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非战之罪

受伤甚重的毕再遇回到泗州,殿帅郭倪已经集合了诸将在临时府邸等着他了,一见他就激动地站起道:“德卿(毕再遇的字),你可回来了。来来来,快给我们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只有三万人回来?”

毕再遇轻轻推开搀扶他的部将许俊,单膝跪地,垂头哽咽道:“大帅,末将无能,有个金将精通兵法,以疲敌计拖跨我军,末将屡次反击,都被他识破,实是末将不敌此人,末将听凭大帅处罚。”心下是又气又恨:那个金将实在太擅长攻心了,他的本部也就三千人,虽然精锐,可他们也是人啊,我们还有五万多人,却被他们的战力和残忍吓破了胆,一个劲地逃跑,就是不敢返身一战,这仗败的,太窝囊了。

许俊立即气愤地为自己的主将辩解道:“大帅,不是这样的,实在是那个金将太卑鄙了!我们是在灵壁城外碰到他的,一开始毕将军在虹县遇到郭副都统他们,他们败了,将军就让他们先退,由我部断后。将军带着我们赶到灵壁,陈统制驻扎在凤凰山,他要退兵,于是毕将军就带我们埋伏在灵壁北门里,在金国追兵来时突然出击,将军阵斩敌将,敌军胆寒,我们四百八十骑杀得他们五千骑落花流水,追出了三十里!”想到当时的威风煞气,不禁眉飞色舞,可惜,之后就如同噩梦,“本来形势一片大好,可是,可是又来了一批追兵,我们是断后部队嘛,不能撤,只能打,于是我们就冲上去了。那个金将,非常卑鄙,非常无耻,简直不是人,他把重骑放在前面,我们都以为是重骑兵来了。我都知道对付人马都披甲的重骑兵,弓箭无大用,得用劲弩先远远地打击,近后则人海困住他们,让他们冲不起来,那就任人宰杀了。我们人少,本来又是当先锋去奇袭徐州的,都是轻装,根本没带神臂弓,先前一战,箭也剩不了几根了,于是,毕将军就命令我们集中全力从侧面冲击,打算擒贼先擒王。重骑兵冲锋时是不好改变方向的,将军的安排根本没错,可是,谁知他们前三排一俯下,后面都是轻骑,都拿着弓箭,一下就射死我们一大半人。那些兄弟们死得太冤枉了,我们当时都拿着骑枪准备对付重骑兵呢,根本没准备弓箭,我们一箭没放呀。而后就是短兵相接,那些重骑兵仗着盔甲好,横冲直撞的,那些轻骑兵又都骑术精良,还很善骑射,不断放冷箭,那个金将武艺也不差,将军拿不下他,我们死得就剩三十七个了,只好撤……”说到这里,不禁落泪:那么多兄弟,就这么白白地死在那个卑鄙小人手里了。

郭倪和其他宋将们听得倒抽一口冷气:真是坏透了。

郭倪气得拍案而起,“你说的不错,金人果然卑鄙!不敢公平决战,就知道耍弄阴谋诡计!后来呢?”

许俊续道:“后来我们赶上陈统制,他分兵给毕将军断后,我们在虹县阻敌,败后又撤,毕将军设了好几次计策,那个可恶的金将就是不上当,一直追我们,硬是追上了郭副都统的大军。他们只射死落后的士卒,还砍下人头挂在马上,大家都拼命往前赶,自相践踏,一直跑,一直跑,累得实在动不了,就有很多人就这么停下,投降了。”

这样啊,那就是那只金军几乎没有损失,就俘虏了我们至少两万人?郭倪颓然坐下:这可怎么写战报啊?

许俊道:“大帅,这次实在怪不得毕将军,您原先拨给将军的就是四百八十骑,要对付八千金军,兵圣复生也没办法的,后来,就陈统制拨了一点点兵力给将军断后,别的,都不肯听将军说话,就顾着逃命,这个,非战之罪。反正金兵也快要来了,谁要是觉得毕将军战败有罪,大可自己去对付金兵。”

毕再遇喝道:“许俊,不得胡言!”

许俊轻声埋怨:“将军!才高遭嫉啊,必须现在就把话挑明,免得日后有人拿此事攻击您,您也看到了,其他人根本就是懦夫,可他们有背景有势力,我是怕他们拿您做替罪羊,把败战的责任都推给您。”

一干宋将闻言都低下了头,心里念叨:老天保佑,大帅千万别点我去对付金兵。死道友莫死贫道,还是让毕老儿去吧,捡到泗州这软柿子就到手个刺史之位,运气这么好,虽说推辞未受,但既然这次来的金兵甚锐,左骁卫将军,你不去谁去?

郭倪扫了眼诸将,明白他们已胆怯了,而倬弟,唉,实在是不该,怎么能抓了田俊迈送给金军呢?败得这么惨,怕朝廷问罪,装伤去了,现在还真是无人可用了呢,烦。郭倪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只得道:“德卿,李、郭、陈都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我见你也受了伤,伤势如何,可能再战?”

毕再遇道:“谢大帅关心,末将无妨,当披甲再战,与那金将一较高下!”

郭倪抚须道:“好,好!诸军已归,尚有四万余,而今,尽付于汝!”

毕再遇一跃而起,慨然拱手,“末将领命!”话音刚落,只觉胸口一阵剧痛,知是被一金将射中的箭创复裂,他毕竟已近花甲之年,筋骨不及年轻人,实在忍耐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白须染血,触目惊心。郭倪吓得亲自下阶扶起爱将,“德卿,德卿!你怎么样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叫大夫来!”

毕再遇抓住郭倪的手,勉强开口,“大帅,骑兵利在机动,轻骑追敌,例带三日干粮,当,当坚守此,此……”话未说完,人已昏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