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莫嚣张无比,在他看来,前者肯定不敢参加,只要姜尘拒绝,那么就会落下笑柄,按照青龙小镇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姜尘以后见到林子莫,就必须绕道走。

如果姜尘答应,那林子莫就更高兴了,因为在招生比武上,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把姜尘给打死。

到时候就说是失手,相比另外两大家族和圣武堂也不会因为他打死了一个普通人而去追究责任。

“姜尘,你倒是答应啊,我告诉你,我林子莫想要弄你,比弄死蚂蚁还更简单。”

林子莫刺耳的话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中,人群中不时的发出一声叹息,都在对他的做法感到可耻。

但这一切,林廷龙却没有任何的阻止,虽然眉头微蹙,但却始终没有说一句话。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件事情,林廷龙是默许了。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赶紧说,小爷我还要回家吃饭。”林子莫非常纨绔,脸上洋洋自得,“不过要是不答应,哼哼……”

说着,林子莫冷笑的望向姜雨柔。

“你这个垃圾,别以为沉默就有用。”林子莫双眼闪烁着多多逼人的光芒。

一直沉默的姜尘不是没听到林子莫的话,但他却根本无法张口,他全身上下就像被看不见的生子给绑住了,连汗毛都无法动弹,体内仿佛在被烈火焚烧,肝胆欲裂。

如果姜尘能动,早就上去抽林子莫的耳巴子了,哪里会一声不吭?

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尘想要开口说话,更想林子莫打成狗,可奈何他根本无法迈动脚步,只能狠狠的瞪着林子莫,怒火中烧。

“瞪我?”林子莫张狂的说道,“瞪我有什么用,有脾气你过来动我啊!”

“啪!”

林子莫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突然响起,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

“我动你了,怎么的?”姜尘盯着林子莫,话音森冷。

不过姜尘的心里却是有些震撼,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来到林子莫身前的,只感觉一阵风吹过,然后他就见到了林子莫的脸。

接着,他情不自禁的扇了那张脸一耳光,因为那张脸实在是太讨厌了,如果有机会,姜尘还想再扇一耳光。

“你……”

“啪!”

姜尘一向是个想到就要做的人,他原本以为林子莫会立刻反击,没有机会,可实在是没想到林子莫居然会傻得还想说话。

姜尘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反手又是一巴掌扇过去,接着又扇回来。

“啪啪啪啪!”

姜尘速度飞快,几秒时间不到,啪啪之声不绝于耳,连续扇了林子莫六七耳光。

“大胆!”

林廷龙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在大庭广众,而且是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一个普通人连续扇了好几巴掌。

要知道林子莫长这么大,他也舍不得打,刚才打在林子莫的脸上的巴掌更像是抽在了他的心上,让他一时间有些发蒙。

等反应过来,林子莫的脸已经红了一大片,当下怒气滔天,举起巴掌就朝姜尘呼了过去。

“林廷龙,你敢!”

刘霸飞哪里肯让姜尘被打,在林廷龙动的刹那,他瞬间从闪电豹上消失,等他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已经站站了姜尘身前,拳头向林廷龙的巴掌迎了过去。

“碰!”

沉闷的响声从两人掌间传出,刘霸飞带着姜尘迅速退回原地。

“噗!”

停下来后,刘霸飞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前者却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见到两人打起来,四周围观的人全都一哄而散,跑到了更远的地方观看,现场只剩下了林家和刘霸飞,以及姜尘姜雨柔几人。

“刘霸飞,你今天必须给我个交代!”林廷龙气得胸膛起伏不定,“不然林某决不罢休!”

“交代你妹啊!”姜尘已经看出来了,刘霸飞是在舍命保他,这种时候自然不能示弱,“林廷龙,你个为老不尊的东西,你没看到是你儿子自己叫我去动他的,我要是不动,还说我没种,而且他还自己站着不动,让我打,你是眼瞎了,还是耳朵聋了?我没说我手疼,你还想让我给你个交代?你怎么不去吃大便!”

“姜尘,你!”林子莫听到姜尘的话,胸口一翻,差点没气出血来。

“你什么你,林子莫,你自己说说,是不是你叫我动你的,刚才那么多人在看着,要不要我去找几个人来对峙?”姜尘理直气壮的说道,“再说了,我打你的时候,谁叫你既不还手,也不闪开?”

“傻!逼!”姜尘朝他竖起中指。

“好,好!”林子莫气得直翻白眼,“你给我等着!”

身旁的护卫见到林子莫身子摇摇欲坠,赶紧把他扶住,生怕他倒下去。

“林廷龙!”这时候刘霸飞也缓过神来,“你也听到了,这件事不关姜尘的事,我告诉你,林廷龙,我虽然实力不如你,但我圣武堂真不怕你!”

“好你个伶牙利嘴的小子,你究竟敢不敢参加今年招生比武?”林廷龙听到姜尘说的话,知道他儿子林子莫已经弱了一等,今天这帐,肯定是酸不回来了。

虽然林廷龙不明白姜尘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他忍不住暗暗想到,难不成他林廷龙真的生了个傻!逼儿子?

如果刚才林子莫稍微狡辩几句,他林廷龙绝对会护短到底,可现在,圣武堂在这里,讲理讲不赢,只能就此罢休,把话题引到招生比武上去。

今天丢的脸,也许只能在招生比武上,才有机会找回来!

刘霸飞岂能不知道林廷龙打的如意算盘,但这件事,只能看姜尘自己决定,不过他倒是不希望姜尘参加。

毕竟林子莫从小修道,而姜尘如今已经十七岁,虽然他看出姜尘颇有资质,但如果想用半个月时间超过修行十几年的林子莫,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除非姜尘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哥哥,不要答应他。”姜雨柔虽然不知道林廷龙想做什么,但她却能够猜到不对劲,嘟着小嘴,特别紧张。

“不就一个招生比武么,我姜尘有何不敢参加!”姜尘此话一出,他自己都愣了,因为这话,并不是他想说的。

他的嘴,刚才似乎失控了!

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现在改口,已经来不及。

“好,哈哈,姜尘,你果然有种!”林子莫听到姜尘答应,气极反笑道,“到时候我定要把你踩死!”

林廷龙没说话,看了一眼姜尘几人,率先离开,林子莫自然也不愿意久留,带着几个护卫狼狈的跟在林廷龙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