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楚梦汐被墨霜支出去后,就在内殿无所事事的走着,她先是走到内殿的大门口,看着高大雄伟的大门,顿时想到了自己和墨霜刚刚进入内殿的时候,他为了自己和刘征打斗。再然后,她走到了明月湖,想起了自己和墨霜并肩战斗,也是这个时候,墨霜第一次使出双剑流,战败内殿数一数二的简宵。

他的美眸泛起了一抹迷离,心里计算着时间,慢慢走了回来,她看见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还传出墨霜的声音“清妍......收拾一下......一会梦汐就回来了。”

她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推门而入,就看到了令自己震惊的场面。

再结合刚才听到的话,楚梦汐的神情骤然变了变色,微微后退了两步。

吕清妍先是一愣,看了看场景,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这一跑可好,墨霜直接就傻眼了。

“我......这......这......”

墨霜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真是日了!明明我啥都没干啊?可是看着这场景,也......也太那啥了。

“咳咳,梦汐,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他无可奈何的说道,突然想抽自己两巴掌,这句话怎么如此耳熟,貌似前世小说中总是会出现这样的话......

楚梦汐面容低落了不少,也没有大吵大闹,而是缓缓将房门关上。

“墨霜,你跟我进来。”

她的话音十分平静,墨霜呆呆的跟着她走进了房间,两人坐在对方的对面,气氛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

楚梦汐率先开口,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墨霜,我第一次见到清妍的时候,就感觉你和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梦汐,咳咳,你听我解释,今天我和清妍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墨霜简直焦头烂额了,楚梦汐忽然微微一笑,道;“我知道啊。”

“嘎?”

墨霜呆了呆,只听楚梦汐接着说道;“要是你们真的发生了......那啥,女孩子会很虚弱的吧?嗯嗯,第一次应该都是这样的,清妍却生龙活虎的,我看见后就知道,其实你们没有什么。”

说完,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说出这些话实在是有点羞涩了。

“呼,那就好那就好,理解万岁!”墨霜的小心脏放了下来;“乖乖的,刚才差点以为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黄河?”

“我的家乡有一条黄河,很长很长的,经常有人为了证明清白跳进去,不过它的水太混了,只能越洗越混。”墨霜笑着说道,只不过楚梦汐实在领会不了这个笑话,咳嗽了两声,道;“咳咳,我叫你进来是有其他的话要说,我们回归正题。第一次看见清妍,我就觉得你们两个的关系不太正常。”

“墨霜,你是不是喜欢她?”

楚梦汐抛出的这个问题让墨霜震惊良久,抿了抿唇,刚想回答,却又皱了皱眉。

如果说不喜欢,可是吕清妍这个女孩子不服输的性格实在是可人,和她交往久了又能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纯真,这样的女孩子,和自己又是师徒关系,墨霜,你真的不喜欢吗?

要说喜欢,我和梦汐已经是男女朋友关系,在前世可是绝对不能对其他女生动心了啊!

墨霜纠结了半晌,还是垂头丧气的回答道;“我喜欢她。”

墨霜也没有过多的解释,毕竟喜欢就是喜欢,总不能说我喜欢她,但是因为怎么怎么样,我又不能喜欢她吧......

那和没回答有什么两样?

楚梦汐舒了口气,枕着下巴,问道;“那未来的时间中,你会把她当做什么角色?不可能是永远的师徒,我知道,你当她的师父只是暂时的,等到清妍真正成长起来,你就会给他所有的自由。”

墨霜哑然。

“清妍的生活环境,你的出现,注定是她生命中最光明的一点,这也预示着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男人可以留在她的内心深处了。”

楚梦汐的话让墨霜冷汗直冒,是啊,清妍注定要去寻找自己的归宿,但是自己之前的印象太深,导致再也没有人可以得到她的芳心了,这个问题,我从未考虑过。

他大汗淋漓的问道;“梦汐,那......那我该怎么办?”

楚梦汐眼眸平静,轻声问道;“未来,墨霜,等你成就了剑师,剑尊,乃至更高境界之后,你会让清妍做你的情人?或者小妾?”

“啊?”墨霜惊得从凳子上一下窜了起来,张大嘴巴,楚梦汐见他这幅表情,不由得掩嘴轻笑,道;“你觉得不可能?我问你,你给清妍自由,让她自己历练,可她最后会不会回到你身边呢?你不让,她会不会哀求呢?”

“会。”

“既然清妍对你有好感,你也对她有好感,漫漫年岁,总会发生一些事情,可能你自己都控制不住吧?”

