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们的修为?”

“这是你走的那天,你师父给我们修复了,不仅修为回来了,还给了我和你妈功法,这不连连突破。”洪四海一扫刚才的沉闷高兴的道。

“那你们?”

“神通。”洪四海道。

“老爸,不带这么玩的啊,你们都神通了,比我高两个境界啊,那什么神王堡你们挥挥手就灭了,为什么还要拉上我啊。”洪福有些崩溃的道。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所以为了你以后好,这是我们交给你的任务,等你什么时候依靠自己灭了神王堡,那么证明你长大了。”洪四海正色的道,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是越发的浓重。

“合着你们谨慎了半天,神秘了半天就是为了好玩吗?”洪福无语道。

“这是你妈妈的主意,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吗?”洪四海耸耸肩。

“努力吧,少年。”拍拍洪福的肩膀,洪四海搂着宋雪腰肢走了出去。

“老婆,走,过二人世界去。”

“不上班了。”

“上什么,今天不去没事。”

听着远去的爸妈,洪福哭笑不得,这还真是年轻的心啊。

不过此时确实应该面对着神王堡了,没想到自己今天早上还以为就这样平静的过着生活,但是马上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个任务。

“不想了,今天找映雪姐姐玩去。”洪福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张映雪那里,也许以后就没这么悠闲了。

进了车库,看着眼前的一些车子,洪福不禁的发愁,自己可是和张映雪说了是普通的家庭啊,看着眼前的一些豪华车辆,洪福愁眉道。

“怎么办呢,算了,还是打的吧。”

一个小时后,洪福到了张映雪居住的小区内,摸摸口袋,脸色一跨。

“手机啊。”原来洪福就一直没用手机,看着手中的地址和电话,只能一步步的问过去。

还好,洪福人长的不错,嘴又甜,不一会儿,来到了张映雪的楼下,看着电子锁看门的,只能无奈的等着。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洪福坐在凉亭内看着不远处的小门,无聊的和赤魂在讨论着话题。

“其实主人,我有办法进去。”

“说。”洪福精神一震的道。

“这低级的电子锁,我一扫就破开了,不过得借您的眼睛用用。”赤魂道。

“好。”

看见洪福答应了,赤魂的小球放出一道红光,然后与洪福的眼睛相连,只见其眼睛闪过一道红光,眼前也变成了数据化。

空气成分,风速,空间数据等一系列的数据。

“这对主人您的战斗也有着帮助的。”赤魂自豪的道。

“嗯,发现了。”走向门口的洪福看着周围的一切内心振奋的道,与人战斗时候,分析路线,攻击强度,更重要的是空间结构,能够用最小的力气发挥出最大的实力。

还有修炼的时候,自己那个不死不灭的功法靠着细微观察能够修炼的更加全面和快速。

“不错啊,这样对我帮助更大了,我让你整理的功法怎么样了?”进了门的洪福问道。

“已经好了,适合地球人的修炼,科学,系统。”赤魂道。

“嗯,行。”洪福走到了一个门前,按响了门铃。

门慢慢的打开,一身居家服饰的张映雪惊喜的看着洪福。

“怎么不打电话。”

“来的着急。”摸摸鼻子的洪福不好意思道。

“粗心,快进来,正好我做好饭了。”张映雪拉着洪福进来。

“还有最后一个菜,幸亏我打算晚上吃炒饭的,多做了点米饭,要不你来了就没饭了。”张映雪端着菜道。

“来,吃吧。”

“嗯,好吃。”洪福狼吞虎咽的吃着。“姐姐谁要是以后娶了你可就有福了。”

“就你嘴甜,赶紧吃。”张映雪给洪福夹着菜。

“真的,你人这么的漂亮,又温柔,还做得一手好菜,我都心动了。”洪福看着张映雪道。

“吃都堵不住你的嘴。”张映雪白了洪福一眼道。

不过心中羞涩的她内心却是波澜不定,洪福的话敲开了那扇一直闭着的心门,使得她的心砰砰的直跳。

“映雪姐,咱们去哪?”吃完饭的两人下了楼,洪福问道。

“想去哪?”

“我无所谓,只要姐姐高兴就行。”洪福挠挠头道。

看着洪福俊美的脸蛋,张映雪心中直跳,扭过头去,镇定道。

“那就去姜山。”

两人上了张映雪的车子,向着姜山驶去。

“姐姐,其实我事隐瞒了你。”坐在车上的洪福看着张映雪俏丽的脸蛋,挣扎了许久道。

他不说不行,自己当初为了给张映雪一个好的印象,才说自己的家庭情况普通,两人都在一个城市,她是迟早要知道的,还有不想失去这个姐姐的洪福,只能硬着头皮了。

“说吧。”张映雪开着车道。

“那个,那个,其实我的家庭。”洪福犹犹豫豫的道。

“是想说你家很有钱对吗?你却骗我我,是吗?”张映雪看着车,看着前方平静的道。

“那个,你不生气吗?”洪福忐忑的看着平静的张映雪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你对我是真心的,把我当姐姐是吗?”张映雪看着洪福道。

洪福点点头,“看车啊。”

张映雪扭回头去,“你是不是以为我认为你有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那我这个孤儿,一没钱,二没什么惊世骇俗的美貌,你人我姐姐图什么。”

“我感觉和你投缘,和你在一起很轻松。”洪福看着窗外喃喃自语的道。

张映雪嘴角微微翘起,“那不就得了,咱们还是那样,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可是新时代的女强人,说不定,以后比你家还有钱。”

“算了吧,我老爹做的生意好大的。”洪福看着张映雪笑道。

和张映雪在一起他感觉很是轻松,没有烦恼,没有忧虑,张映雪的气质,行动,哪怕是眼神都让洪福的心颤抖,然后平静放松了下来。

“能有多大?四海集团那么大吗?”张映雪不以为然道。

四海集团是三江市的第一大集团,也是全国前十名的大集团,世界五百强企业,也是三江市人的骄傲。

“确实是,不过我爸爸是洪四海。”洪福揶揄的道。

“我看你有多么的强大,嘿嘿。”洪福心中恶作剧道。

“哦,洪四海,额?”张映雪反应了过来,方向盘一阵的颤抖,要不是洪福拿着元气控制着车辆,肯定翻了。

“没错。”洪福控制着车子继续行驶,一本正经的回道。

“好吧,看来我得努力了,超过你了,冲啊。”张映雪大叫一声,然后加大油门向前冲去。

唉,怎么爸妈这样,刚认的姐姐也是这样啊。洪福看着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张映雪内心叹道,这是有着一颗强大还是脱线的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