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子缘说到机缘二字时,那云淡风轻的脸上,终于是出现了一丝慎重之色。

“里面真正的机缘,是一份传承,疑似来自于圣人时代的传承!”

陆子缘面色慎重,娓娓道来,“百年前,一次偶然,我发现那塔下似乎有着某种神秘的传承存在,但由于此事牵扯着各种复杂的关系,为避免引来歹人,所以上仙院一直没有将这个消息放出去,这些年只是不断的让一些出类拔萃,又非家族传人的弟子进去碰碰运气。”

“传承?”姜尘面现疑惑。

“功法,武技,亦或是兵器。”陆子缘淡淡一笑,道,“这也是我为什么不传你上仙院功法的缘故,瑶光塔内若是有功法,必然会是超越天王境的,我相信至今无人没得到传承,是得不到那机缘的认可。”

“尘儿,你心性超然,并且天赋很强,就连我也不能将你看透,也许你能获得机缘的认可。”

姜尘听后,内心震撼,想不到上仙院竟有这等秘辛,而且他刚来不久,陆子缘就将这些事诉他,可见陆子缘确实是真心待他。

接下来,陆子缘便是没有再多说,而是对姜尘的一些不足之处进行指导。

三日时间,眨眼便过。

这些天陆子缘每天都在亲自指导姜尘,不过那种指导却并非是将他的路强行灌入给姜尘,而是让姜尘对修道一途自行领悟。

这三天时间姜尘在陆子缘的指导之下,从心灵到身体,都是得到了质的提升,如今的姜尘除了以前那丝稳重之外,还多了一种无形中仙风道骨的气质。

那种气质,使得姜尘整个人都显得更加脱尘出众。

瑶光峰,屹立于上仙院中心,主峰有数千米高,峰上灵气充沛,就连每一株古树灵草都格外的灵动。

今日的瑶光峰显得格外的热闹,就连玉石阶上,也是站满了人。

当姜尘来到此处时,偌大的瑶光峰上已经站满了围观的众弟子,没一人的脸上都充满期待的望着同一个方向。

见到瑶光峰,即便是镇定如姜尘,也不由得有一丝惊诧。

这传言的瑶光塔,和他想象的竟全然不同。

原本姜尘认为那瑶光塔只是屹立在瑶光峰之上,一座类似亭台的东西,但等亲眼见到,他才明白自己彻底想错了。

那瑶光塔,居然只是一个塔尖露在外面,而塔身全部没入在了瑶光峰内,与主峰紧紧相连。

塔尖前,两只长着独角的红色斑纹猛虎来回走动。

两只猛虎嚎叫连连,震得周围一干弟子只能眼巴巴的望着瑶光塔,但却不敢靠近。

今日,瑶光塔前,除了超然的陆子缘以外,其余院长皆是来到了此处,他们盘坐在塔尖的四个角落,每一人的头顶上都悬浮着一块古玉令牌。

姜尘知道,他们是在放开瑶光塔的禁止,只有放开禁止,上仙院众弟子才能进入瑶光塔。

此时四人的脸上都无比庄严,每一人都全神贯注的运转功法,注入那令牌当中。

“姜尘,姜尘。”就在姜尘打量着眼前的情景时,忽然一道身影从跑到了他的前面。

“欧阳宇?”见到来人,姜尘不由一愣,居然是半月未见的欧阳宇,时隔半月,如今的欧阳宇已经是血海九重天的实力。

这样的速度,实在是令人有些吃惊。

“姜尘,这半个月过得怎么样?我在天玑峰上天天被师尊和兄长逼着修行,骨头都快累散架了。”欧阳宇一见到姜尘,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苦。

“我还好啊。”姜尘对欧阳宇印象挺不错,所以熟络的道,“看你这身子骨,又长胖了不少,你确定你很累?”

“嘿嘿。”欧阳宇得意一笑,“不满兄弟说,虽然我累,但每次都有灵药辅佐,想不长胖,他也难啊……”

“哦,是吗?”姜尘也笑道,“对了,你兄长怎么没来?”

