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姜尘!”演武场最上方,虎言一愣,盯着那修长的身影,“是他回来了。”

“想不到你居然回来了,哼,找死!”林廷龙脸上满是阴霾,对姜尘的表现甚是吃惊,不过一想到他儿子现在的境界,那跳动的心才逐渐平静下去。

“回来了又如何,短短半个月,我就不信你能打得过子莫。”

“他就是姜尘么。”石飞天赞叹道,“好胆色,居然直接冲上演武台。”

“快看,是姜尘!”

就在此时,下方有人叫喊出声,那声音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刚一落下,围观的人群再一次开始议论起来。

“他就是姜尘啊,好帅!”人群中一个女子面现花痴。

“是啊,好帅。”另一个女子附和。

“……”

“刚才谁说姜尘回来了自切小叽叽,快出来。”

“就是他,喂,别跑!站住,说好的切小叽叽!”

“……”

享受着周围的万众瞩目,姜尘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他习惯性将冷酷的脸温和下来,看向姜雨柔,道:“雨柔,有我在,不用怕。”

“哥哥,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姜雨柔攥着姜尘的衣衫,“你变得好厉害啊!”

“小家伙,你也不错,才半个月,就达到血海境了。”姜尘望着姜雨柔,看到姜雨柔身上若隐若现的灵气,他便知道姜雨柔进入了学海境界。

“嘿嘿!”姜雨柔调皮的笑道,“哥哥,我先下去了,这里就交给你!”

“好!”

目送姜雨柔蹦蹦跳跳的下台,姜尘这才收回眼神,扭头看向身旁张着嘴的裁判,淡然笑道:“裁判,比武结果已经出来了,还不准备宣判吗?”

“这……是是,我马上宣判!”那裁判已经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刚才他都没看清楚怎么回事,那张凌天就飞了出去,如此年纪,这等实力,可不是他一个低级监管能够得罪得起的。

“咳!”裁判走到前方,轻咳一声,“第一轮,第三十六场,胜利者是……”

这一次裁判没有让大家安静,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竖着耳朵听着结果的宣判。

因为刚才的一切,如同梦幻一般,太不真实了。

虽然张凌天被打下台后,狼狈逃掉,但他们仍然有些质疑,姜尘怎么可能会变得这么厉害?

演武台旁边的林子莫,更是满脸煞白,前者的突然出现,抢尽风头,而且短短半个月时间,实力进展如此生猛。

这等资质……连他也不如!

“不,刚才一定是出了意外,一个废物,怎么可能这么厉害!”林子莫自己编造理由,道,“本来还想将你打残,留你狗命,看样子现在是留不得了!”

“呵呵。”对面将林子莫表情尽收眼底的陈娇娇展开了优美的笑容,“看来这下有好戏看了,只是不知道那姜尘实力怎样,要想赢林子莫,就这些可不行。不过……这个姜尘长得倒是蛮帅的嘛。”

言罢,陈娇娇也抬起秀眉,望向了那裁判,等待着他的最终结果。

“胜利者……”裁判顿了顿,高声喝道,“青龙小镇,姜尘!”

“哗!”

结果宣判出来,所有人都沸腾了。

“真的是姜尘,他没有跑!”

“是他又怎样,还不是会败在林子莫手上。”

“就是,要是没败,我自切小叽叽,谁也别拦我!”

“你又切?……”

“哈哈,果然是他!”演武台上方,虎言爽朗的大笑,随后坐上了椅子。

林廷龙拉着个马脸,刚想有所动作,却猛然感觉到虎言正在看他,只好讪笑着坐下。

其余两位家主惊叹之余,也没有多说。

下方的姜尘感受着四周的议论声,并没有显得过于激动,只是平静的面庞上,扬起了一丝笑容,自信的笑容。

伴随着一声声议论和喧嚣,姜尘下台,朝姜雨柔的位置走去。

此时,在姜雨柔的身旁,有一个五官清秀,肌肤白嫩的男子和她交谈着什么。

那男子自然就是姜尘在路上撞到的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人。

“多谢。”姜尘走到她跟前说道,“旋风珠挺好使的。”

旋风珠,其实就是一颗能够容得下道法法则的发珠,法珠里面写上什么法则,就会拥有什么样的能力。

关于这种东西,姜尘也是才从这女人的嘴里得知,本来他担心来不及赶到演武台,最后索性告诉了那女人他的难处,谁知她也要来演武台,而且还拿出两个珠子。

一个是写了小型传送阵的法珠,一个就是能够让速度加快的旋风珠。

借着第一个法珠,两人瞬间就来到广场上,接着再依靠旋风珠的速度,姜尘才赶在张凌天击中姜雨柔之前的瞬间抵达,一脚将张凌天击飞。

“客气客气,我还得谢谢你刚才给我带路。”王公子抱拳道。

“要是真想谢我,要不再给我几颗刚才的那种珠子?”姜尘笑嘿嘿的道。

王公子一愣,旋即撇了姜尘一眼:“做梦!”

“不给就算了,别这么凶嘛。”姜尘靠近王公子说道,“公子,其实我一直有件事隐瞒着你。”

“什么事?”王公子忽生警觉。

“其实我早就发现你是个……”姜尘故意把声音拖得老长,道,“女人!”

“啊!”

王公子一愣,眼睛瞪得老大的望向前者:“你怎么发现的!”

“一看就知道。”后者无辜的说道,“不过你放心,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慧眼如炬。”

姜尘可不敢说是因为之前撞到了两团肉呼呼的东西,才让他确定的,这样说出来指不定会被扁一顿。

他可没信心打过眼前的女人。

“哥哥,你们说什么呢?”就在这时,姜雨柔好奇的望着两人。

“没什么。”姜尘笑道,“就是让这位哥哥借我一点东西。”

姜尘故意将哥哥两个字说得很重。

前者一听,立马就懂了,姜尘还在打她法珠的主意。

“哼!”一声冷哼,她摸出一个法珠,走到姜尘跟前,塞到他手中,低声道,“姜尘,算你狠,要是敢把我的身份暴露出去,姑奶奶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放心。”姜尘一愣,没想到前者这么看重女扮男装的事,不过他也没有客气,笑盈盈的将法珠收起来。

就在姜尘三人谈笑间,又有几轮比武完毕。

“轰轰轰!”

忽然,演武台上传出了一阵惊天的雷鼓声响,紧接着裁判响亮的声音便是传出:“第一轮,比武结束,共二十六位修者胜出。”

“好!”

“太好了!”

四野观众的热情,并没有因为第一轮结束而消散,反倒是越发的激情四射。

姜尘听到那声音,也收起了交谈,脸上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第一轮的结束,代表着第二轮的开始。

而这第二轮,可以说才是真正得比赛,所有人都期盼已久的自由挑战赛!

这一场,由第一轮的胜利者,相互间自由挑战,进行一番惨烈的淘汰。

历年来这一场都是打得最为热闹得一场。

姜尘看向远处的林子莫,发现林子莫也在看他,旋即他挑衅的冲林子莫竖起一根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