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院长话音颤抖,以往一向和蔼的他,今天难得浮现出严肃的神色。

下方众弟子,包括姜尘在内,听到他的话,心中都徒然升起一丝悲凉。

天地大变,仙路再续,盛世降临,这对大家来说原本是一个好消息。

可在上仙院诸多弟子当中,却没有一个人高兴起来,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凝望着悬于半空,一动不动说话的方院长身上。

“短则十年,长则百年之内,天地会风云际会,老夫也许没有机会看到了,你们离去吧……“

方院长话音落下,上仙院原本消失不久的大门再次浮现而出,门外是一重重仙院虚影,美不胜收。

“踏出这道门,会是一片全新的天地,是你们修道之路的开始……”

方院长一字一顿的劝说着众人离开,但却没有谁动,全都怔怔的望着他。

此刻瑶光峰摇摇欲坠,山石滚落,整个上仙院都跟着颤动起来,山上无数妖兽疯狂的奔跑逃窜。

“吼!”

“轰……”

兽吼山动,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浮现在上仙院内,不过好在上仙院内有大阵压制,乱动并没有波及到其余六峰。

“方院长,你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

“对啊,几位院长为何不和我们一起离去。”

下方一个个修士眼睛里有泪水在滚动,询问几位院长。

这时欧阳战的师尊,还有另一位不爱说话的院长身子也飘向高空,与方院长并排站立。

欧阳战的师尊扫了一眼众人,道:“上仙院等同于我们的生命,自当上院长开始,我们就没有打算离开过,好了,时间无多,你们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三人翻脸!”

他话音一落,三种各自不同的兵器便是飞上高空。

金光灼灼的金钟,蓝芒闪动的法圈,平静无华的古镜。

三件法器瞬间就展开最为凌厉的攻势,强行将上仙院数百弟子向外驱赶。

“师尊!”

“不,师尊,我不走!”

“呜呜……师尊不要赶我……”

弟子们乱作一团,一个个发出不甘的哀求,更有女弟子哭泣。

只是三位院长似是铁了心,面色不改,将一干弟子一个个强行拘禁,送上高空,逐出上仙院。

最终,绝大多数弟子离去,在场只剩下姜尘,欧阳宇,及今日刚归来的上仙院九大弟子。

“你们十人,都是来自于各个势力。”方院长扫向九大弟子和欧阳宇,“你们从小修道,无不是修道一途的天才,我不再追究你们当初来此的真正目的,只希望今日你们离开,能够打出一片新的天地,至于你……”

方院长看向姜尘,眼眸当中有着一丝期盼,道:“你师尊因为你,自禁步足于天璇峰,希望你不要辜负他,子缘这一生命苦,有两个弟子,前一个是他曾经的自豪,修道一途的妖孽,如今成就已经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奈何为人狠辣,当年背信弃义,谋杀子缘,成了子缘的心病,愿你将来成为他的骄傲。”

此刻姜尘内心难以平复,这才多久,上仙院弟子尽数离去,偌大的上仙院当中,只剩下寥寥几人。

而这时,方院长还告诉他关于陆子缘的往事,得知自己师尊差点被自身弟子取走性命,这让姜尘心中愤然。

“请方院长明示。”姜尘直视方院长的双眸,“告诉弟子,那个人是谁。”

“上一代的事本不该告诉你,但以你的资质,早晚会和他碰面,他是一个十足的小人,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方院长道,“那个人当年为了一本战技,趁子缘修行,将他打成重伤,若不是他,子缘又何必冒险进入瑶光塔,落下今日这病根。”

“那个人究竟叫什么名字。”姜尘问到。

“记住他的名字,他叫……。”方院长惆怅叹息,一字一顿,“孤元疯!”

三个字,方院长仿佛是从喉咙中憋出来的一般,当他出这个名字,姜尘明显在其中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似乎拥有那个名字的人就在他的跟前,他恨不得将其扒皮抽骨,挫骨扬灰。

姜尘感觉得到,那种恨意是方院长在为陆子缘鸣不平,并非做作,而是发自内心,他还注意到,当前者说出这个名字时,另外几位弟子波澜不惊的眼中,都是露出了讶异的神色。

孤元疯!

这个人看来不简单,不过姜尘却没有丝毫畏惧,心头暗暗发誓,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要为陆子缘清理门户。

“你们走吧……”方院长再一次下逐客令。

与林啸相识的三位弟子并未停留,直接告辞离去。

“几位师尊对我等的帮助,我们一定会铭记在心。”钟家三兄妹也相继离去。

欧阳宇来到姜尘身前,邀请姜尘一起离去。

姜尘摇头,委婉拒绝,让他们先走,以后有机会再见面。

在欧阳战的要求下,欧阳宇跟着他离去。

钟天地之灵慧的风韵儿也邀请姜尘,姜尘拒绝后,她并未多说,只递给姜尘一张红贴,随后也翩翩离去。

“你们为何还不走。”方院长看向剩下的姜尘和花剑痴。

“我不走。”花剑痴面容冷酷,话语坚定。

对花剑痴的表现,姜尘颇为惊讶,第一次见到花剑痴时,是在风月阁内,那时他实力弱小,花剑痴的巨剑横在他身前时,他就有一种随时被对方斩掉的感觉。

他没想到花剑痴也会是上仙院的弟子,更没想到花剑痴在这种情况下依旧不肯离去。

“这件事可能因我而起,我不能走。”姜尘同样坚定。

他要等待陆子缘,他师尊还在天璇峰内,树神说后者会得到一场机缘,但那机缘也伴随着危险,他不愿陆子缘出事,更不愿上仙院就此覆灭。

“咔嚓……”

就在此时,天璇峰忽然传出剧烈的崩碎声,整个天璇峰像是被人一刀劈下,耸入云端的山峰竟然硬生生从中心分成两半。

这一幕,太过惊骇,场中众人都不由往天璇峰看去,姜尘更是凭空出了一声冷汗。

“不好,子缘还在里面!”方院长一惊,就要冲上前去。

“方师兄莫急!”他刚冲出去,便被一旁欧阳战的师尊,孙院长阻止,他指向那山体中央道,“你看那是什么!”

他这一指,众人才注意到,随着天璇峰的裂开,那中心居然出现了一头身达百丈的青牛虚影。

青牛的背上,横坐着一位同样由虚影形成的八岁孩童,孩童一脸无为之态,粉唇吹笛,笛乐悠悠,弥漫上仙院。

“哞……”

牛语笛鸣,青牛一步步自天璇峰内踏出,近了众人才发现,孩童的身后有着一个巨大的白色蚕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