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晚上小薇没来,电话也打不通,李彦的担心只是维持的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被填饱肚皮占据了全部的注意力。

他的胃就像是变成了一个黑洞,进食,休息,再进食,再休息……到了最后,烹饪的手段都省略,厨房的燃气灶上,时时刻刻都有两只高压锅在噗噗的冒着热气。

最肥的五花肉,只是放了一点盐和香料,就被煮的稀烂,二十多公斤肥肉吃进了肚子,再将那油腻几锅汤水喝干,饥火才被压制下去,李彦已经不敢轻易的尝试自己的能力了,鬼知道这么搞还要让他吃上多少食物。

夜深了,整个城市已经陷入沉睡,精疲力尽的他一头倒在床上,昏天暗地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李彦被急促的拍门声叫醒的。

“李彦,是我,在不在?手机怎么不接啊老大,有急事,快开门……”

李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就从他的身上传来出来,最后的不适和困倦都被刚才的那个哈欠排出来体外了,他的精神一震,然后神清目明,身体和精神重新回到颠覆状态,就像那次从五楼的高度跃下去之前。

饥饿已经无影无踪,全身上下再次充满了充沛的力量和精力,视线里的景物像是被揭走了一层朦胧的薄纱,清晰无比,就连在阳光里漂浮的尘埃,都真实立体的不可思议……

“哥们,开开门,我是老吴啊,真有事……”

焕然一新的体验让李彦意犹未尽,偏偏这个时候有人来大煞风景,李彦懒洋洋的走到门口,随手将门打开,看都没看门外的男子,直接走进浴室里……

皮肤“娇嫩”的异常敏感,让他分外不能忍受全身上下粘粘黏黏的污垢。

“……你这里是怎么了?这是什么怪味?”

进来的男子三十多岁,面目俊朗,衣着考究,他看着客厅里胡乱摆放的一个个巨大的食盆,闻到一晚上都没有散尽的白水煮肉的气味,脸上一愣,眼神顿时变得隐晦而闪烁。

卫生间里,李彦脱光了衣服,打开了热水器的喷头,这个时节,还是冷水淋浴,他却感受不到任何的寒意,只是冷水清洗污垢的效率很低,他将全身都抹上一层厚厚的泡沫,然后用浴巾狠狠的搓洗。

男子好像对李彦的冷淡早就习惯了,他走到浴室门口,脸色变幻了几次,最终还是不敢将这道虚掩的门推开。

李彦的耳朵就像雷达一样,浴室外的每一个微小的动静都被听在耳里。

来人鸣叫吴铭,两年前认识,刚开始李彦与他还很是亲密的一阵子,后来发现,这家伙简直就是有病,李彦才慢慢的疏远了他。

吴铭怕他!

不是一般的怕,也没有掺杂任何利益关系,是一种很诡异的,很难形容的……小心。

尽管对方掩饰的很好,但李彦还是觉察到了,并且不止一次。

自从家里惨遭巨变之后,李彦已经很快的成熟起来,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恣意飞扬、任性自我的官二代了,生活的艰辛已经磨平了他的棱角,人情世故、世态炎凉,他已经跌跌撞撞的尝了个遍。

什么是真心,什么是虚情假意,不看他说了什么,有时候也不用看他刻意的做了什么,认认真真的体会和抓住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往往就能得到掩饰的很深的真相。

如果对方仅仅是“怕”自己,尽管无厘头,李彦也不会放在心上,世界这么大,什么人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没有发生过,既然“怕”,离开不就行了?

但对方却并不这么做,相反,他还像一块狗皮膏药似的,摔都摔不开了。

一个城市跟到另一个城市,一个工作换了另一个工作,对方完成的无比自如,展现出了超人一等的能力和社会关系,按理说,这种精英人物,李彦现在只能膜拜,可是……

李彦有段时间特别迷惑,自己老爹还在监狱,服刑期还有十几年,翻遍全身,检视他所有的资本和筹码,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对方这么惦记的。

为了检验对方的容忍底限,李彦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差,到了最后,还做了几件很过分的事,正常情况下,这些事足够两个亲兄弟反目成仇了,何况是他!

结果呢,“亲密”依旧!

“好兄弟”,“好哥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赶都赶不走。

“这次你真的要听我的,董洁茹,你惹不起,会出事的,会出大事的,你……”

“闭嘴!帮我把屋子收拾一下!”

“你……哎!”

李彦将全身上下搓的红彤彤的,来到穿衣镜前,扒拉了两下半干的头发,逐渐,擦拭身体的动作慢了下来!

小肚子自然是没有了,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不是健美先生的那种壮硕,而是流线型,宛如黄金比例分割的身体各个部位,就像一台高度精密仪器上的零件,稍微一动,极其流畅的联动起来,皮肤、肌肉、骨骼、经络……巨大的力量感和爆发力蕴含在这流畅的联动中,无与伦比的灵动让这具身体,就像一只缓缓运动在草丛间的猎豹……

李彦笑了,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但是,难得的好心情和笑容,在走出浴室的瞬间就戛然而止!

“怎么了?”吴铭检视自己的全身上下,戴着手套,围着围裙,衣领上溅了一点脏水……帮李彦打扫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李彦的脸色很快的恢复正常,他淡淡的回了一句,“没什么!”,就回到自己的卧室,轻轻的将门关上。

扔下浴巾,穿戴整齐,李彦并没急着出去,他来到阳台上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看着窗外的小区。

两年前认识的一个熟人,居然也带着一层醒目的色光,淡绿色,极其醒目,极其刺眼!

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掩盖在这阳光下的,到底还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真想?

李彦吞着烟雾,思考这样一个严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