欧阳宇挠了挠脑袋,道:“兄长说了,瑶光塔他已经去过三次,每次都只能到同一层就不能下去了,所以再去对他作用不大,所以就没去,不仅是他,上仙院那几个拔尖的弟子也都没来。”

“原来如此。”姜尘点头。

陆子缘之前告诉过他这一点,到了一层,若是强行向下闯,必然会受伤,但要是走不下去,第二次三次的效果就会不怎么明显。

但上仙院成立以来,却从来没有走到过塔的最底部,就连瑶光塔有多少层,上仙院内也无明确记载。

“死胖子,想不到你也会来这里啊。”就在两人交谈时,后方忽然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二人回头一看,他们身后站着一位身穿白袍的男子,那男子正是来上仙院之前,与姜尘有过过节的王林。

此时在王林的周围,有着不少的弟子将他围绕,男的眼神殷勤,女的则是满脸花痴。

“又是他。”欧阳宇面色一变,“听说这家伙攀上了林家的人,得到了不少的修行资源,现在已经是斑斓境修士。”

“呵呵,原来你小子也在啊。”王林见到姜尘,讥讽的道,“半个月过去,怎么还是这幅孬样?”

姜尘眼神陌然的扫了王林一眼,并未多说,回过头继续看向远处的瑶光塔。

对于王林这种人,他真不想在对方身上浪费一点儿时间。

但姜尘的无视,却让王林脸色冷了下来。

他周围弟子们,也开始为阴阳怪气的他打抱不平。

“这是谁啊,怎么见到王公子还这么傲慢?”

“就是,我要是王公子,肯定会给他一个教训。”

“王少。”距离王林最近的一个弟子献媚道,“要不我帮您教训教训他?”

“嗯。”王林微微点头。

那弟子心领神会,立刻走向姜尘身前,嚣张的说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姜尘看着眼前二十来岁的男子,眼神平静,淡淡的道:“让开。”

“嘿,你一个小辈,居然敢这么无礼,找死!”那弟子听后,立刻就仰起手臂,毫不讲理的朝姜尘的脸扇过去。

“你敢!”他手还没落下,就被一旁的欧阳宇给死死瞪住。

那弟子一愣,欧阳宇他还是认识的,凭他的身份,欧阳宇这样的人他可得罪不起,虽然他来上仙院比较早,但是论实力,论家世,哪一点都不如前者。

这时他隐隐有些后悔自己这次的举动,但见到不远处王林冷冷的目光,他便是决定了如何做。

得罪欧阳宇,顶多也就让对方不爽,要是得罪王林,他以后可别想在上仙院混下去了,这等取舍他还是懂的该如何选择。

想到此处,他一咬牙便道:“有何不敢!”

说着,手臂青筋暴起,一巴掌就朝姜尘扇下去。

“滚!”欧阳宇见状,一声暴喝,同时一拳轰出,打在了那弟子胸口上。

砰的一声,那弟子的手还没落下,就被欧阳宇打得连连倒退。

这边的响动,立刻引来了周围弟子的目光,一个个都扭头朝这边看过来。

“那不是欧阳宇吗?怎么和那人打起来了?”

“你看,那是王林,那王林一直和欧阳宇过不去,以前由于上仙院的规矩他不敢胡来,但今天各位院长都在施法,根本没法关注外界的状况,看来有好戏看了。”

“欧阳宇旁边那人是谁,怎么王林的目光全都在他身上?”

“他?不认识……”

议论之声此起彼伏,而这时候,王林也带着一群人朝姜尘二人走了过来。

“白痴……”姜尘瞥了王林几人一眼,并未打算与他废话,拉着欧阳宇就准备离开。

“姜尘是吧?你走什么走?是不是怕了小爷?”姜尘没走两步,王林嚣张的声音就从后方传了过来,他充满讽刺的道,“哎……不愧是陆子缘那废物的弟子,想不到你和你师尊一样的怂,哈哈……”

王林的话,让他身边的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听说陆院长收了个弟子,原来是他啊,废物的弟子当然也是废物……”

“就是,两个废物哪比得有林家王家,方院长三大助力的王少,两只蝼蚁还敢和皓月争锋。”

“说得没错。”王林得意的道,“陆子缘那废物只会教出连垃圾都不如的弟子,哈哈。”

后方讥讽的声音,让本想离去的姜尘身形一顿,犹如寒枪一般立在了原地。

“姜尘。”欧阳宇见姜尘面色难看,赶紧说道,“咱不是他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以后再报复也不迟,我们快走。”

“不。”姜尘话语平静,“我倒要看看,这个王林到底有什么本事。”

说完,他便骤然转过身躯,神色寒冷的直视王林:“白痴,你说我可以,但你要记住,我姜尘的师尊,不是你这种垃圾中的战斗机能够染指的!”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姜尘脚步一动,刹那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等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王林身前。

同一时间,功法运转,姜尘脸上妖异的红色血液如游龙般流动,让他整个人都多了一种魔性。

“擒龙手,引龙式!”从牙缝中吐出这六个字,姜尘双手猛然打出。

“吼!”

一声沉闷的龙啸从姜尘身上传出,他的双手毫无阻碍的打在了王林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