀的手。

“这就是你的命运,祝你做个好梦~”空灵而沙哑的声音从浑身黑色的少女的口中传出,同时她伸出的手在空中不断的挥舞起来。

刀光如同幻影一般在空中闪烁,落下的肉块在密集的切割之下被完全的切碎,从原本人类的尸块彻底的变成了不知道是什么肉,如同馅料一般的东西。

两个黑色的物体从这些肉块中被高高抛起,那是警察所佩戴的手枪。

两把手枪被纤细的手臂轻松的握在了手中,恶劣的杀人鬼笑着,将漆黑的枪口对准了露出愤怒神色的JOJO。

“如果你试着开枪的话,我那坚韧程度堪比铁丝的藤蔓会挡住你的子弹!而我则会在挡住你子弹的同时冲到你的面前把你狠狠的揍一顿!对于你,我可不会因为是女士就下不去手!开膛手杰克!而你只有一只手能够射击!被迪奥打伤了骨头的另一只手如果射击的话是会废掉的!”JOJO指着面前用枪指着他的杀人鬼,做出宣言,较远的部分的紫色藤蔓已经被收回,如今的JOJO战斗能力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碰——碰——”

连续两枪开出,躺在地上迪奥和JOJO的面前各出现了一枚被紫色藤蔓组成的盾牌给挡下的子弹。

而面对这这样的结果,黑色的少女嘴角扩大的微笑令JOJO感到了万分的不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