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酒馆,姜尘就再没有耽搁,直接进入古树空间,开始修炼。

血海境界,最重要的是让血液与灵气相互融合,最终成为灵血。

所以姜尘只需要昼夜不停的运转功法,让全身经脉血液随时滚动,接受灵气的洗礼。

古树空间内,姜尘日复一日的修炼,丝毫没有皮卷的感觉,有了灵气的注入,姜尘即使不用进食,也不会有任何的不适。

不过姜尘并没有急于突破境界,而是将血海三重天巩固,让体内三分之一的灵血变得更加的精纯。

姜尘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任何事情,只有将基础修扎实,未来才会走得更远。

一次又一次的控制着灵血,将之与灵气融合,把七彩灵血当中的杂质被一点点的排除,直到最后没有丝毫异物时,姜尘才停止功法。

“又是一个月,算算时间,外界应该已经天亮了。”

心念一动,姜尘回到酒馆,翻身打开窗户,发现外界和他预算相差无几。

东方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一轮红日在地平线上,羞涩的露出了头颅,向人们招式着新的一天已经到来。

活动活动经骨,锋芒内敛之后,姜尘推开房门,准备唤来姜雨柔,将一些做生意的手法交给她,可刚一推开房门,姜尘就听到楼下姜雨柔似乎正在与一个老者争辩。

“小丫头,青云当年只是和那个姜尘开个玩笑,这种事情岂能儿戏?”

“我哥哥不在,你们快走,我不相信青云姐姐或这样做。”

青云!

听到这两个字,姜尘脑海中忽然传出了强烈的波动,一团陌生又熟悉的记忆涌上脑海。

柳青云,记忆中,那是个静若处子,动若精灵的女孩。

她和姜尘的关系,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有猜,小时候两人关系非常的好,时来一起玩耍,可就在柳青云八岁那年,青龙小镇忽然来了两个仙人,将柳青云带走。

后来姜尘通过多方打探,知道她被一个修仙宗派看上,被那里的仙人收为徒弟。

自那之后,姜尘就再也没有见过柳青云,只是时常听人说起,柳青云过得如何如何的好。

每当提起柳青云三个字,青龙小镇的人都会引以为豪,就像是提起自家闺女一般。

可以说柳青云的资质,在这青龙小镇,绝对是顶尖的存在!

大家都认为,等柳青云回来之后,青龙小镇一定会发扬光大,蒸蒸日上。

直到近两年,青龙小镇关于柳青云的议论才逐渐消失。

只是在姜尘的记忆深处,柳青云的身影却从来没有磨灭过,那个时候姜尘虽然小,但潜移默化中,已经喜欢上了犹如小精灵一般的柳青云,并且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娶柳青云为妻。

虽然说如今的姜尘已经不是当年的姜尘,但他的脑子里却留下了一股深深的执念,这种执念如果不想办法解决,恐怕将会成为他一生的阻挠。

刚才楼下的对话,让早已知道什么叫‘现实’的姜尘了解了个大概。

当年的姜尘,曾和柳青云私自订下婚约,那是因为两人各方面都相差无几,而且年龄尚小,并不怎么懂事。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姜尘初心未变,但得到了力量的柳青云可就不一定了。

一个人拥有了力量,就会试图去改变一些他们人生中一些不喜欢,或者不满意的事情。

而当年两人的婚约,都各自摁了手印,如此的婚约在这个世界,已经是公认的生效。

这一纸婚约,或许已经成为了柳青云,或者说柳青云身后那股力量所不满意的东西。

所以今天,这些人来此的目的,姜尘已经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心中有数之后,姜尘嘴角笑了笑,如果今日柳青云是来找姜尘再续前缘,那么姜尘必然会对她好一辈子。

但听那个老者的话,这种可能似乎已经被泯灭了啊……

好在姜尘并不是怕事的主,更何况他的妹妹还在下面,费尽心思的想要帮他阻止那些人,所以他更不能逃避。

况且姜尘还不清楚,究竟是柳青云后悔了,还是那个所谓的修仙宗派有意见。

“哼,王长老,不用理会这个小丫头,我直接去把那个小子拧出来,他若不从,便直接拆了这酒馆!”

姜尘刚走到楼下,就见到酒馆大厅之中,有个二十来岁,持剑的男子轻蔑的说道:“拆了这区区一个酒馆,我就不信有人敢不服,青云哪里是个山野小子有资格娶的。”

持剑男子说到此处,脸上有些得意,望向他身前坐着的一位白袍老者,老者面色红润,鹤发仙颜,一看就是个高人。

他的一左一右,还坐着两个四十来岁,一男一女,同样是白袍的中年人。

再往门外看去,此时姜家酒馆的门外,又已经围满了人群,前面的人眼睛一眨不眨,后面的人不停的张望,想要透过缝隙使劲往里看。

可是所有人都出奇的一致,都没敢踏进酒馆半步。

姜尘环顾一圈,唯独没有见到那道记忆深处的影子,柳青云。

“不许拆酒楼,要不然圣武堂不会放过你们。”年纪尚小的姜雨柔虽然面上有些害怕,但却始终没有退缩半步,小小身躯坚毅的挡在四人身前。

“丫头,你在这里挡着也没用。”中间的老者说道,“这里的圣武堂,还没有资格来管我七星宗的事,不过老头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人,听说你们欠那林家五十两银子,如果你们愿意,我们可以帮你还上五十两银子,并且……”

说着,老者向身后持剑的男子摊出右手,男子面色变了变,不舍的从青袍内取出一个黑木匣子,放到老者手心。

那黑木匣子始一出现,酒馆大厅之内便是出现一阵怡人的青木香味,门外挨得近的人闻到之后,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红晕。

“这是我七星宗的青檀木匣。”老者见到周围的鲜艳之色,自豪的说道,“价值多少,自然不用多说,不过它只是一个容器而已。”

一边说,老者一边打开青檀木匣,木匣子内,躺着两颗赤红色,龙眼大小的丹药。

两颗丹药出现,大厅之内,顿时弥漫出浓烈的清香醉人之味,让人一闻之下,竟然有种浑身舒泰的感觉。

“小丫头,这两颗丹药,只要你哥哥答应退婚,就送给你们,也许你不知道这丹药是什么东西。”老者将木匣子摊在手心,自得道,“这丹药名为血海丹,普通人只要服下他,能够修道的几率就会上升到七成,这种丹药可是无数人……”

“为我准备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老者话还没说完,楼道内,一个黑衫少年走了出来,满脸兴奋的到老者跟前,毫不客气的收起木匣,“啧啧,真是好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