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天上下的全是……

东方这次真的生气了,仪琳可是她的亲妹妹,林阆钊如此设计针对仪琳,着实让她有些恼火。三天前的窃贼,三天之后的混混,还有最后一天的ji女,东方完全想不到林阆钊对用这种连她自己都感觉残忍的方法来设计仪琳。

没错,林阆钊的计划完全出自于某暴露年龄系列神剧某游记后传,那种一个动作打十遍,开头结尾重复播,两场打戏剪一集的后现代玄幻武大风格,实在是令林阆钊记忆犹新。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里面的剧情很实用不是么,稍稍改动一下,便能让仪琳坠入魔道。

阿溜之后自然就轮到阿刀上场了,不过林阆钊的设计却不同于原剧,如果说阿溜的出场是为了让仪琳人情人心的反复无常,那么阿刀的出场则是为了让仪琳认清江湖规则的悲哀。

一个有些武力的混混,在面对普通人的时候自然耀武扬威,更何况在林阆钊的设计之下这个混混愈发肆无忌惮,目的只是为了引仪琳看不下去前来阻止。这一出戏不需要动手,只需要听仪琳讲道理,等她讲完道理,便会自动跳转下一幕剧情。

混混首领自然是要出场的,只是他的出场自然伴随着恩怨与生死,于是仪琳不经意观看到了一出被自己劝回正道的好人不同意首领继续作恶而被无情杀害的江湖恩怨剧,没有演员,真人出境,动作不需要设计,所以死了人也不需要赔偿。

亲自导演这一幕的神卫满意的对林阆钊伸出大拇指:“你比我狠,我服了!”随即看向一旁失魂落魄的仪琳,对于一个心怀善念的人来说,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神卫能体会仪琳此刻内心的崩溃,就如同他第一次看到林阆钊计划的时候一样。

然而这并不是一切的终结,仪琳走后,所谓的混混首领连同手下的小混混依旧难逃一死,只是江湖传言并不是这样。

三天后,江湖又多了一条传言,一条关于仪琳的传言。

江湖传言,恒山弟子仪琳,路遇当地富商公子,一言不合便出手,连同富家公子在内的小人小厮共十五人,皆尽身死!

当然,这么简单的事情又如何能让仪琳堕入魔道呢,最终要的一环可是还没出场呢。

五天后,仪琳遇到了一个出逃的ji女,在听完女子悲惨的人生经历之后,仪琳决定带女子上路。可惜的是,一觉醒来,仪琳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关押着好多女子的房间,在三打听之后才知道昨天的女子哪是出逃的ji女,而是这家青楼的老板,昨晚放蒙汗药让她们三个人全都睡了过去,于是一大早她才能出现在这里。

至于东方和林平之,有个知情的女子想了半天终于道:“跟你一起的红衣女子因为打斗中不小心掉下悬崖,那名男子也死于非命……”

是夜,仪琳一个人被关在青楼的房间之中,知道后半夜才看两个醉醺醺的大汉推门而入。

第二天,人们发现这座青楼之中的人竟然死光了,一个都不剩,而且全都死于恒山剑法。一众尸体之中,有两个大汉死相最为难看。

一切,只因为林阆钊在仪琳坐着的床下放了一把剑,以及满屋子的熏香都是迷药的解药,而这次青楼之中的人也不是林阆钊找来的托,全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半个月后,东方终于带着一路一言不发的仪琳上了黑木崖,只是此刻的仪琳哪还有半分出家人的样子,满身酒气与油污,失魂落魄眼神冰冷,东方看不下去便出手点了仪琳的昏睡穴,这才让仪琳又了片刻的休息。

第二天起来,东方去找仪琳准备叫她吃饭,却只见洗完澡完了衣服的仪琳安安静静的跪在后山前的一片空地,一言不发,眼神中满是恨意与杀意,而在她眼前,赫然便是林阆钊三个字。

东方自然担忧,至于林平之,东方倒也没有忘记,上山之后就将林平之交给神卫,然后给他一把重剑一门阳炎内功以及同样的百家剑法,然而扔到后山瀑布之下的水潭练剑去了。

这样的日子竟然出奇的安静下来,仪琳每天的日常便是跪在后山,林平之茫然的练剑练内功,东方除了处理教务便担心的跟在仪琳身后,似乎完全忽略了林阆钊几乎完全消失一般,而且一消失便是一个月。

不过这一个月的时间,江湖中却并不如黑木崖这样平静,五岳大会的结果终于浮出水面,莫大依旧败给了岳灵珊,同样念旧情的令狐冲自然也没的说,注定输给岳不群的算计。至于最悲哀的恐怕还是左冷禅了,想方设法凑齐五岳剑派举办五岳大会准备一统五岳剑派,谁知半路杀出一个自宫练剑的岳不群,不但黄粱美梦都成空,就连自己都丢了性命。

岳不群成了五岳盟主!

