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我就是神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我不答应!

四个字一字一顿,抑扬顿挫,每一个字都充满着爆发力,传进每一个人的脑海当中。

在场诸多弟子全都一片骇然,前方那尘烟下,究竟是谁?竟敢如此挑衅百英榜上第三的林啸。

林啸不仅在上仙院,就是在整个乌兰城都是出了名的张狂,惹了他的人,基本上等同于是在葬送自己的后半生。

可奈何他虽然张狂,但却是个有真本事的人,而且家里还有后台,这样一个人,谁会轻易去惹?

“天呐,是谁这么大胆!”

“这是在找死啊。”

人群中议论纷纷,有的人在讨论是谁,各种猜测层出不穷,而大部分人却是在嘲讽。

“谁那么不自量力?”之前认输的三位弟子语气讽刺。

场中唯有少数弟子听到尘土内传出的声音,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似乎是想到了某个人,但却又摇了摇头,似乎并不确定。

但除却诸位弟子之外,四位院长的脸上,却都出现了一丝讶异,刚才那四个字,不仅冲进了他们的脑海,甚至是击打在了他们的心灵之上。

那道声音,作为院长的他们,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人是唯一一个加入天璇峰的弟子,唯一一个以血海境打败斑斓境的弟子。

如此独特的一人,如何能让他们不记住?

四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阻止,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静等尘埃落地。

“林啸,好久不见,你真是一天比一天嚣张啊。”随着飞扬的尘土缓缓落地,一个被橙色光圈包裹在内的少年出现在众人眼中。

少年稚嫩的脸庞上,夹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怒意,他修长的身躯给人一种看不透深浅的异样感觉。

见到少年,四位本就有些诧异的院长,终于是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而在他们身后,轻纱遮住半边脸庞的风韵儿眼中,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彩。

就连花剑痴见到那少年时,眼底深处也闪过一层波澜。

“是他!天璇峰陆院长的弟子……”

“他不是死在瑶光塔内了吗?怎么会出现!”

“嘶……他的实力,好强!”

人群中,一些人倒吸冷气,小心翼翼的议论着场中那位少年,而林啸那三位朋友听到周围的议论,眼中也闪过讶异,只是不久之后便被戏谑所替代。

因为只有他们知道,林啸到底有多强,眼前那少年在前者眼中,只不过是跳梁小丑。

“姜尘!”

终于,欧阳宇没忍住叫了出来,他想要冲过去,却被欧阳战一把抓住:“你的实力不够看,老实呆着吧。”

“战哥,一会儿要是出什么事,你一定要帮帮我那兄弟。”不知不觉间,欧阳宇已经将朋友两个字变成了兄弟,可想而知姜尘的出现,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再度提高不少。

“真是麻烦。”欧阳战叹口气,“看看再说吧。”

姜尘回头看了眼被欧阳战抓住的欧阳宇,使了个眼色,示意打过招呼之后,便回头看向一米外的林啸,面色冰冷的道:“想要天璇峰,首先你得过我这一关。”

“是你?哈哈……”望着姜尘,林啸竟然笑了出来,“当初只能躲在女人身后那个废物小子?”

“是我。”姜尘并未恼怒,反倒是惬意的道,“见到一个女人掉头就跑的缩头乌龟,也配说这般话?”

两人的对话,传到院长以及弟子们的耳中,让他们觉得有些不真实。

听话语中的内容,显然两人在之前就见过面,并且早已结下梁子,但这些都不足以让众人在意,真正让人诧异的是,林啸居然会见到一个女人掉头就跑。

开始他们还觉得姜尘是在故意编造谎言挤兑林啸,可看林啸恼怒的表情,那似乎……不是假的!

忽然间,一些弟子觉得那林啸,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而一向深思熟虑的几位院长看向姜尘的眼神则是有些意味深长起来。

林啸的性格他们自然知道,能够让他掉头就跑的人,这乌兰城还真没有多少几个,难道姜尘的身后,还有一个庞然大物的势力?可是姜尘拿来上仙院的邀请帖,明明就是青龙小镇圣武堂所给,又不像是什么势力……

几位院长都没有往下想,也没有前去阻止,因为他们明白姜尘这种时候还能够从瑶光塔内出现,肯定是得到了塔内的神秘传承,他们也很期待姜尘究竟达到了何等程度。

“姜尘,接受我的碾压吧!”林啸脸面终于挂不住,瞬间爆发,踏出脚步就朝姜尘碾压而来,声势滔天,令人咂舌。

“还以为我是当初的姜尘么?”望向脚踏虚空,使出看似凶猛,实则对自己轻视无比的林啸,姜尘嘴角扬起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姜尘可没有时间和林啸浪费,他要速战速决,因为再等一会儿,瑶光峰就会发生惊天巨变,他没有时间去浪费。

高空的林啸一脸傲然,只是当他踩上虚空,用脚踩向姜尘时,却见到了后者脸上那抹嘲讽的笑意,忽然间他心底传出一股强烈的不安。

“发现了么?可惜已经晚了!”姜尘一声轻喝,身后嗡的一声,异象瞬间出现。

混沌演化出一轮烈日,带着滚滚热气朝林啸碾压而去,瞬间便将林啸倦入异象小世界当中。

姜尘的身影也徒然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异象小世界当中,眼神冷漠的看着正在全力抗衡烈日的林啸。

“负隅顽抗,在我的世界,我就是神!”姜尘语气淡漠,身影再一次消失,出现在林啸身前,一脚就朝他身上踹过去。

“砰!”

一声闷响,本来就全力抵抗着烈日的林啸一脚便是被姜尘给踹飞了出去。

但还没落下去,姜尘却再一次出现在了林啸眼前,挥起拳头对着前者的脸就是一拳。

“砰砰砰!”

姜尘速度太快了,在异象中,体泛金光,仿若神灵,一拳又一拳,一脚又一脚的打在林啸身上,压倒性的实力与优势,让林啸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林啸快哭了,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打过?别说被狂揍,长这么大就连他爹也没这样打过他。

可现在,他的身体在姜尘异象内,根本无法施展手段,只能任由对方像是凡人打架一样,对他狂揍,若是这样下去,他恐怕会被活生生给打死。

这样的耻辱,让林啸有种想一头撞死的感觉,但即便是撞死的机会,对方也根本不给他……

他很后悔,为什么会轻视对方,若不是因为一时大意,也不会落到这等地步。

完全是被压着打!

“够了!”林啸终于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姜尘,这是你逼我的!”

狂吼过后,林啸的身上忽的绽放出一阵耀眼的黑色光芒,一柄绽放着耀眼黑芒的长剑从他体内破空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