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轮抽签结束,姜尘面带笑容,重新回到姜雨柔和那王公子的身边。

“姜兄,表现得不错嘛。”王公子笑盈盈的,本就是女人的她,清秀的笑容倒是显得颇为豪洒。

“那是必须的。”闻言,姜尘轻松的笑笑,“若是连这一场都过不了,那我岂不是浪费了王公子刚才用掉的法珠?”

广场四周,此刻众人都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一眨不眨的盯着演舞台上,皆是在等待着裁判宣布第一场的开始。

“第一场。”不负众人所望,裁判没有废话,颇为迅速的便是宣布道,“开始!”

他话音刚落,一道火红色的影子便是从下方冲上演武台,红色身影的出现,使得场上的气氛一下就达到了顶点。

就连之前一直颇为淡漠的长老和圣武堂高级监管们,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身影。

“陈娇娇!”裁判望着骤然出现的红色身影,温和的宣布出那身影的名字。

陈娇娇不骄不躁一粒与演武台上,一席红衣温扬飘舞,看得下方许多人如痴如醉。

“陈家家主的儿子,果然名不虚传啊。”坐在周围的长老们议论纷纷。

“听说陈娇娇在上个月已经到了血海六重天的境界,如此天赋,在咱青龙小镇,那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

“不过她的对手似乎不怎么样。”

就在长老们谈话间,一个长相平凡的青年已经站在了场上,他见到陈娇娇的身影,还没打,腿就开始微微发抖。

裁判叹口气,宣布那青年名字之后,陈娇娇便是飞速冲上去,和青年缠斗起来。

气势上的不足和实力的差距,使得那青年很快便败下演武台,不过他虽然败了,倒是没有显得沮丧,反倒是因为和陈娇娇打完而松了口气。

“这……就是普通人和拥有家族传承的差距么。”姜尘双眼微眯,望着那位如释重负的青年,不由得一阵惋惜。

这些家族之子,起点本就比常人高上许多,若是对战起来,普通人自然会异常吃亏。

“纵然如此,又如何?”姜尘眼中精芒一闪,“也许外面的世界并非如同眼前一般!”

圣武堂刘霸飞曾经告诉过他,当年刘霸飞曾去过一趟乌兰城,那里高手辈出,即便是大街上过往的行人,他也有可能不是对手。

况且在乌兰城当中,陈,林,石三家,那才是真正的三大家族,那里弟子们,随便出来一个,也能充当着青龙小镇家族中的长老。

而且乌兰城不止三大家族,更是有圣武堂,还有一些广收弟子的门派,稍有资质的普通人都可进入门派出人头地。

乌兰城,在这个大陆,那也不过是一处偏偶之地,那传言当中仙人遍地的南域都城又是如何?

想到这些,姜尘眼神中便是出现了火热的光芒,暗自决定等他将青龙小镇的事情解决,一定要去外面的世界闯上一闯。

“哥哥,你怎么啦。”见到姜尘表情怪怪的,姜雨柔担心的道。

“厄……”姜尘回过神,“没什么。”

“依我看,你哥哥刚才是见到美女,想入非非。”王公子毫不客气的挤兑姜尘。

“对啊,我就算是对她想入非非,也绝对不会对某些人想入非非。”对于前者的挤兑,姜尘一脸无所谓,饶有深意的看向前者胸部,“啧啧,真小啊。”

“你……”

“第二场!”前者本想说什么,不过听到演武台上的宣布,便是闭上了小嘴。

“终于轮到我了!”裁判话音未落,下方忽然传出一声狂傲的声音。

所有人都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林子莫满脸傲气,脚下一蹬,在原地留下一道虚影,便是冲上了演武台。

“谁和我打,赶紧上来,莫要浪费本少爷的时间。”林子莫上去后,便是狂傲的看向下方,将剩下的几人都看了一遍。

“林廷龙,你儿子可真是一天比一天狂。”演武场上方,陈家家主讽刺道。

“哼,狂又如何,我们有狂的资本。”林廷龙冷笑,“你应该庆幸你们家那宝贝女儿没有和我儿子对上,要不然,哼哼……”

“呵呵,你儿子能不能走到最后还不一定。”石家家主笑道,“不要高兴得太早。”

虎言此次倒是没有多言,而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下方的林子莫,看着林子莫身上的灵气波动,即便是他,也颇为震惊。

“姜尘啊,如果打起来,这次就算是我,可能也保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虎言默叹口气,看向下方一脸轻松地姜尘,心里不由得为姜尘捏了把汗。

“林子莫,休得张狂!”就在此时,演武台下方忽然传出一道霸气的狂喝之声,紧接着一道五大三粗的身影便是从高空落下。

“轰!”

随着身影的落下,整个演武台都传出了轰隆巨响,若不是演武台内下了禁制,恐怕早就被那身影给震出了一个坑。

“石轩!”

下方的长老们看到那身影时,不由得传出惊呼。

即便是姜尘,也面色一愣。

本来他还有些遗憾那林子莫没有碰上他,可现在看来这一场比赛,还是颇有看头。

家族之子对家族之子,这一场角斗,姜尘可以借此机会看看那林子莫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林子莫,拿出你的武器吧!”石轩上台后,豪气尽显,粗大的手臂一番,双手之上便是出现两把巨大的石锤。

“双雷石锤!”陈家家主一愣,有些愕然的看向石飞天,“想不到他居然能够用得上这幅武器。”

“我儿天生力大,唯有这八百斤的石锤,才配得上他。”石飞天脸上浮现出一抹自豪,“不知道那林子莫能挨上几锤。”

“呵,看着吧,好戏在后头。”林廷龙听到石飞天的话,并没有多说。

“踩一只虫子,哪里需要本少爷用武器,就你这样的渣,别说一个,就是一双,本少爷也能轻松踩死!”

林子莫嚣张的狂笑,说完后,他身子一动,刹那间就消失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