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看相

在那遥远的天空处,有着一幅游子回乡的画面浮现,众人都是极为惊讶的这般一幕,这种往年难得一见的场景,在短短的两天内,他们竟然有幸看到了三次,而这一切的源头,全部都是那战台上颇有清瘦的少年。

在这个少年笔下,诗文篇篇成天下,仿佛成了传奇的缔造者...

封天看着这般一幕,也是感到一阵颇为的讶然,不过很快便是释然,这首他前世的马致远著名的小曲《秋思》,如诗如画,余韵无穷,短短二十八个字勾画出一幅羁旅荒郊图。这支曲以断肠人触景生情组成的小曲,意蕴深远,结构精巧,平仄起伏,顿挫有致,音韵铿锵,直贯灵心。其四射的艺术魅力,倾倒古今多少文士雅客,骚人才子。曲中意味,既“深得唐人绝句妙景”,又兼具宋词清隽疏朗之自然,历来被推崇为描写自然的佳作,堪称“秋思之祖”,因此能够取得这般效果想来也在情理之中。

“诗成传天下,天道赐福,传诵天下!”

那礼台上上青衣老者开口时,语气都是流露出一抹古怪的意味,他不自觉偏过头看了那战台上的身影一眼,仿佛是要将后者看透一般...

咻!

话音落下,一道极为精纯的灵力瞬间向封天暴射而来,对于这般状况,后者自然算得上是轻车熟路,双眼中陡然射出两道精光,而后盘膝在地,五心向天,心神牵引着那精纯的灵力,运转起了功决,对于这种机缘,封天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

而众人也是极为艳羡的看着这般一幕,不过旋即他们又都是感到颇为的无奈,除了那个纨绔公子,谁还会是有这个才情?

而随着封天今天第三首传天下的诗词出现,那原本众人心中的怀疑也随之抛在了脑外,开玩笑,恐怕就算是周大儒也没有这般能力,在短短时间内作出三首传天下的诗词,因此原本猜测那个纨绔公子作弊的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公子,这封大少跟传言中的真是有很大的差别呢!”在观众区域的一处,身穿绿色长裙的秀美少女眨了眨眼睛,感叹了一声。

“这人,倒是的确有意思...不过这样,也越来越有趣了...”一旁身穿白色长袍的英气少女微微点头,那美眸中也流露出一抹颇为感兴趣的神色,没想到此行出来,倒是遇到了这般有趣的事情…

而这般状况出来,黄**限内的众多参赛者都是脸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他们口中的纨绔子弟,在昨日就是搞出了五首镇国诗,两篇传天下的诗词,直接将他们压的没脾气,抬不起头来,没想到今日,比赛刚刚开始,那个纨绔公子就是又作出一首传天下的诗词,他们不禁暗自问自己一句,到底谁才是纨绔?如今的纨绔都是有这般才情了么...

那这纨绔的门槛,也太高了些吧...

而在观众中的黄依依、欧阳芷若与身后的一群纨绔子弟,脸上则是洋溢着自豪的神色,什么时候,他们纨绔也可以这般趾高气扬的站在这里了?那道身影,俨然如今已经成了纨绔界中的一个传奇…

比赛还在继续,而封天的体内却是极为的不平静,一股股精纯的灵力,犹如一缕缕泉水般涌动,令得他原本体内的青色灵力,也瞬间沸腾而开。

嗡嗡!

这种天地间的灵力,奔腾在体内,犹如一匹匹脱缰的烈马般飞驰,爆发出一声声细微的嗡鸣声,封天眉头一皱,旋即心神一动,牵引着这股灵力,慢慢向他的四肢百骸涌动而去。

他通天二境的修为早已经借助这外力巩固下来,现在的他的目标是下一个境界,若是平常他自然是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只能依靠着灵元丹老老实实修炼,不过如今有诗武会灵力灌体这个契机,倒是有很大的机会,达到这个目标。

嗤!

那一股股灵力在封天体内游走,而在这般运转下,泥宫丸处的灵力也犹如泉水般慢慢汇集起来,而后又向五脏六腑中凝聚开来。

而场上的比赛还在继续进行,但众人看得都是颇有些索然无味,就算是偶尔作出两三首鸣州之诗,场地上的观众也仅仅感到眼前一亮,没有了往日中的那般惊讶,那前面一首传天下的诗词,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峰压在众人心间,令得众多参赛者感到极为的苦闷与无奈。

呼!

这般时间持续了很久,那涌动而来的灵力,也慢慢停了下来,封天轻轻呼出一口气,缓慢的睁开了双眼,在那眼底深处,有着一抹精光飞掠而过,感受到体内澎湃的灵力,令得封天也是涌上一抹欣喜,在这般契机下,只差一点点就是可以突破到下一个境界,到时候,该是到了利剑出鞘的时候了…

封天微微偏头,漆黑的双眼深深看了那场地上身穿金袍的王阳一眼,他本来就不是大度之人,等他突破了,倒是要看一看后者到底是有多少本事!

这几天封天的修为可以称得上是突飞猛进,阴阳一道突破二品,灵力修为也即将要突破通灵三境,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至少那昨晚中的冷锋,除去那一身诡异的身法,现在的他也是能够正面击败,等他灵力突破,按他的估计也是能够与归真境初期的天骄拼上一拼,当然,究竟最后能否抗衡封天自己也是没有丝毫的把握...

“封大少,修炼完了?”

看着封天站起身来,庞胖子跑上来,围着封天转了几圈,嘿嘿笑道:“啧啧,封大少若不是我们熟悉你,我们都是不敢认了呢!这家伙,诗词篇篇传天下,你这是不给别人留条活路啊...”

一旁的吕通达与侯胜也是围了上来,笑看着这般一幕。

封天翻了个白眼,不过当看到庞胖子的额头处时,双眼却是一凝,“胖子你停一下,我给你看看相!”

“看相?”

庞胖子三人都是极为古怪的看着封天,“你是说集市小摊上的算命?你也信这个?”

封天没有理会,索性开口道:“你最近是不是感到修为进步缓慢,腰酸背痛,经常还感到头晕眼花,吃饭没有食欲?”

“呃...”

庞胖子瞪大了一双眼睛,不可思议道:“我说封大少,你真是神了!你怎么知道?”

“嘁!”

封天不屑得撇了一眼,伸出手指着天空,“常言道,天机不可泄露,你没听说过啊…”

“我看相的技术怎么能和那种小摊的相提并论,知道以前别人都叫我什么吗?封半仙懂么…”面对这几个兄弟,封天也是兴致一起,开玩笑道。

闻言,旁边几人都是撇了撇嘴,不过庞胖子却是满脸堆笑的凑上前来,谄笑道:“封大少,那我这....”

近处的黄依依与欧阳芷若两个小妮子,看到热闹也是满脸兴奋的跑了过来,颇为好奇的看着这一幕。

“你这是阴阳不调导致的...”看着庞胖子与旁边几人都是满脸疑惑的样子,封天叹了口气,而后慢慢开口道:

“换句话说,胖子,你这是肾亏,以后少去妓院多读书,多吃人参少打炮...”

哐蹚!

话音落下,几人脚下都是一趔趄,周围顿时寂静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