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见到这一幕,无不目瞪口呆。

两人从出招,到林子莫飞出去,一切发生得太快,让人始料未及。

广场上原本端坐的众位长老监管,以及那最上方的四位主事,在这一刻全都站了起来。

他们的目光,并没有看向林子莫,而是不约而同看向了演武台姜尘所站的位置。

那个位置此时仍然被一片飞沙走石包裹,姜尘的身影看不到分毫。

但纵然如此,众人仍就是目不转睛的盯着。

他们都想知道,林子莫受伤这么重,姜尘又会受怎样的重伤,会不会身亡……

因为所有人刚才都清晰的看到,林子莫用了兵器,而姜尘却是徒手迎击,且林子莫飞出来的时候,他手上的长枪并没有跟着他一起飞出来。

大多数人都在猜测,那墨黑长枪是否留在了姜尘体内。

石屑九九飞扬,许久之后才缓缓的坠落在地,紧接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年,便是从那石屑当中逐渐出现。

少年身着黑衫,干净利落,白净的右手手心内,捏着一杆墨黑色长枪。

那少年自然便是姜尘。

此时的姜尘,正满心欢喜的握着手中的长枪,这还是他第一次拿修道者的兵器,兵器当中幽冷的气息虽然让他略有不适,但捏在手中,却是颇为顺手。

“嘶……”

“他,他竟然没事!”

就在此时,演武台下,传出一道道倒吸凉气的声音,每一个人皆是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姜尘。

“漂亮!”女扮男装的王公子眉宇舒展,嘴角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笑容,那火热的双眼当中,只有姜尘一人的身影,“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啊。”

“哥哥!”其身旁的姜雨柔小脸通红,紧咬贝齿,纯净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激动。

姜尘将灵气注入那墨黑长枪之后,发现长枪似乎在排斥他,于是只好无奈的将长枪扔下演武台,然后一步步的走向林子莫。

演武场上林廷龙见到这一幕,脚步一动,想要冲出去,但石家,陈家两家家主,和圣武堂堂主皆是将他去路挡住。

“生死之战,望林兄莫要插手的好。”虎言脸色严肃,语气铿锵,道,“要不然,我圣武堂绝不会因为你是林家家主而徇私。”

“哼!”林廷龙气节,奈何没有任何办法,只好退了回去。

“姜……姜尘,求求你,放过我。”这一刻,林子莫以往的张狂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害怕。

当他的寒冰枪和姜尘的手掌碰到一起的时候,他就感觉到对方的灵气波动,远比他强大数倍,而他的一枪在姜尘的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

那一刻,林子莫心中已经被蹂躏得只剩下一丝的自信,也犹如风中残烛般熄灭,唯一剩下的想法便是求饶。

他怕死,生死战书已签,以他曾经嚣张强横的做事风格,今日即使他死在姜尘手中,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将他救下,哪怕是他的父亲也不行。

姜尘低头,望着躺在地上,双眼祈求的林子莫,表情淡漠的道:“林子莫,昔日你欺凌我姜家兄妹时,可曾想过有这一天?”

“对不起,对不起,姜尘,以前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前者从地上,吃力的爬起来,双膝跪地,面色苍白的向姜尘不断的道歉。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姜尘毫不客气的呼了林子莫一巴掌:“这是我替我妹妹打你的,我姜尘不喜杀戮,今天我就放过你这条狗命。”

收回巴掌,姜尘转身便是要离去。

而此时,姜尘的行为已经让下方的人掉了一地下巴,不少人心中都觉得姜尘打得好,甚至有大部分人希望姜尘能够杀了林子莫,他们已经将之前自己是如何的看不起姜尘,等着姜尘落败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演武场上的林子莫见到姜尘转身离去,不由得松了口气,至少他儿子的命是保住了,至于姜尘的命,日后他亲自再取也为时不晚。

“姜尘,你去死吧!”林廷龙刚放松一些,猛地听到一声暴喝,当即他的心脏便是提到了嗓子眼上。

只见演武场上,那原本被姜尘扔在演武台下的墨黑长枪瞬间飞到林子莫手中,拿到长枪之后,他便是飞快起身,朝着姜尘的后背刺了过去。

“傻!逼!”林廷龙见到这一幕,气得终于没忍住把这个在心里念了无数次的词给吐了出来。

姜尘察觉到背后林子莫的动作,嘴角扬起一丝冷笑,一丝杀意从眼中掠过,紧接着他以一种极为刁钻的角度转身,轻而易举的避开长枪。

“擒龙手!”

目光一凝,姜尘的手心当中便是悄无声息的出现两条七彩游龙,迅猛的朝着林子莫的头顶轰击而下。

就在姜尘的手即将落下的刹那,演武台下,忽的窜出一道身影,那影子速度极快,眨眼间便是到了林子莫身前,紧接着横出右手,和姜尘对轰一掌。

“碰!”

一声闷响,姜尘的身子忽然一阵,脚步踉跄,连连倒退。

原本以为自己要死在姜尘手中的林子莫,只感觉一个宽大的手心托在他的后背之上,紧接着他便是被拉着飞速倒退了两步。

“啸弟!”抬头看到身后的人,林子莫心里一喜,他知道,这次自己有救了。

“废物。”身后之人面色冰冷,“尽给林家丢人现眼。”

望着突然救下林子莫的人,姜尘心里颇为震撼,刚才那一掌,对方并没有用全力,但即便如此,他依然感到体内的灵气有些紊乱。

对方的实力,远胜于他!

而且,那人看上去,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已,但他的实力却远远超出了林子莫,就连现在的他,也有些不如。

“你是谁,难道不知道生死之战的规矩么?”实力比对方差,但却不代表姜尘怕了对方。

“林家内族族人,林啸。”少年满脸鄙夷,“生死之战的规矩我当然知道,但我林家的人,岂能是你一个外人能够杀的?即便是这外族的废物,也不是你能够染指的!”

“内族族人,林啸!他怎么回来!”

演武台下的长老们听到这个名字,面色骤变,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内族弟子?”虎言面色一皱,“这下麻烦大了。”

一旁的另外两大家族,都不由得眉头紧锁,唯有林廷龙一脸喜色。

“内族弟子?林啸?”姜尘看着对面的少年反问。

“没错,怕了么?怕了就赶紧过来跪地求饶。”前者面容不变,嘲讽的看向姜尘。

“没听说……。”姜尘毫不避讳,本来想说什么,但是却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哟,我还以为谁来了,原来是乌兰城林家内族之人,还是年青一代排行第三的林啸,我好怕怕啊……”

听道这道声音,所有人皆是一愣,旋即便是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演武台下方,姜雨柔的身旁,一个面容清秀,胸部微凸的男子正闲庭似步,慢悠悠的走上演武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