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微风卷带着一片青色树叶,从窗外的缝隙中飘进,落在屋内正熟睡的少年手臂上。

青叶落下,发出幽幽神秘的光亮,少年额头上开始出现了一层汗珠,原本安详紧闭的眼皮也开始微微跳动。

“啊,我是姜尘!”

姜尘骤然睁开双眼,直挺挺的从床上坐起,看清自己所在的环境后,长吁口气。

“还好是做梦……”

此时,姜尘手臂上的青叶,已经因为刚才的起身而脱落,但他的手臂上,却呈现出一个青叶形状,古朴无华的刺青。

“十天了,还是天天做噩梦。”姜尘略显青涩的面庞泛起一丝苦笑。

一边摇头苦叹,姜尘一边熟络的捡起掉在床上的青叶,看了一眼便扔进了床前不远处的一个竹篮当中。

那竹篮中,不多不少,正好十片树叶,每一片都郁郁葱葱,没有半分枯萎的迹象。

姜尘望着竹篮,又望了望手臂上树叶模样的刺青,自言自语:“这刺青也真够怪的,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么个东西,怎么我来到这里,就出现了?还每天都给我引来一片树叶……”

“不过还是多谢你。”姜尘盯着树叶刺青说道,“要不是你,我被人打断的腿也不可能好那么快。”

“姜尘哥哥,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就在这时,姜尘的房门外,传来一道萝莉般稚嫩的声音,紧接着房门门口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雨柔?”姜尘咕哝一声,迅速翻身,抖擞衣衫,叠好被褥,打开门便说道,“怎么了,难道师傅又被妖怪抓走了?”

“什么?”门前,一个十四岁左右,扎着马尾辫,穿着紫裙袍的小萝莉疑惑,“什么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见到妹妹姜雨柔疑惑的小脸蛋儿,姜尘暗暗苦笑,这句前世风靡整个华夏的网络流行语,拿到这个世界来,果然没人能听懂。

想到华夏,姜尘就不由得一阵蛋疼,自己好好的一个华夏重点大学生,闲的没事儿非要去华山追求什么传说中的仙踪,结果脚下一滑,直接从华山顶掉了下去,连救命都没喊出,就莫名其妙的挂了。

十天前,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这个和以前不一样的世界,还莫名其妙的附身在了这个经营者一家小酒馆,如今十七岁,名叫姜尘的家伙身上,而且自己的记忆还和他的记忆融合到了一块儿。

当时抽了自己两耳光后,姜尘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真的穿越了,穿越到了这个可以跑得比车快,跳得比狗高的世界……

当然,姜尘还做不到这些,这些都是那些个大家族里的人才能做到的。

收起思绪,姜尘看着还在疑惑的姜雨柔,脸上浮现出一模溺爱,摸摸她的脑袋瓜子说道:“雨柔,你刚才说出什么事儿了?”

姜雨柔被姜尘这么一问,小脸蛋儿面色一变,挥着小拳头叫道:“不好了哥哥,林子莫那个混蛋又来找麻烦了,在酒馆门前砸门呢。”

“他?”姜尘一愣,旋即面色难看的说道,“这个王八蛋,真是不知好歹!”

林子莫!

这三个字,让姜尘原本充满溺爱的脸瞬间变得阴沉下来。

十天前,姜尘刚来到这个世界,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人给打断,瘫痪在床。

若不是因为手臂上那片神秘的树叶刺青这十天来,每到晚上就传出一种让人感觉极为舒爽的气息到他残废的腿上,让他的双腿逐渐复苏,恐怕姜尘现在还躺在床上。

通过记忆融合,姜尘得知,那个打断自己双腿的,就是这个林子莫!

这个林子莫是乌兰城内三大家族之一,林家派来青龙小镇经商,林家族长,林飞腾的儿子。

在这青龙小镇,除了另外两大家族派过来的人和青龙小镇上的圣武堂之外,一般人是绝对不敢招惹的,因为据说在青龙小镇林家家族里,有传说中的仙人存在。

而那林子莫平日里仗着自己的身世,飞扬跋扈,经常以非法的手段来获取青龙小镇上的一些商业资源,以及他看上的东西。

其中姜尘家的酒馆,和姜尘的妹妹姜雨柔,就是林子莫看上的东西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样,以前的姜尘才会被人偷袭,打断双腿。

想到这些,姜尘不由得捏紧了拳头,他年仅十四岁的妹妹,为了给他疗伤,轻易就中了林子莫的奸计,将酒馆以五十两银子,半年为期的廉价,抵押给了林子莫。

五十两,这钱确实不少,足够普通人的家庭用上两三年,可姜尘家的酒馆价值,起码是这个价钱的三倍。

这也就算了,虽然林子莫用了些奸计,但表面上看上去毕竟是你情我愿的。

但本来抵押契书上写得很清楚,明明是半年期限,没还清就把酒馆交给林家。

可这才三个多月,林子莫已经上门来讨要了三四次的债,甚至上一次还说如果半个月之内不还清债务,他就强行收走酒馆。

而今天,恰好是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之前姜尘还是躺在床上的残废,林子莫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吃准了姜尘的腿不可能康复,咄咄逼人,扬言必须提前收走酒馆。

不过林子莫却没想到,姜尘的腿会恢复,而且还会恢复得如此之快!

“打断我的腿,还想夺走我父母留下的酒馆和我唯一的妹妹,林子莫,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姜尘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了一缕不符合他年龄的精光。

“哥哥。”这时姜雨柔小脸委屈,逮着姜尘的黑袍摇曳,“要不我们快跑吧,这个酒馆留给他,免得他欺负我们!以后等我们有钱了再回来!”

小小年龄的姜雨柔,因为自小和姜尘一起无父无母,虽然由已经死去的奶妈养大,但心智上,仍旧是比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要成熟得多,虽然她觉得自己哥哥的腿康复了是个奇迹,而且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但她却没傻到会认为自己的普普通通的哥哥拥有能和林家作对的能力,不说林家,就是那林子莫,他的哥哥也一定不是对手,因为那林子莫,是一位修道者。

“雨柔。”姜尘自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在想些什么,原本阴沉的脸又恢复了原来溺爱的样子,对雨柔说道,“雨柔,不用怕他,听哥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