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在离三江市两千里的一个市内,一老一少穿着道袍在街上摆了个地摊。

来来往往的行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这二人,老道闭着眼睛,还是那副装扮,洪福则是被剃了个光头,穿着僧袍,带着念珠,嘴里念念有词。

“师傅老头,为什么要当和尚?”洪福睁开眼睛,停止了念诵。

“你身上霉运太大,佛家的佛气能压住,你以为你那明王咒,大慈悲,大日咒法白念的,一会儿你就去做功德去。”老道回道。

“哦,不过,怎么做功德。”

“做好事,日行一善,虽说不能削弱你的霉运,但是也能抑制住增长。”

“哦,知道了。”

“去吧。”老道说完摆摆手,“华佗在世,包治百病,伏羲八卦,算无遗策。”

洪福看着老道卖力的呦呵,一头黑线,慢慢的走了,他不懂这老道明明有真本事,但是为什么像个神棍一样。

“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吗?莫非错了?”老道看着洪福的背影,悄声嘀咕道,“要不是为了你我堂堂的天.”

走在大街上,洪福茫然的看着四周,这功德在那?看着身手矫健,走路飞快的男男女女,这哪有功德。

洪福慢慢的走着,上午的阳光照耀下,锃亮的光头,清秀的面庞,小小的身板,让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注目不已。

“媚姐姐,你看那个小和尚,好可爱啊。”一个青春的妙龄少女对着旁边大一点的的女子道。

“怎么?我们的雪瑶春心动了,要是爷爷知道高兴坏了,可惜是和尚呢。”稍微大的的一个女子笑道。

只见这女子,一举一动间,魅惑万分,窈窕的身材,雪嫩的肌肤,酒红色的卷发,娇媚的脸庞,湿漉漉的眼眸,真是风情万种。

“什么嘛,人家只是看着可爱好不好,咱们去认识一下?”少女雪瑶道。

见孙媚点点头,孙雪瑶高兴的拉着孙媚的手向着洪福走去,洪福依然念着自己的佛经,走了两步发现有人在前边,抬头就看到两个女子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两位女施主有什么事吗?是不是遇到困难了,我可以帮你们。”洪福高兴的道,功德来了!

汗!大汗!瀑布汗!这功德有这么好得吗?

老道正在另一条街上给人看相,嘴角微微翘起,只有自己的声音才听得见“半神兽血脉,天灵体,当我徒媳妇正好。”

“小和尚,你怎么自己呢?”孙雪瑶道。

“师傅让我来修功德。”

“功德?”

“就是做善事。”洪福看着眼前的两女道,当看到孙媚的时候羞红了脸,这个姐姐好漂亮,不过为什么她身上有着粉色的光,还有怎么有着尾巴的。

“好可爱啊。”孙雪瑶看着红着脸的洪福道,随即伸出手摸了摸洪福的光头。

“那个,那个。”洪福结结巴巴的道。

“哈哈,小和尚不逗你了,你师父呢?”孙雪瑶噗嗤笑了收回手。

“师傅在挣钱,他说等我出师了就是我挣钱。”洪福一本正经的道。

“那你父母呢?。”孙雪瑶道。

“在家里,我和师傅出来修行。”洪福道。

旁边的孙媚听到洪福的话眉头一挑,仔细的观察着洪福,眼中的惊讶越来越大。

“你为什么要修行呢?”孙雪瑶此时感觉很是奇怪,特别的想了解这个小和尚。

洪福犹豫了一下,随即把自己的情况向两女说了,他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这个姐姐问什么他就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但是他也没感觉到这个姐姐有什么坏的心眼。

“唉,你吃饭了吗?”孙雪瑶看着瘦弱的洪福道。

“没,师傅说一日一餐。”

“这,这什么师傅,哪有自己这样虐待自己的徒弟的。”孙雪瑶气愤道。

“不是的,是我太能吃了。”洪福尴尬的摸摸肚子。

孙雪瑶拉着洪福的手就去吃饭,什么太能吃了,她可不相信,这么瘦弱的身体,有多能吃,这都是饿的看都饿成啥样了。

洪福犹犹豫豫的不走,孙雪瑶拉不动,呦呵,劲还挺大的,洪福不敢和她两人走的太近,怕传给她们霉运。

“徒儿,去吧,你的霉运对她们没影响,最好给我带回两个徒媳妇。”洪福的脑海里响起老道的声音,洪福听了一头的黑线,为老不尊,轻轻的啐了一口。

“姐姐我去。”

三人向着旁边的的一个餐馆走去,进了餐馆,孙雪瑶要了一个包厢,然后就开始点菜。

“那个姐姐,我能吃肉的。”洪福看着孙雪瑶点了好几个素菜,小声道。

哦,吃肉啊,什么?和尚还吃肉?这是什么和尚,酒肉和尚吗?喝不喝花酒?

“也对,吃点肉补补,看你这身板瘦的。”孙雪瑶看着洪福点点头道。

孙媚在一旁抽了抽嘴角,看着洪福和孙雪瑶,无奈的摇摇头。

十分钟后,包厢内,孙雪瑶张大着嘴,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桌子,再看看不好意思挠挠头的洪福。

“那个,还有吗?”洪福弱弱的问道。

孙雪瑶回过神来,又点了十多个菜,好几盘米饭。

“噎得慌。”

又是十分钟,“还有吗?”

孙雪瑶呆滞的点点头,“我知道你师父为什么给你一日一餐了。”

孙媚也是在旁边傻傻的看着空空的餐桌,附和的点点头。

半个小时候,餐馆外边,孙雪瑶,怪异的看着肚子平平的洪福,神色怪异,她无法想象这个小和尚怎么这么能吃,居然还喝酒,足足喝了四瓶。

“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呢?”

“洪福,洪福齐天的洪福。”洪福回答道。

“姐姐叫孙雪瑶,这个是姐姐的堂姐孙媚。”

“雪瑶姐,媚姐。”洪福乖乖的叫道。

三人慢慢的在路上走着,闲聊着,主要是孙雪瑶问,洪福在答。蓦然之间洪福忽的神色一变,“离我远点。”随即就站着不动。

“怎么了?”孙雪瑶看着怪异无比的洪福。

孙媚皱着眉头把雪瑶拉的远远的,抬头看着上方的天空,只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