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李彦完全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只有依靠自身的生物种和长期养成的作息惯性来大致的判断,这次影世界持续的时间,远远超出了上一次,对此李彦忧心重重。

以后影世界的到来会越来越频繁,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波及的范围会越来越大,被拉入其中的将不再仅仅是那些各有目的的外来者,还会有很多普通人,也就是外来者口中的NPC!

NPC?

李彦在心里冷笑,这是一个歧视性称呼,他并不喜欢,甚至很是厌恶,任何人处于李彦的位置都是一样,这是立场和基于自身的认同所决定的,不管这个世界的真像到底如何,一个游乐场?不,至少李彦不这么认为,他不认为维持“李彦”这个认同的一切,包括经历、情感、努力、喜悦和挫折都是假的,是的,他这样坚持,所以他才能很快的平静,才能冷静下来,为以后积极的思考和打算。

最高任务目标和现阶段任务目标并不矛盾,就好像要成为一个大学生首先得成为一个小学生一样,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系统这样安排和引导绝对是有道理的,这是一种成长,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种田似的势力发展。

A01-A10,也就是有10位与李彦位置相等,使命相同人物,也就是将会有10座避难所,分处不同的城市,形成各自的势力,当旧的秩序崩坏,当末日的灾难降临,这10所避难所的发展无疑极大的决定着这10人的最终胜出,一个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一个强大而蒸蒸日上的集体,才是成功的关键。

八名心思各异的男女就这样在街边的那间咖啡桌潜伏下来,时间流逝,詹姆斯总能在恰当的时间,就像变魔术一样,拿出八人份的补给,水和食物一样不缺,都是一些开袋即可食用的包装,还特意照顾了李彦那庞大的胃口,这些东西来自哪里,要知道,影世界中一切食物和饮用水都被污染了,只有世界回归正常,才能解除。

李彦认为是系统,他自己的系统界面就有一个道具商城的选项,不过现在是灰色的,残缺的,需要他完成现阶段的任务才能逐渐解锁和补全。

整个世界一成不变,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有无尽的死寂始终围绕,有时候李彦坐在二楼的窗口,在默默的思考自己的任务和计划的闲暇中,看着这样的世界,恍惚中,会认为自己正处于一个铅笔描绘画中。

灰色的线条,黑色的填充,唯有光线最浓烈处,才用惨白的颜色涂抹。

这个世界源自一本书,来自一个名为“作者”的家伙用文字描绘出的,科学无法解释的,却被神祇一样的系统,拿来作为模具,浇筑而出的“游乐场”!

用于一群名为契约者的家伙进入,完成系统的任务之余,在其中冒险、拼搏、成长和收获!

这样的“游乐场”按理,是没有他这个所谓的剧情人物,NPC的位置的,他的使命应该是那狗屁作者已经设定好的,存在的目的,就应该是为契约者们服务的,但他跳出来了,跳出“作者”设定好的轨迹,就像一只跃出水面的鱼,看清自己所处的小池塘,惊鸿一现的看到了小池塘之外的风景!

完全觉醒!

为何会如此,为何偏偏是自己,为何不是作者笔下的主角,也就是A01,位面之子?

时间一直默默的流逝,在那场谈话之后,他一遍这样梳理,一边刻意避开和詹姆斯等人的交流,最后,灵光一现的,他将目光落在了小薇身上。

“大叔,你最近看我的眼神很猥琐耶~~”

“别瞎说,小丫头片子……”

小薇一挺胸,吸气,撑起自己那已经颇为可观的胸脯,怒道:“小,哪里小了,说清楚!”

董洁茹从另一个房间探出头来,冷着脸的看了一眼,又转了回去,李彦尴尬的咳嗽一声,不想再跟这小丫头胡搅蛮缠。

这个时候,变化终于出现。

第二人民医院的方向突然恢复了沉寂,那颗已经有十几层楼那样高的庞大树妖已经不见踪影,黑雾退散,肖云那些人也没了讯息。

这样的变化打破了咖啡厅的氛围,众人之所以没有离开,就是在等待医院那边的消息。

在李彦的一再坚持下,一行八人离开咖啡厅,异常警惕和小心的回到医院附近。

那栋门诊楼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所有的栅栏、窗户都已经被撕碎,黑漆漆的门洞和窗口就像一张张巨大的豁嘴一样的裸露着,外面的墙衣也已经斑驳,有些外墙已经坍塌,整栋楼都几乎成了一个废墟。

医院对面的宾客做为爆炸的发生地,也是烟熏火燎,现场周围一片破败和狼藉,找不到怪物,也找不到肖云那些人,李彦等人将附近仔仔细细的搜索了一遍,一无所获!

李彦想起一个问题,找到詹姆斯,担心的问道:“如果影世界消失,那这些痕迹……”

“你猜的不错!”詹姆斯回答,“回归现实的一瞬间就会……你懂得。”

李彦摇头,这真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当时间重新开始流动的一瞬间,现实中的人们会看到和感觉到,身边的很多人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周围的环境一瞬间变得千疮百孔,如果那颗树妖再蹦出来的话……

可想而知,现实会受到什么样的冲击。

巨大的影响已经不可避免,而他身处在这样的漩涡中,已经不可能脱身其外。

那么,当世界恢复正常,当秩序和文明回归,至少在前期,他需要将自己隐藏起来,获得至关重要的准备时间。

基地!

十万人的基本生存条件!

对李彦来说,无疑是一个无比艰巨的考验!

一行人没有回到咖啡馆,而是沿着城市的主干道,一路笔直前行,一直前进到影世界的边界,在遮挡一切的迷雾面前,才停下脚步。

灰色的雾气像是一面将天地都一分为二的墙,这堵墙一望无际,在视线的左右呈微微的弧形延伸,墙内是以第二人民医院为圆心的十几个街区,墙外就在影世界覆盖的范围之外,当然就是城市的其他部分。

那么,是不是穿过这条分界线就回到了熟悉的世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