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转眼间便是过去半个月,半个月内,姜尘一直遵从陆子缘的话,并没有急着修行,而是对这个世界的修行之道进行一番了解。

这半个月,姜尘也明白了自己为何修为始终未能有存进。

原来当初圣武堂所给的功法,并非完整功法,那部功法只能对血海境有帮助,而要想继续突破,则需要斑斓境界的功法方才能行。

按照陆子缘的说法,修道境界分十二境界,功法也有有相应的十二境界,只是当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每一个人都会觅得适合自身修炼的功法,从而进行开创一条属于自己的修道之路。

所以,这天底下最为顶级的功法,便是从血海一直到至尊境,圣人大帝心境超然,希望后人能够走出自己的路,所以很少将功法传承下来,只是留下一些传承武技给予后人。

至于仙……至今还没有人能够达到那个境界,就更别提功法武技了。

即便是至尊境的功法,也只有一些传承世家才有,而像上仙院这样的学院,所拥有的功法,最顶级的也不过才达到天王境界……

而且那功法,还是千年之前,上仙院最后一位天王所留下的功法。

但饶是这样,上仙院也值得在乌兰城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因为天王境界的人,乌兰城内一个都没有。

即便放眼整个南域,天王境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凡是达到这一境界的人,那都是称霸一方的存在。

“万年前,人族圣人辈出,但后来天地有变,圣人逐渐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如今天地之下,再难有人达到圣境,即便是天王境之后,也极为少有。”

陆子缘每每说道这句话,都颇为惋惜,正因为天地之变,让多少英杰成为一抔黄土。

当姜尘说道自己修为遇到瓶颈时,陆子缘倒是并未急着将功法传与姜尘,而是告诉他这上仙院内,有一大机缘。

当年陆子缘就是为了那机缘,导致泥宮有损,除非仙丹救治,否则修为终身不能存进。

所谓的机缘,指的就是三年一次瑶光峰大开之日。

瑶光峰上有一座塔,名为瑶光塔,瑶光塔其实并非属于上仙院,上仙院还没成立的时候,瑶光塔就已经屹立在那里,可以说上仙院正是因为瑶光塔才建立于此处。

因为瑶光塔内,灵气爆棚,比外界要浓厚数十倍,而且越往塔下,灵气越浓厚,修行起来比外面要快得多。

但是塔内的灵气却常年紊乱,每隔三年才会变得温顺一次,每次的时间大约有三个月。

三个月内,灵气会一天比一天乱,所以除非心性和实力都非常强的人,要不然即便是三个月也没办法呆满,就会忍受不住里面的痛楚。

不过能在里面一天,也比得上外面数日修行,所以瑶光峰大开,可以说算得上是上仙院内一次盛世。

而姜尘运气颇好,刚来到上仙院就赶上了这等好事,三天之后,便是瑶光峰三年一次的开启时间。

今日原本半个月来都在外出云游的陆子缘,也从外面应约赶回。

“师尊!”姜尘独自一人站在天旋峰顶,微微行礼,迎接半空之上,踩在仙鹤背上的陆子缘。

“尘儿,这些日子对修道一途,了解如何?”陆子缘走下白鹤,将白鹤打发走之后,便是转身问姜尘这些天的功课。

“对于修道者的基本事项,都差不多了解了。”姜尘微笑答复。

这半个月,姜尘除了打扫天旋峰之外,便是终日抱着陆子缘给他的书,在古树空间之内阅读,那些书籍都是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记载。

“那好,我就从最基础的考考你。”陆子缘一边朝木屋行走,一边道,“这天地之下,分几处地域?”

姜尘听后,并没有因为问题简单而轻视,嘴角一笑,便是认真达道:“天地,共有两块大陆,分东方大陆,与西方大陆,东西方由无边海域阻隔,非圣人不得跨境,而我们所处在东方。”

“东方大陆之上,又有五处地境,分别为南域,中州,北原,西漠,东海五处,我们现在处于南域之内。”

“嗯,不错。”陆子缘见到姜尘的表现,颇为满意。

一般的弟子听到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没,早就会有不耐烦的情绪出现,而姜尘却是自始至终都不骄不躁,既没有不屑,也没有骄狂,这等心性,绝对是个好苗子。

“请师尊继续出题。”姜尘恭敬的问道。

“不必了。”出乎姜尘意料的是,陆子缘居然不再提问,而是和煦的对他说道,“书上的东西,都是死的,若要领悟,还要靠见识和自身的努力,所以这些东西,倒也不必全然记得,况且有些东西,记下也没用。”

“呃……”陆子缘的话,让姜尘一阵愕然。

自己这位师傅,还真是淡然啊,只可惜这么好的性格,居然会因为寻求机缘而导致寿命无多。

每每想到此处,姜尘都不由得有些难过。

“师尊。”随着陆子缘来到木屋当中,姜尘主动问道,“还有三日就是瑶光峰大开的日子,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呵呵。”陆子缘洒然一笑,“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言罢,他手一翻,手中就凭空出现了一件衣服,还有一个令牌。

“这件衣服,你去之前穿戴在身上,记住,若是得不到那机缘,切莫强求。”陆子缘说道,“令牌是空间法令,里面可以存放一些东西,这次用不到,不过我还是给你弄了一件。”

姜尘没有客气,直接接过:“多谢师尊。”

“瑶光峰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陆子缘直视姜尘,良久才说道,“到时若是承受不住里面的灵气,稍有不适,立刻退出,机缘这种东西,不可强求,你的资质比起上仙院里前几位弟子,也不遑多让,假以时日,即便是没有机缘,也绝对会是我上仙院的骄傲,你懂吗?”

“好,姜尘记下了。”后者自然明白陆子缘话语之中的道理。

向来陆子缘就是因为强求,所以才会导致泥宮有损,陆子缘不希望姜尘步他后尘,所以才会说这番话。

顿了顿,姜尘问道:“师尊,只是我有一事不明,瑶光塔内虽然灵气丰韵,但我修行已经达到瓶颈,那样的机缘对我来说,能有帮助吗?”

“我所说的机缘,并不是指在里面修行。”陆子缘洒然一笑,为姜尘解惑道,“里面真正的机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