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留点神秘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尘哥,你看我们这打扮怎样?”王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打着领带,蹭亮的皮鞋,超酷的发型喷了不知道多少液体,外带一副黝黑的墨镜!

这小子,居然一本正经望着吴尘,问道。

“果然有型!只是我奇怪的是,你这么黑的镜片,能看清路不?”吴尘拿手在王乐的面前晃了晃,身后的三贱客笑的直不起腰来。

“也是,墨镜太酷了!改!笑什么笑,你们不也差不多!你们给尘哥准备的风衣呢?”王乐瞪了身后的几人一眼,这几个没心没肺的兄弟,点子不都是大家一起出的吗?

“风衣,什么风衣?”吴尘莫名其妙的望着四贱客。

只见王池从一个大袋子里拿出了一件黑色风衣来,递给吴尘,边说:“尘哥,你试试?”

“我靠,难得你们有心啊!莫非你们想我学习发哥?那还得搞一支大雪茄过来吧?哈哈哈......”吴尘接过衣服,往身上一披。

还真甭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穿上这身衣服,威风了不少。颇有点大家风范,至少看上去是社会“大家伙”、“大哥大”的打扮。而且这几个小子选择的衣服不大不小,很合身。

周围围观的四贱客很有成就的起着吆喝:“尘哥威武!”

“好,做的好!这身衣服给我那兄弟,正合身!他和我的身材差不多!谢谢兄弟们,干好了,到时候都有奖!”吴尘想了想,点点头。很感激地拍了拍王池的肩膀表示感谢。

“哦,好耶!”王鹤也很兴奋,只是立马反应了过来,好奇地问道:“不是大哥你亲自上场啊?是你的亲兄弟?”

“是我青梅竹马的兄弟,只可惜不是女的,不然只怕早就娶了他了!呵呵,过两天,他就过来了!”

“真的?那我们就专门保护他?是吧?”王望也很好奇地问道。

“呵呵,算是吧!同时也是给他撑门面,人多的话,在气势上压倒他们!吓破他们的胆!”吴尘勉强笑了笑,明知道自己这边的可不是专业混社会的!假如不给他们长点志气,估计吓破胆的是自己这边的人。

至于,不告诉四贱客其实自己的兄弟身手比自己差不到哪去,也算是留点神秘、留点悬念吧。

“这几日,你们小心一点,出校门别和陌生人接触,对方肯定也摸不清我们的手段和底牌!我们要的就是出其不意!到时候给敌人致命一击,让他们没有翻身之日!记住,能不能成功,就看我们的了!”吴尘正色的警告四贱客。

“是,老大!”就连王池都称呼吴尘老大。

而就在吴尘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些不甘于平庸之人也蠢蠢欲动。卷发男坐在自己的暗室里,一边吞云吐雾地吸着烟,一边和自己的姐夫讨论着:“姐夫,你认为这个吴尘会有什么底牌?”

“这个小子真看不懂他!据我们调查,他的父亲现在已经在监狱,所谓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估计也没有什么可显摆的了!只是他父亲人脉关系比较好,所不定会托付给什么人照顾他也不一定!”一个中年人也抽着烟,慎重的点点头。在他内心里,越来越觉得这个吴尘非等闲之人。

“就是,一次次坏我好事!这一次绝不能让他得逞!”卷发男想起了之前的一幕幕,对吴尘那是恨不得剥皮抽筋,恨不得吃了吴尘。

“他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前几日那么好的机会,不也没有搞定他吗?这小子,真有一手!”

“那纯属意外!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女妖精!这小子艳福不浅,和美女约会居然还有另一个绝色保镖在旁边保护!真他妈的邪了门了!”想起胸有成竹的围攻,最后却杀出一个厉害无匹的娘们,还被他们联手打得落荒而逃,卷发男气愤异常,一拳打在墙壁上。

“我也调查了,那是一个相当厉害的留学生!可能你们蒙面尾随恰好被她看见了,所以阴差阳错打了个措手不及!她跟那个吴尘估计也没什么交集!以后万事小心,最近这学校怎么专门出现一批小妖怪,一个个这么厉害!很不正常啊!”

“姐夫的意思是......这些人可能是专门冲咱们而来?”

“暂时也搞不清!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只是我看这一次,他吴尘怎么掀起风浪?希望这一次,借刘步青的手除去这个祸患,那就好了!”

“是啊,所以这些天,我专门派人盯着吴尘,只要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者异常的人和他接触,我就立即告知刘步青!还有,我们安插的棋子,暂时也没有给我们什么重要的信息。只是说有一个和吴尘玩的很好的兄弟会代替他上赌场?这个可得好好调查一下!嘿嘿,什么人物,来一个灭一个!”卷发男阴险的笑了笑,狠狠的在烟灰缸里掐灭烟头,仿佛掐灭的就是吴尘的脖子一样。

“好,这需要时间,只有两天了!咱们得抓紧!假如刘步青一不小心翻了船,我们这么多年的合作,说不定会供出我们来!那就麻烦了!”

“没事,姐夫!他只和我合作,并不知道你的存在!这个我还是做的非常好的,不是吗?”卷发男拍了拍姐夫的肩膀,又点燃一支烟。

“是啊!还有,小顺子,很多事还是少跟你姐姐说,她毕竟是女人,胆子小,考虑的问题多,最近有点心慈手软了!”

“我明白!妇人之仁!不过他还是为我们好,为我们担心,她不知道我们已经回不了头了!”卷发男点点头,想起自己的姐姐喉咙都有点梗塞,是自己将姐姐和姐夫拉上了这艘没有退路的船,只是希望早日上岸就好!想了想,他继续说道:“趁着吴尘自顾不暇的时候,我们也抓紧机会,看能不能趁机搞定那个刘忆彤,然后我们也趁机逃走吧!”

“好,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帮你!”中年男子下定了决心回答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