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那包饼干!

李彦想到了王动变成这样的症结所在。

“大叔,快跑,快跑……”

李彦没动,甚至不敢稍有动弹,王动站起来了,他伸着懒腰,身体已经大幅度变形,高度已经快够到了天花板,一双手臂目测起码有了两米的长度,双手过膝,人类的手掌已经被一双类似鸟类的利爪所取代,他的头发变得像雄狮一样的炸起和浓密,嘴巴前凸,耳朵变成尖锐的三角形……

就这么一会功夫,属于王动的,属于人类的痕迹在他身上越来越淡,看着他终于向自己走来,李彦缓缓的站了起来,没有逃,反而向他迎来过去!

小薇像树袋熊一样挂在李彦的身上,她吓坏了,尖叫声来到嘴边,又在李彦的肩膀上一口咬下……

“嘶~~”

李彦的反应似乎出乎“王动”的预料之外,他停了下来,猫一样的眼睛狐疑的盯着王动的不断靠近,李彦面目扭曲,牙关死死的咬住,嘴里已经品尝到淡淡的咸腥……

赌对了,茧,这怪物果然不管靠近茧!

“王动”后退了,高大和逐渐魁梧膨胀起来的身子前倾,越来越像犬科动物的头颅焦躁的左右摆动,狰狞的巨口完全张开,匕首一样的锋利的牙齿泛着白光,冲着不断靠近的李彦无声的咆哮!

“吼!”

很奇怪,明明没有声音,李彦却听到了这声咆哮,一道肉眼清晰可见的波纹从“王动”的巨口中喷出,在接触到李彦的茧的一瞬间泯灭,与此同时,李彦只感觉到眉心一阵轻微的刺痛,眼睛一花,视线马上又清晰起来。

茧还在,李彦的信心大增,他拍了拍小薇的后背,说道:“你下来,我去救他!”

“怎么救……难道像那袋饼干一样?”

李彦不仅为这柔弱的少女赞叹,她不仅有一颗坚韧而强大的内心,还有极其敏锐和严密的思维。

就在这个时候,“滴答!”一声微响,李彦一愣,还不等有所反应,刹那间,黑白灰的世界绽放出耀眼的、五彩斑斓的光芒,光芒无处不在,在这样的光芒中,“王动”像是恐惧了、害怕了,只见他的身体像颗出膛的炮弹一样向后激·射,然而这光芒来的快,去的也快,又是一声“滴答!”,光芒消失了,然后……

李彦就像被雷劈了似的,全身僵硬的愣住。

时钟动了,秒针滴答着向前走着……

“大叔,怎么了……”小薇揉着眼睛睁开,然后鲜活、七彩、人性、美好……穷尽一切美好形容词的色彩映入眼帘,她同样一愣,然后不能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呀~~~”

尖叫声像是一个开关,李彦一个机灵,刹那间全身的感官都活了过来,窗外汽车的马达声,人声等城市喧闹嘈杂的城市背景音……

咖啡厅外,人们的脚步声、议论声,电动清扫工具运行的嗡嗡声……

一个高跟鞋小跑着靠近的声响由远及近,然后是玻璃门被推开、门轴摩擦的微弱声,李彦有些抖颤的肢体就像一根突然柠紧的发条,他先是闪电的般的捂住小薇的嘴,然后就像一只狸猫一样,轻盈迅捷的躲进一个半敞开似的包间内。

藏好身形,放开不断比划的小薇,两人一起躲在暗处,看到一位二十多岁的店员拐过柜台,然后很自然的发现了躺在地上无声无息的“王动”。

是的,三米高,身体已经大幅度扭曲变异的尸体。

是的尸体,王动不用上前探查,就可以确定!

世界重归正常,但他和身边的这位小姑娘却永远的戴上了异常的属性,茧随着刚才出现的那道强光而破碎,然而,却很自然的融化在这色彩斑斓的世界中,隔绝的区域虽然消失了,但是许许多多改变和能力却留下了,比如说,这身体中突然涌现出的力气和像是永远都使用不完的精力,这无比轻盈而又无比敏锐的听力和敏捷,如果说这些都有可能是他自己的错觉,那么他的眼睛,他的视线,他能看到笼罩在那名店员身上的灰色光晕,他能看清自己和小薇身上散发的七彩光线……、

不同了,改变就在那一个刹那,随着他的注意力的集中,一双眼睛更是像变焦的镜头一样,将前方所关注的区域自然的拉近,然后就像一个高分辨率的相机,一切细节都毫发毕现。

随着他的思维和意念扭转,这种状态又自然的消失,视线恢复正常,他的耳朵又开始小幅度的、随着关注的声音来源而做着细微的运动,一些声音被过滤了,另一些细微的声响却被敏锐的扑捉和放大!

那店员大呼小叫着跑了出去,马上,许许多多的脚步声停下,李彦暂时放下这些奇异的感觉,拍了拍小薇的肩头站了起来,开始思考逃脱的路线……

“大叔,王动是不是死了?”

李彦回头看了眼那具只有黑白灰三色的诡异尸体,没有生命的活力,死物,就像这些摆放的座椅器具一样……

“大叔,你好耀眼……还有,我怎么也在发光……”小薇一脸的呆萌,硕大的鹿眼先是看着自己那双正散发着蒙蒙光晕的小手,然后追着李彦的背影,看到他粗暴的击碎窗户上玻璃。

外面的冷风呼啸着灌了进入,五楼的高度,还是这样的时节,小薇生生的打了寒战,然后不明所以的问道:“大叔,你干什么……”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想到了答案,然后一双眼睛突然瞪大,吃惊的道:“大叔,这里是五楼!”

李彦当然知道这里是五楼,20多米的高度,地面又是坚硬的水泥,正常情况下,跳下去绝无幸理,但是一种激情,一种渴望,刺激的他两眼泛红,心脏就像变成了一个强劲的泵,将滚烫的热血和力量以爆炸般的方式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

他甚至能感受到身上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每一寸肌肤上寒毛都竖立起来,一股清晰的电流沿着他的脊椎骨直冲头顶……

于是他蹲下,将宽厚壮硕的后背递给小薇,然后紧咬牙关,压抑着就此长啸而起的冲动,“来,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