“是的。”

“那么由于我的关系,你们只能在暗地里相处,如果被我发现,你也不可能放弃她的,要么情人,要么小妾,对吗?”

“......”

楚梦汐不说话了,墨霜站在那里汗如雨下,刚才所有的话,都是楚梦汐自问自答,可是却如同墨霜亲口回答一般!

她太了解自己了!

墨霜的内心苦涩无比,这本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低下头,道;“梦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我墨霜永远最爱的人!在我说出那些话的时候,已经下了决心,不会让你伤心难过!永远不会!”

楚梦汐甜甜的笑了笑;“我知道,你不是花心的人。清妍曾经对我讲过,在她家里的那个晚上,你收她为徒,那一个晚上,你用你的行动,得到了一个女孩内心最最崇拜的敬意。我也相信,你不会让我难过。如果发生了什么,你只要告诉我就好了。”

“梦......”

墨霜还想说什么,却被楚梦汐一脸笑意的推了出去。

“好啦好啦,你还要煽情吗?我可不吃这套哦。”

楚梦汐将房门关上,走到窗边,这时候已经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照在她精致的容颜上,楚梦汐背着双手,青色长袍华美动人。

她喃喃自语;“人最难掌控的只有感情,最容易掌握的也只有感情......”

一行水渍顺着她的俏脸缓缓流下。

今夜不眠。

吕清妍躲在自己的被窝里,脸红红的。

梦汐姐姐和师父怎么这么安静,应该已经和好了吧?

天啊!吕清妍啊吕清妍,你今天下午要是能多解释一下会死呀?唉,现在也不敢出去......

她听到外面安安静静的,露出了甜甜的笑意,看来他们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梦汐姐姐是我见过的最最好的女孩了。

唉。

墨霜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对着漫天星辰,愣愣的发呆。

灵寂魔踪打了个哈欠;“你小子,发生了就发生了呗,多抱回家一个,生的就多啊。”

墨霜无奈;“我又不是你,你这个大yin魔。”

“噗!擦!你小子说啥?”

“没啥......”

......

白苏擦着自己雪白的长剑,眼眸犹如冰雪,明天便是去寻找元素凝聚之地的时刻,自己也即将突破剑师,她抖出两朵剑花,凝成冰晶,满意的看了看。走出门,清冷的寒风扑面而来,她却露出了享受的模样,打开门口的信件箱子,满满的都是求爱信。

她诧异了一会,旋即不屑的笑了笑,将它们都扔了出去。

“要是和墨霜差不多的,我还能考虑考虑。”

墨雪辰在医馆正和一位新来的护士谈天说地。

那护士听墨雪辰说完眼中冒出了小星星;“没想到你为了给墨霜师弟铺路那么努力的与刘弗战斗啊,而且还造成了不能愈合的伤痛。”

一个郎中走了进来,见到墨雪辰愣了愣;“墨雪辰?你的伤不是早就好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擦!”

“......”

“嗷!”

墨雪辰被十几个郎中面色不善的丢到了医馆外面,他欲哭无泪,把拐杖一扔,骂骂咧咧的就是往回走去,突然一个调笑的话音传来。

“没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墨雪辰也动春心了?”

“东方苍云?”墨雪辰双眉一挑;“什么叫动春心,我只是入世了而已,和墨霜师弟一番谈话后,我发现我必须要主动进攻,这样才能参悟大道啊!”

东方苍云面色怪异了一阵。

“他貌似只是让你在剑术上这样吧......”

“咳咳!”

墨雪辰尴尬了一会;“凭我的聪明才智,墨霜师弟的话绝对不止这一点深意的,嗯,就是这样。”

怀若谷内,简宵的剑势波动隐没起来,剑士九阶巅峰的修为一闪而逝,他眼光一闪,喝道;“既然来了,刘弗!还不现身?”

刘弗从巨石后面缓步走了出来,眉头皱了皱,道;“简宵,看来你确实挺刻苦的。”

“哼,刘弗,内殿第一人的实力不保,难不成你也悲愤不已,来这修炼不成?”简宵讽刺道。

刘弗笑了笑,毫不在意;“风水轮流转,人生高峰低谷走得走,如果看不透,你也不会来这修炼了。”

简宵闷哼一声,虽然不太相信刘弗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名头被夺,但他还是冷笑着问道;“你找我什么事?”

“明天找寻元素凝聚之地,简毅长老会亲自带你去。”

“知道......了。”(未完待续。)\+(本站官方手机最新阅读器APP上架了!快来关注微信公众号jiakonglish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