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狂欢岛的婚礼和意外的来客

“罗宾小姐,你吃一点东西吧,你这样不吃不喝的守着普朗克先生,等他苏醒的时候,你也就坚持不住了!”看着坐在普朗克病床旁边的罗宾,端着一些食物走到罗宾身旁的布利夫叹了一口气后将食物放在一旁无奈的劝解起来,这已经是他不知道第几遍的劝说了。

而回答他的依旧和他第一次劝解时是一样的回答,“布利夫,你说你收集的那些树叶管用吗?普朗克喝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醒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食物和布利夫,罗宾落寞的叹息一声后满怀期待的问到。

“这个,按理来说是有效果的,毕竟你们两个之前都是这种树叶解救的,可是普朗克这次的情况有点特殊啊,难么多的死亡之箭,这要是真正的箭矢都可以把他射成刺猬了,所以我也不清楚他什么时候能从那可怕的幻境中醒来,这么多死亡之箭叠加的幻境应该是很恐怖的吧!”脸色难看的望了普朗克一眼,布利夫摇了摇头知道没有结果的他准备离开这个房间,试一试明天能否让罗宾吃一点东西。

可就在他失望的推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之前一直除了问他普朗克情况就再也不会说一句话的罗宾居然破天荒的开口了,“布利夫先生,拜托你和茶房老爹收拾一下这里,普朗克一定会醒的,我要提前将婚礼准备好,只要他醒来我们就举办婚礼!我也要写信邀请一些老朋友了,希望他们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罗宾小姐,您这样真的合适吗?普朗克他还在昏迷中,要是万一的话,你又怎么收场?还是等他醒来再从长计议吧!”满脸惊讶的回头看了罗宾一眼,布利夫有点不可置信的惊讶了一会儿后满脸关切的劝解起来。

“拜托你了,布利夫!”看着劝解的布利夫,罗宾却眼神坚定的摇了摇头,满脸恳求的看着布利夫底下了头。

看着如此倔强的罗宾,布利夫叹息了一声后留下一句包在我身上后就摇着头走了,对于现在如此状态的罗宾他也无能无力了,现在罗宾有了行动计划反而算是好事吧,至少她会吃一点东西来维持自己的体力了。

而就在整个狂欢岛因为五天前的战斗陷入一片哀伤的时候,一艘装扮的中国红风格的海贼船在两只巨蛇的拖拽下渐渐的停靠在了岛屿的码头处,桅杆上那团蛇标记的海贼旗无疑显示出了这艘船的主人的身份。甲板上,汉库克满脸激动的听着手下的汇报,并不时的回头看着自己可爱的宠物萨罗梅问到,“萨罗梅,你确定莱昂纳多哥哥就是在这座岛上吗?你要是再找错的话,我就扒了你的皮,把你炖了蛇羹给我的莱昂纳多哥哥补身体,他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贤惠的妻子的,哈哈哈!好害羞,好讨厌!”

看着一脸娇羞却说出如此恐怖话语的汉库克,萨罗梅悄悄后退了几步,使劲闻了闻周围气息后,看到一旁不远处的一艘小船兴奋的从船上跳了下去,游到小船旁高兴的嘶鸣起来。

“这就是莱昂纳多哥哥的小船吗?萨罗梅你闻到了他的信息?太好了,这下终于赶上了,当初在九蛇岛他居然敢消失,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了吗?做梦!我汉库克说到做到,等我再次抓住你的时候,可是会有惊喜的!黛西,把我特意订制的婚纱全都拿出来,我要让莱昂纳多哥哥亲自为我挑一件他喜欢的婚纱!”看着海滩前浓密的雨林,汉库克嘴角微微一翘,发号施令完毕后带着她的两个妹妹踏上了狂欢岛的土地。

“罗宾小姐,不好了!刚刚利克回来报告说,他发现了一艘海贼船靠岸了,上面好多女海贼已经登陆了,大概有上百人啊,我们这里才我们六个人,绝对不是对手啊,不如先去我的地下王国躲起来吧,等她们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人后就会离开了,她们可能也是捞到狂欢男爵的漂流瓶了,我们最好是不要和她们发生冲突。你跟我来,我们带普朗克走!”就在罗宾爬在普朗克身旁想着给谁写信的时候,刚刚离开不久的布利夫又满脸惊慌的喘着粗气跑了回来,慌乱的解释着自己回来的原因。

“全是女人的海贼团?布利夫,恐怕我们跑不了了,这个海贼团可不是一般的海贼团,而且她们也不是来度假的,她们的目标可能就是我们啊,我说的对吗?尊敬的海贼女帝蛇姬汉库克女王!”听完布利夫介绍的罗宾心里一转后脸色难看的对着门外询问了起来。

“什么?海贼女帝?”就在布利夫听到这个称号发愣的时候,刚刚被他关闭的大门再次被推了开来,一个穿着大红旗袍带着金蛇耳环的美丽女子手里提着挣扎的利克一摇一摆的走了进来,打量了罗宾半天后满脸不屑的问到,“你就是那个讨厌的女人?果然有点意思,怪不得莱昂纳多哥哥会被你迷惑呢!不过,你这个讨厌的女人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现在妾身找过来了,是不是该把我的莱昂纳多哥哥还给我了!”

随着汉库克这满脸不屑的发言,整个卧室顿时杀气四溢,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普朗克,罗宾毫不示弱的回瞪了回去,和汉库克争锋相对的对峙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脸喜意的茶房老爹从门口冲了进来,“罗宾你看,这是我挑选的婚礼礼服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看着眼前有点怪异的情景,满脸笑容的茶房老爹也渐渐小心的收敛起了自己的笑容,看着汉库克手里的利克大声怒斥到,“利克,你又调皮了是不是?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走,跟我回家!这位大人,小孩子不懂事,你还是放了他吧,感激不尽!”

“哦?婚纱?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刚刚看到大厅的布置我还奇怪呢,现在终于明白了,看来一些人还是不清楚自己的地位啊,有些人可不是你这种人可以觊觎的,恶魔之子妮可罗宾!”随手扔下手里的利克,一把夺过茶房老爹手里的婚纱后,汉库克满脸高傲的抬着头对着罗宾警告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