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江湖豪客

我在路上就听到消息,二月戊辰(二十二日),仆散揆薨于军中,现在是左丞相完颜宗浩行省事于汴京。仆散揆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我请你举荐我的,你做了吗?

助吴曦迅速掌控全蜀的可是明教,和我无关。幸好当年是襄大人派的使者,皇上不管细务,他知道明教接受我们派人监督,却不知道明教的衣教主私底下还给了个“琅環明王”的名义。据我们旁敲侧击打探到的,衣教主真是谨慎,明教一直对抗官府,所以他都没敢跟属下提他和女真人建立的金国结盟的事,他说的是他派了“琅環明王”打入金国,所以能从金国得到支持,那么,“琅環明王”完全可以去掌控明教。

幸好去年(1206年,金泰和六年,宋开禧二年)六月乙卯,金国“初置急递铺,腰铃转递,日行三百里,非军期、河防不许起马”,我带了四个侍卫先行,拿着匡大人的令牌,利用急递铺一路换马,三月初七就回到中都。

不及回府,我风尘仆仆地就先去皇上那里打底了,委委屈屈地告诉皇上:我为国负伤了,纥石烈执中他们还妒忌我,排挤我,虽然他们不知道我是皇孙,那也是妒贤嫉能、压制后辈,仆散大人说我资历太低,要我低头,我才不呢,所以没战打时我就去纲大人那玩了,养伤兼散心,我给仆散大人写了信的,我不是临阵脱逃。我看到我们扶植的蜀王了,嘿,志大才疏,很好用的傀儡,宋国竟然派人行刺他,真是……唉,天朝上国,当用堂堂之阵、正正之兵,像我们这样才对嘛,怎么可以指望阴谋诡计呢?不过经此一劫,蜀王和赵宋彻底决裂,乖了许多呢。至于纥石烈执中告我不打楚州,真是恶人先告状。“保存实力”?我是要当都元帅的,金军都会是我的属下,不单是虎豹骑,哪部有损失我都心痛。真实原因,我能号称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凭什么?就凭我的谨慎!除非必胜,否则我绝不开战,而毕再遇防守的坚城楚州显然不符合我的条件。

皇上对我的自私好名、不顾大局已有充足的心理准备,敲了我一个爆栗,这事就算揭过去了,转而问起宋、蜀形势。他问得很细,我又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讲我在宋国、兴州的所见所闻和对金宋战事的看法,还有极言吴曦割让的关外四州贫瘠,要之无用,还得派许多兵力去驻守,头几年为了收买人心我们肯定得减税免税,这样当地能收到的赋税还不够养兵呢,至于几年以后,吴曦若是败亡,宋国必然重夺四州,吴曦如果站稳了,也会后悔割地,那儿的战事就根本停不了,这不是牵制我们的兵力吗?

申时,李元妃来了,娇声说皇上太不体谅人,赵王夫妇应该等我都等得心焦了,皇上一笑,这才让我告退。李元妃还神秘兮兮地说皇上对我的赏赐已经送去王府了,是她亲自挑选的,我一定喜欢。

疑惑地回到赵王府,赵王不在,我先沐浴更衣,再找来长史吴郦问蒙古的事。太可惜了,赵王还是没能除了铁木真,大致经过和《射雕英雄传》上写的一样,是因为郭靖通风报信。欧阳恪那小子,不知跟谁学的,变得好坏,他好歹也能算五流好手了,居然看着没用的黄河四鬼出丑露乖,也不说亲自出手,去刺杀铁木真,他一直就待在赵王身边,做出一副忠心耿耿保护主上的样子来,搞得我还没法责怪他。等他回来,哼,要是没能和郭靖黄蓉结交,两罪并罚。

都史死了,桑昆、王罕逃了,克烈部算完了,现在草原上不服铁木真的大部落就剩信奉回教的乃蛮部了,首领塔阳罕不是铁木真的对手啊,烦人。哎,都史给我的信上好像提过,塔阳罕很爱他那又美艳又“大度”的妻子古儿八速,日日莺歌燕舞,都史就发愁他要娶的华筝没古儿八速那么好的气度,不会为他寻美人、排歌舞,当然现在他的烦恼解决了。我派人去吧,乃蛮部势力强于铁木真,就算最后败亡,也得给我拼掉铁木真一半的嫡系部下。

派谁好呢?我手下没有吃白饭的,人人有事做,嗯,就伊鹏程吧,因为他兵法平平。用人,“如养鹰耳,狐兔未息,不敢先饱,饥则为用,饱则飏去。”另有成语养虎遗患。所以,我不可能放良将谋士去草原的,因为凭他们的手段能轻易鸠占鹊巢,成为草原新霸主。已经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权了,谁会自损实力,让属下送死,只为回我手下当个将领?至少我教出来的部下不会这么自虐。

有个好消息,就是瑶里孛迭派的一只精锐小队伍救下了札木合,他现在收拢了败兵和王罕的残余势力,联合其他怕被铁木真吞并的小部落的首领,拼凑了一支五千人的队伍,在东北路招讨司的暗中援助下当马贼,和铁木真在大草原上捉迷藏。

就这样吧,铁木真要是轻而易举就能干掉的,他早死了十八回了,我要亲自施行一个完美的计划,一个囊括了金、宋、西夏、蒙古、蜀、大理、西辽、吐蕃的庞大计划。

再去看梅超风。不错不错,在我的长期熏陶下,她总算有点长进,在崖顶问“丘处机”中都长春观里服侍他的道童叫什么,拆穿了马钰和江南六怪一起假冒全真七子的诡计,跟他们大战了一场,除掉了南希仁,自己也受了重伤。我详细询问经过,确定马钰没有发现梅超风得了全真教的内功心法。我很好心地请了太医给她治这身到现在也不见好转的伤势,梅超风还要再出去找五怪报杀夫之仇呢,很想快点好,乖乖地喝了药。她会睡上一整天,伤势能好个七七八八,这段时间,足够我抄录《九阴真经下册》了,得来全不费功夫。

