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星辰的威势真的太强了,他战技一出,一步迈上苍穹,身后黑色人影睥睨八方,天地变色,狂风呼啸。

“吼!”

一声狂啸,林星辰喜怒无常,毫无征兆的便对姜尘动手。

在场修士震惊,林星辰这一招,实在是太过强悍,他们都在思考,如果自己是姜尘,能否接下。

但大部分人的答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直接被碾碎成灰。

林星辰实在是太过霸道,竟想一招至姜尘于死地!

姜尘神色不变,体内七彩灵血隆隆滚动,身后骤然出现一片混沌异象。

他并未主动出击,而是采取防御之法,因为姜尘知道,他与林星辰境界差异实在是过大,如果硬碰硬,吃亏的只会是他。

自己只要接下这一招,到时候风月自会来阻止这场战斗,毕竟这是她的地盘。

混沌异象一出,一株小树流转着七彩神光,卷带着异象将姜尘包裹其中,姜尘的防御顿时提升到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地步。

与此同时,林星辰与黑色身影已攻至身前,眨眼间他与黑影的拳头便是打向姜尘的心脏。

“轰隆!”

林星辰的一拳,威势太猛,竟是让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栗,传出轰隆巨响,迸发一团刺眼的白光,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场修士都在猜测姜尘是否还有命,一些修士暗暗叹息,认为姜尘已亡,觉得天妒英才,他不应该去惹林家。

然而就在所有人猜测不断的时候,白光消逝,众人的眼神却变得诧异起来。

林星辰表情诧异,他身后的黑影在白光消失的瞬间土崩瓦解,表情难以置信的望着前方。

此时在姜尘二人的中间,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老者。

老者发丝苍白,古井无波,静静站立于姜尘身前,平淡的凝望着林星辰。

而林星辰的拳头,就在老者眉心前,若是在前进半寸的距离,就能碰倒后者,但那半寸距离却如天堑鸿沟,让林星辰使劲浑身解数,也无法逼近。

“你是谁,为何阻我。”林星辰面色狰狞,“年轻人的战斗,老一辈也来插手,就不怕我林家发怒么!”

“不怕。”老者语气平淡,漠然的道出两个字。

林星辰表情难看,老者一点脸面也不给他,这是摆明了不惧他林家,但他实力又不如老者,只得作罢,强忍着怒气道:“你究竟是谁!”

“风天荒。”老者立于姜尘身前,背负双手,古井无波。

风天荒……

姜尘心中默念着这三个字,他知道这肯定是风月阁的人,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风天荒,居然是他……”姜尘身旁,无良道士神色怪异。

“怎么,你听过?”姜尘问道。

“嗯。”无良道士点头,“两百年前,曾有一位修道者,霸气无边,战尽同代青年豪杰,就连上仙院的陆子缘也和他打过,他们俩当时虽然都是丹元境界,但却打了个昏天暗地,直到最后陆子缘不愿继续纠缠,直接认输。”

“这人,几乎与每一位同代人都打过,人称战斗狂人,后来一百年前消失,别人都以为他已经陨落,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了风月阁……”无良道士娓娓解释,“两百年的岁月过去,以他的天资,恐怕已经到了仙台境。”

姜尘心惊,仙台境界,这是何等高度,如果再突破一个境界,就会脱离人阶,进入王阶。

而这样一个人,竟然甘愿在风月阁内做一守卫,姜尘越想越是震惊,这风月阁身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强大势力?不仅能邀请豪杰论道,还能有这等高手坐镇。

姜尘把心中的疑惑问出,就连无良道士也是摇头,表示年轻一代并没有人知道,只是老一辈让他们不许得罪风雨阁。

不止是姜尘,林星辰听到风天荒三个字也是身体一震,身上戾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接着竟然对风天荒行礼,道:“风前辈,我父亲早已向我提起过你,今日多有冒犯,晚辈道歉,不过家父曾有言,若是见到您,一定要邀请您去家中一叙,不知风前辈可否愿意赏光。”

没有任何人因为林星辰的表现而感到诧异,因为风天荒的名头实在太响亮,他在两百年前就如同今日的林星辰,在场的人,除了姜尘不怎么了解以外,其余人都有所耳闻。

更何况一个仙台境界的修士,本是所有势力都要拉拢的对象。

“多谢你家老头的好意,不过我没空。”风天荒不骄不躁,话音一转,道,“这里是风月阁之地,我不希望有人在这里闹事,否则休怪老头无情。”

风天荒说完后,便是离开了二人中央,留下林星辰尴尬的站在原地。

“呵,可笑。”姜尘与无良道士走过林星辰身旁,并没有任何惧怕后者的意思。

后者僵硬的立在原地,林星辰今天的脸是丢大了,以他的性格,出手必然取人性命,但今日出手,却连对方的毛都没伤到一根儿。

固然是有人相救,但他刚才已经见到了姜尘身后的异象,那异象犹如汪洋大海,即使没人救,他也没有一击必中的把握。

更何况,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中被风天荒拒绝,这让他异常尴尬,暗暗发誓日后一定要亲手斩了姜尘与风天荒。

但现在……他只能憋着口气,强忍难受。

“林公子莫要在意,风老也是为了大家好,我乌兰城修士本就应该和谐相处。”风月似是看出林星辰的难处,亲自起身,徐徐行至林星辰跟前,“还请林公子随我入座。”

见到对方给他台阶下,林星辰自然不会不领情,虽然脸上表情难看,但还是回到了座位。

姜尘与无良道士随便巡视一周,发现熟人不少,除却欧阳宇花剑痴等人外,还有上一次论道时的几位也悉数来此,另外还有数十位修士,此次盛会,可谓是空前盛大。

二人随便找了两个座位,便是在其余修士诧异的目光当中,自顾自的倒上一杯水酒喝下。

酒一进喉,姜尘就感觉仿若饮了琼汁玉液,醇馥幽郁,浓烈的灵气顺喉而下,醍醐灌顶,让人心灵透彻。

“好酒!”姜尘由衷感叹。

“嗯。”无良道士也连连点头。

“咯咯……”银铃般的笑声传出,风月秋水般的眼神看向四位修士,“今夜我乌兰城青年才俊尽数到此,风月在此谢过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