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风流张家

结果可想而知,十几个人威风凛凛,像是讨债一样的赶来,最后灰头土脸,留下几万两银票,苦着脸离去。

“拜拜,欢迎下次再来。”姜尘手捏银票,冲一干弟子挥手。

“你等着,我们会回来的,下次我们让你加倍奉还!”被打得最惨那个放下狠话。

“随时欢迎。”姜尘恋恋不舍的道,“要不然回来再打一场。”

修士们听到这话,身子一愣,然后全部加快速度,屁颠屁颠儿的离开。

“五万四千八百两。”姜尘数着手中的银票感叹,“打劫果然是一份既有前途,又光明的职业。”

钱这种东西,姜尘从不会嫌弃太多,收好银票,姜尘期待的再次等着有人来找茬。

可惜,这次姜尘失望了,那群人像是被他揍怕了,居然没有回来。

无奈,姜尘只好收起那颗单纯只想打劫的心,跨出房门,准备找一处僻静的地方开始冲击丹元境界,为以后的打劫做好铺垫。

神风学院真的太大,比起上仙院不知大了多少,整个学院内仙气瑞腾,灵气氤氲,到处都是学院的弟子们修炼的场景。

整个学院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比起外界的腥风血雨,这里显得非常神圣。

这哪里是学院,分明就是享福的地方,姜尘心中感叹。

学院有山有水,初来乍到的姜尘并不熟,只能在学院里瞎溜达,不多时就找到一处树木和杂草丛生,而且没有人的小山。

“就这里了。”见到小山那么安静,姜尘有些奇怪,不过没有多想,直接一脚就踩了进去。

“啊!”

谁知,姜尘第一脚踩下去,脚底下忽然传出一声惊叫,姜尘下意识的倒退两步。

杂草丛里,一个光着上身的修士抬起身子,不爽的看向姜尘:“哪里来的小子,没见到本大爷在这里……那个啥啊?”

姜尘看着赤|裸着上半身的修士,还有修士腰上那双不属于他的玉手,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前世的大学里,有一座后山,山上是情侣们经常光临的地方,那里明面上被尊为爱情圣地,实际上却是学生们啪啪啪的地方。

万万没想到,堂堂神风学院,居然也有这种地方的存在,简直是有伤风化啊,嗯……啥时候我也来试试。

姜尘抱歉的看了眼那个修士,脑子里一边乱想,一边退走。

“饶了我的兴致,就这样就想走了?”

姜尘刚走出去没两步,那个弟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好衣服,站了起来,满眼不爽的看向他,在那弟子的旁边,站着一个长得水灵水灵的女弟子,她的脸上还有一抹没有消失的潮红。

“你想怎样?”姜尘收起笑容,他不想惹事,但却不怕事。

家族传人他都敢杀,还轮不到一个神风学院的弟子在他的面前指手画脚。

二人的动静有些大,丛林里一瞬间又有不少人冒出脑袋,看向两人。

不多时,草丛里面便是一对对男女走来,全部站到那个修士的身后,竟有五六十个之多。

“真是捅了马蜂窝。”姜尘心中嘀咕,眼前这一群人,如果真要是和他打起来,肯定会惊动学院里的那些老东西。

“我想怎样?”那修士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问我想怎样?”

姜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眼前的修士,无奈的叹口气,不紧不慢的摇头:“不知道……”

“你!”那修士气急,转身随便指出一个弟子道,“你,来告诉他我是谁。”

那个被他指的弟子勇气十足,站出来掷地有声的说道:“这是我们南域张家的少爷,张少风!”

姜尘眉头一皱,张家?张少风?究竟是什么鬼,他打听过南域的大家族,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家族的存在啊。

想了一会儿,姜尘实在是没想到是哪个家族,索性也懒得想了。

姜尘紧锁眉头的模样,张少风以为姜尘是怕了,冷哼一声说道:“现在知道怕了吧,还不赶紧跪下给爷和你奶奶磕头。”

他说完话,他身旁那水灵水灵的女弟子似乎觉得他特高大威猛,捏着拳头轻轻的在他胸膛上锤了两下,锤得张少风春心荡漾。

“脑子有病。”姜尘扫了两个白痴一眼,不可救药得摇摇头,然后径直转身离去。

“好啊,小子,你居然不怕本少爷!”张少风见姜尘无视他,顿时怒从心生,身后陡然出现一个风尘绝世的女人,朝姜尘扑过去。

“张家的异象!”他一出手,立刻有人惊呼。

“果然是个女人,没想到传言是真的!”

“啧啧,不愧是风流张家……”

“神风学院内,能打过他的人,不超过二十个,那个修士怕是要惨了。”

“……”

感受到身后强大的灵气涌来,纵然是姜尘也不由得提起精神。

狮子搏兔尚使全力,他绝不会轻视任何一个对手。

刚一转身,姜尘就见到一个美得不像话得女人,穿着露骨得衣服,风尘妖娆得向她扑过来。

那女人的姿色实在是太美了,不论从身材还是相貌,竟比雅萱也略胜一筹。

如果换做一般人,见到这么个女人,肯定没打就会直接晕过去。

但姜尘道心坚固,别说穿得露骨,就算是脱光了,没兴趣的他也提不起丝毫兴趣。

方天神戟,混沌异象同时出现,姜尘如同神魔,一脚便是将那女人踏碎。

顷刻间,战局扭转,张少风被卷入异象,方天神戟放在他脖子的位置,随时可以要他的命。

张少风后悔了,神风学院那些天之骄子他都知道是谁,今天眼前的少年踩了他一脚,他见到是一个陌生的修士,所以才敢站出来,顶着张家的面子给自己长脸。

可他没料到对手竟是如此凶猛,后发先至,顷刻间就将他逼入死境。

神风学院内,能在他先出手,而且把兵器放到他脖子上的,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人。

“我真是眼瞎。”张少风心里苦笑,不过既然已经落入对方手中,以他的性格,肯定是不会求饶的。

“没想到神风学院内这么厉害的人我居然不认识。”张少风怅然一笑,“既然被你制住了,要杀要剐随你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