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共进晚餐

审讯室内的洪福悠哉哉的喝着水,看到白胜男进来放下水杯,对于白胜男他是有着好感的,这个警花姐姐长得漂亮不说,还是有着强烈的正义感。

白胜男看着洪福坐在椅子上,慢慢的走了过去,这个自己崇拜的对象,如今就坐在自己的面前,还是亲手抓回来的。

“那个不好意思。”白胜男尴尬的道。

“没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洪福无所谓的笑道。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的,你能原谅我吗?”白胜男犹豫了良久,开口道。

洪福听到白胜男的话,心中对她的好感更加的多了,没想到看起来固执的白胜男这么快就找自己道歉。

“没关系的。”

“那你是原谅我了?”

“嗯。”

看着洪福点头白胜男心中喜悦不已,看着洪福越发的顺眼,看着审讯室的环境微微尴尬。

“走吧,咱们出去。”白胜男过来想拉着洪福的手,对于洪福她现在可是心爱不已的。

洪福看着白胜男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躲了过去,看着白胜男疑惑的眼神,连忙道。

“那个我身上有着,那个,我不想连累你。”洪福看着俏丽的白胜男道。

白胜男看着洪福真挚的表情和耳中恳切的话语,心中温暖,单亲家庭出生,每天父亲早出晚归,养成了白胜男的坚强独立的性格,此时洪福不经意的关怀,确实让她感动不已。

“姐姐不怕的。”

“还是算了,真的,我不想我的心里难过。”看着坚持的洪福白胜男也就放弃了。

两人刚出审讯室的大门,就看见张志领着一个人走了过来,穿着警服,从警衔上就能看出这是领导。

“刘哥。”洪福看着匆匆而来的刘元道。

“小福,我的那个祖宗,您怎么又来了。”刘元看着洪福夸张的叫道,对于洪福可是又爱又怕,有对晚辈的疼爱,也有那正常人对未知事物的恐惧。

这么大声的打着招呼只是为了驱散心中那点害怕罢了。

“没事过来逛逛。”洪福不想白胜男挨批评,只能如此的说道。

“局长。”白胜男看着走过来的刘元道,刘元摆摆手,继而看着洪福。

“那现在?”刘元忐忑的问道。

“我马上就走了,白警官说请我吃饭呢。”洪福道。

“好好。”刘元这个警察局长喜出望外,他就怕洪福待在这里不走,那么全警局可就又是遭罪了。看向白胜男的目光更加的柔和,不愧是领导的孩子,就是有办法。

“那我们先走了。”

“行。”

洪福在全警局的欢送下,出了警局,看着白胜男道:“白警官,我们去哪?”

“叫我姐姐吧,胜男姐也行。”白胜男干脆的道。

洪福心中犹豫,这个姐姐要是认了的话,麻烦可就大了,自己知道凌梓萱的心意,并且也是喜欢凌梓萱,为什么不接受,还不是因为关系不能太近了,如果认了白胜男这个姐姐的话,那么自己身上的情况对于白胜男可是不能承受的。

“还是叫你胜男吧。”洪福道,“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我这个弟弟你就不要认了,我的情况也不能和你们走的太近。”洪福看着白胜男歉意的道。

白胜男听到洪福的话,神色一变,听到后半句后,神色缓和了下来,看着洪福歉意的眼神,想起他的情况,心中微微的疼痛。

“行,走吧吃饭去。”看着洪福犹豫的样子,“犹豫什么,不就吃个饭,能出什么事情。”

洪福无奈的点点头,跟着白胜男的脚步,走上了车。

“来,尝尝这个。”看着洪福狼吞虎咽的样子,白胜男的眼光更加的柔和。

“是不是不经常吃。”

“嗯。”洪福咽下东西,“两年没吃过。”撕下一个鸡腿继续吃着。

“姐姐问个话。”白胜男看着吃的开心的洪福犹豫的道。

“说。”

“你父母呢?”

洪福吃着鸡腿的动作蓦然止住,眼中泪水弥漫,离家两年多,还是个孩子的洪福怎么不想妈妈,此时白胜男提了出来洪福更加的止不住了。

“对不起,姐姐不问了。”看着有些泪汪汪的洪福,白胜男心中愧疚感油然升起。

“没事。”洪福吸吸气笑道,“就是想家了,出来了两年,想家了。”

“你离家出走?”白胜男以为洪福是个孤儿,没想到居然离家出走。

“是啊,从小我就是个倒霉蛋,随着我年龄的增大,更加的严重,直到遇见了自己的师傅,所以为了父母就和师傅离家修行,到了半路我出师了,所以就自己来了福都市。”

“那你家在哪?”白胜男好奇道。

“三江市。”洪福喝了一口水,继续吃着。

“哦,那你没回去看看吗?”

“电视上能看见。”

“我爸是四海集团董事长。”洪福看出白胜男的疑惑道。

看着张着嘴巴的白胜男洪福心中感觉很是高兴,“是不是很吃惊。”对于这些洪福也不是想隐瞒的,白胜男既然听到自己凶名还能和自己做朋友,甚至是认为弟弟,就可以看出为人如何了。

洪福戏谑的神情被白胜男看在眼里,娇嗔道:“好啊,还是四海集团的大少爷,以后姐姐靠你养活了。”四海集团的情况白胜男也是知道的,跨国大集团,在华夏也是遍布全国,福都市就有许多的产业是四海集团的。

洪福此时神情呆滞,看着娇嗔的白胜男,喝了点酒的脸蛋,更加的迷人,美艳不可方物,看的洪福心中烈火熊熊。

“看什么。小小年纪不老实。”白胜男看着洪福的表情,心中感到莫名的欣喜。

洪福尴尬的笑了两声,“是姐姐太漂亮了,要不是我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早就抢回去当压寨夫人了。”

“去,什么鬼话,吃完了吗?”白胜男此时感到心中慌乱,赶紧的转移话题。

“吃完了。”洪福摸摸肚子道。

“行,服务员,打包。”

两人出了餐厅,看着时间已经是深夜,毕竟薛安琪的演唱会是在晚上八点,现在去了警局,又吃了饭,时间已经是不早了。

洪福居住的城中村,白胜男停下车。

“胜男,我那里晚上不适合去,就到这吧。”洪福道。

洪福居住的鬼屋,属于阴绝之地,白天阴气浓厚,到了晚上更是不得了,白胜男去了非得大病一场不可,要不是那地方能对洪福身上的情况起到作用,洪福也不喜欢住在那阴深深的地方。

“好吧,这个拿着。”白胜男递过几个袋子。

洪福看着白胜男的动作,感动不已,本以为白胜男打包是为了节俭,但是看来是为了自己,自己说两年没吃过好吃的,虽说是实话,但是没想到白胜男这个风风火火的女人这么的细心。

洪福接过袋子,和白胜男告别之后,看着车子远去,慢慢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