收拾好回我的院子,我看到李元妃所谓的赏赐了,居然是两个姬人,身材脸型眉目还怪像她的。

气死我了,什么意思,我很正常的!赵王也绝对是循规蹈矩,遵循礼仪的。虽然很久很久以前,我说过宁可她是我妈妈之类的话,可那是跟包氏比较而言,两利相较取其重,包氏只会骂我,她则经常夸我聪明,我不是说她那样能做几首歪诗就能般配我的父王。这位千娇百媚的李元妃美则美矣,却没有母仪天下的风范,我也说不清楚,就是一种感觉啦,反正论起端庄贤淑,她不及三伯母,更别提她是皇上有品秩的妃子。为了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开路,真是不择手段啊,这个女人不能留了,李师儿,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我立刻就把这两人轰出去了,就算“君王赐,不可辞”,王府这么大,随她们在哪,总之不可以待在我的院子里,我房里很多宝贝的。

那么多侍卫全是摆设吗,居然让乱七八糟的人进我的院子,我发了一通脾气,突然注意到,包氏一向不管事,搞得府里挺乱的,丫鬟全都是二十出头了,这怎么行呢,我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嘛。虽然多少年都是这样子,我从没说过什么,可是本皇孙现在心情不好,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把管内院的绿漪叫来狠狠骂了一顿,又召了简管家来,命他去买批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来,先在别庄教她们规矩,准备下个月替换府上那些老丫鬟。

赵王重金聘请的江湖高手——长白山参仙梁子翁、西藏密宗的大手印灵智上人、千手人屠彭连虎、鬼门龙王沙通天及其师弟候通海、西域白驼山少主欧阳克都到了。虽然金大师写得神乎其神的武穆遗书——《破金要诀》对我没用,不是有本兵书就能打胜仗的,岳飞就说:“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岳飞死了六十多年了(岳飞卒于南宋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癸巳),公历是1142.1.27),他当年所著的兵书,针对金国的种种军事策略,现在已经完全无用,就剩著名忠臣手迹的收藏价值了。赵王是太崇拜他,到了迷信的地步,才会异想天开,好像弄到武穆遗书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不好打击他,南宋有岳飞其人又怎样?杀了岳飞,继续文恬武嬉,腐朽下去。我们得到岳飞的兵法心得又能怎样?岳飞只是武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管仲、申不害那样通权术的变法人才。我是没打算去拿武穆遗书,也不需要这些人的那点武功,不过,我讨厌游离力量,人才,要么为我所用,要么死,侠以武犯禁,去年,江南的江湖人就给我添了大麻烦,我定了个一年计划,准备好好清理下武林,我需要这些人的身份地位名气人脉,因此还是任由赵王去请人。

赵王此刻不在,就是领他们游览中都去了,以尽地主之谊,晚上回府再开宴席,我这个刚游学回来的小王爷也出席了。

席上上了一道蛇羹,梁子翁一闻到熟悉的药味,脸色就变了,告罪一声就匆匆回房。

蛇篓倾倒,童子昏倒在一旁,那条殷红如血的大蛇已经不见了。

梁子翁大惊失色,立即救醒童子。童子只知道自己滑了一跤,就摔晕了:蛇篓?也许是摔倒时碰翻了吧。

梁子翁又赶回席上,压下怒气,问赵王:“王爷,老夫养的一条蛇不见了,这席上又有蛇,老夫想问问厨子。”

赵王愕然,其他人都茫然,就是欧阳克哼了一声,我也露出茫然之色。郭靖就练了两年全真教的内功,欧阳克练家传内功二十多年,而且西毒一派的内功前期进境比全真教的要快得多,就算郭靖运气好得没得说,半年里先后学得降龙十八掌、空明拳、九阴真经,他内力也不可能一下翻了十倍,上桃花岛求亲时就能胜过欧阳克了,可见全是梁子翁这条养了二十年的药蛇的功劳。欧阳克受一流高手欧阳锋的严格教导,他现在的内力肯定比从前天山童姥那四个剑婢四十岁时强,这么推算,我很快就可以看天山折梅手的秘笈了,欧阳恪那小子都起始练了,我要赶上他。

我应该把养蛇的方子都弄来,天上神仙府,人间帝王家,一百条药蛇本皇孙都养得起。嘻,可以撺掇皇上养,我知道他的内库里有钱,吸一次蛇血就能有二十年内力呢,而内力深厚可是能驻颜不老、大振雄风的哦,梁子翁白发红颜就是活标本,皇上一定会大方一把,至于那二十年的养殖期,也不算长,我能用上就好。

片刻,御厨丁铭来到,他的解释更简单,“园子里不知从哪窜出条蛇,惊吓了王妃怎么办,侍卫就把它打死了,看蛇有那么大,就送到厨房来打算打牙祭,被总管看到,就用在晚宴上了。这蛇羹没问题吧?你问蛇血?一股子怪味,哪能入贵人之口呢,倒进阴沟了,冲了七桶水才洗刷了怪味。”

梁子翁伤痛欲绝,忍不住老泪纵横:为什么每次都功亏一篑?难道长生不老真是逆天之举?

赵王安慰了几句,我羡慕地道:“梁老,你那条是药蛇呗,干什么用的?是驻颜不老么?能不能给我配一份?需要什么药材,你开出单子来,我去太医院拿。”

梁子翁勉强笑了一下,比哭还难看,心中悲苦无以言诉:药材不愁了,可我还有第二个二十年来养蛇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