可是这并不是最令江湖中人注意的,小公子突兀出现,剑斩青海一枭,智逼方正大师,随即再次出手击杀万里独行田伯光,一手剑术出神入化,被江湖中传的沸沸扬扬,甚至隐隐有压下岳不群出任五岳盟主的气势。

白衣赤足,一剑轻血。江湖中人本来就将林阆钊的剑术传的天下独有一般,更何况有方正坦言的那句七分邪气,顿时让小公子在江湖中风头无两。只是羡慕的同时,江湖中人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位亦正亦邪的小公子可是跟着魔教教主东方不败上山的,而小公子竟然称胡东方不败为姐姐。

正道中人顿时有些想不通了,凭什么魔教中的高手一个又一个冒出来,再看正道,哪怕最近风头正劲的令狐冲,也不过是个连自己师妹都打不过的货色,又岂能和小公子相比。

西湖梅庄,一袭蓝色长裙的任盈盈静静的坐在大厅之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半晌之后,大厅之外终于传来一阵脚步声,任盈盈浅笑望去,果然是那两个熟悉的身影。

“向叔叔、爹,你们终于回来了?那个小公子可是打听清楚了?”任盈盈起身问道。

一身黑衣的向问天点点头道:“不错,属下跟着教主打听了好久,终于打听到这小公子不过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使用的武器是一对极其漂亮的短剑。虽然杀了青海一枭与田伯光,可武功却见不得有多高,对于我们刺杀东方不败的计划并无半分影响。”

任盈盈点点头道:“这么说来其实我也见过这个小公子,上次他与冲哥在灵鹫寺旁的树林比剑,最终只能凭借手中那对短剑的锋利削断冲哥的剑,这才能以伤换伤取胜半分!至于武功说当真说不得有多高,只不过招式路数从来没见过罢了!”

“如此便好,一个毛头小子又能翻起多大的浪,我现在担心的是令狐冲,如果他不愿意跟我们上黑木崖,那么……”任我行终于开口,言辞之间的意思却让任盈盈一愣。

“爹,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恒山找冲哥,如果平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劝冲哥上黑木崖,可是如今小公子劫走了仪琳,冲哥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况且最近江湖盛传仪琳大开杀戒,经查证死者的确死于恒山剑法,我想冲哥一定不会不管不顾的!”

“如此甚好,如今黑木崖上有贾布上官云作为内应,童百熊也终于答应送我们上山,再等一个月,我们便可以上山取那东方狗贼的性命,盈盈,你快去恒山,有令狐冲的独孤九剑在,我们对东方不败的胜算定能多上几分。”

梅庄之中任我行大手一挥定下了接下来的计划,而在黑木崖上,消失一个月的林阆钊终于出现了,而且是毫无顾忌的出现在仪琳和东方面前。

一身粉色的门派套装,赤足,身后负者被白布包裹的鸾歌凤舞,林阆钊就这样以一个七秀弟子的身份出现在东方眼前。

“小钊,你这是……”

“姐姐难道不明白么,小弟自然是来负荆请罪的,想来仪琳姐姐现在一定恨我入骨,况且东方姐姐也不会原谅我……所以咯,东方姐姐,你送我的东西我都原封不动的放在七秀坊,倘若今日姐姐无法原谅我,我也没脸待在黑木崖了!”

东方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身旁的仪琳早就拔剑来到林阆钊身前,剑尖直指着林阆钊的心口。

“哟,看来变化很大嘛,认清这个江湖了?”林阆钊毫不担心的笑道,哪怕仪琳手中的长剑再进一寸他就会一命呜呼。

“你就是一个魔鬼!”

“你可以杀了我,毕竟我害你成这样,你杀我我也无话可说”林阆钊伸手轻轻拨开眼前的剑刃笑道。

仪琳的眼神中恨意愈深,只是林阆钊看着她眼中的恨意却愈加放心下来,仇恨能让人失去理智,同样能让人绝对冷静,很明显,现在的仪琳很冷静,思路很清晰,所以她完全能明白林阆钊为什么这么做。同样,只要她明白,她就不会动林阆钊出手。

恨意虽然深,却只不过源自内心的不甘,仪琳下不了手,只能转过身去。林阆钊微微一笑,冷静了这么多天,只要仪琳看到他,心结自然就解开了,不过以后自然看不到仪琳的好脸色了。

“仪琳姐姐!”

林阆钊的声音让仪琳的脚步顿了一下,不过依旧头也不回,只是冷声道“我不是仪琳,我姓东方,我叫东方琳!”

东方的目光停留在林阆钊身上,她也没想到林阆钊刚一来仪琳就像变了个人一样,看着仪琳解开心结,东方落在林阆钊身上的眼神突然没由来的一惊,随即一脸冰冷的对着林阆钊。

“你的内力去哪儿了!”

PS:恭喜阿飞收获情缘缘一只,萌哒萌哒蹦擦擦,大胸弟们是不是该推荐票庆祝一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