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版权属于风过大松林所有,谢谢!

看着犹太大这头蠢猪在我面前作着恶心的chou插运动,我有种强烈的呕吐感觉,虽然他现在其实连我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

我很庆幸自己到最后一刻依然坚持没有放弃,当犹太大说我很眼熟的时候,我的脑中灵光突现,催眠术再现神威,救了我一命。

好在他曾经被我催眠过,因此这次非常顺利地就让他再次进入了催眠的世界。

现在的犹太大正和自己想象中的安吉莉娜疯狂地交合着,看他陶醉的样子,我就恶心。但谢天谢地,总算是不用受他的蹂躏了。

随着人生历练的增加,自己也逐渐成熟起来。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即使真的被什么人强暴了,恐怕也绝对不会象半年前那样出现自毁的倾向了。怎么处理以后的衍生问题,才是我需要考虑的。

毕竟,星球还要继续运转,太阳依然会徐徐升起,不会因为某个人的悲痛欲绝就世界末日。

现在我要怎么善后这个问题呢?我需要认真考虑一下,杀掉这头猪么?只要一个暗示就可以让他死于意外,但是这又有什么好处?我已经不适合再当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了,为了女神教,为了回到地球,为了和亲人的再次团聚,我需要借助任何力量,即使拥有力量的人是这头猪。

虽然上次乘其不备抢了他一把,但是现在看来根本没有伤到他的根本,犹太大经营各种买卖几十年,关系遍布世界各地;担任自由城商会会长,掌握了中心自由地60%的买卖渠道;虽然丢失了大把的财富,但是创造财富的机器没有受伤,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的财富会比原来还多。

他拥有的渠道、人脉、商誉和财富对我来说都是非常渴望得到的资源。与其让他死去,伴随着这些资源的丧失,不如让他为我所用。

但是我应该如何去做呢?催眠术并非百试百灵的万金油,它更多的是抓住对方的心思进行诱导式的心理暗示。

好比刚才,我并没有阻止他蹂躏安吉莉娜的想法,因为我也阻止不了,就像滔天的江水不是靠一座大坝就可以阻挡的。我只是引导他进入了自己内心的世界,让他将身边的空气当作我的存在,这样一来我的贞操得以保护,他的内心倒也得到了满足。

所以我需要善用他的心思,再加上催眠术的诱导,让他为我所用……

------------------------------------------------------------------------------------------------------------------------

犹太大醒来,发觉自己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地被捆了起来。

安吉莉娜穿着他肥大的衣服站在他面前恶狠狠地瞪着他。手中笔划着挂在墙上的皮鞭,做势要抽在犹太大成堆的肥肉上面。

“不要,不要打,饶命啊!”杀猪般的嚎叫声在幽静的密室中显得格外刺耳,本来我只打算吓唬吓唬他,听他这么一阵嚎叫我是怒从心头起,噼哩啪啦地打了起来,直打的犹太大在地上滚来滚去。

您问我是怎么从架子上逃脱的?

真不好意思说,神能恢复以后,我可能是习惯了靠蛮力解决问题,脑子都变慢了。虽然怎么都无法挣脱手铐的束缚,但只要反向思维,将手腕的骨骼收缩一下,摘到手铐就如同摘掉手镯般简单。

强大的力量容易让人的脑子变傻,以后我应该多多警醒自己。

看着软瘫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的犹太大,我心中的一股闷气总算得到了发泄。

不能再打了,要是一不小心真的死了,我的一番思量岂不是全白费了。

于是我按照自己预定的脚本开始表演:扔掉皮鞭,手捂面孔,双肩颤抖,做小儿女痛苦流泪状,伴随着口中喋喋不休、唠了唠叨,指责瘫在地上的犹太大三大罪状,108条恶行,罪大恶极、人神共愤,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阉对不起自己受的侮辱……

只听得犹太大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仿佛杀人的屠刀都已经在自己脖子上占据有利地形了……

不过老江湖不愧是老江湖,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把命给混丢了反倒越混越风生水起,这就说明犹太大在他恶劣的人品之下,的确有着超出常人的见识。

虽然开始的鞭打令他昏头转向找不到北,但是死亡的威胁还是令他很快冷静了下来,分析眼前的形式。

“安吉莉娜,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一定满足你的愿望!”犹太大心说:要是你想要我死早就动手了,哪来那么多废话,迟迟不动手就是有所求,这么多铺垫不就是为自己下一步的谈判抢占一个有利位置么?

“哦!看来会长大人的精明不减当年啊。很好,既然你想挑明了说,我们就当面锣对面鼓地摆一摆。”

“我的处女之身被你用暴力的手段夺走了,对不对!”

“对!”犹太大喃喃低语。

“我的力量强大无比,对不对!”

“对!”犹太大不禁打了个寒颤。

“只要我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为了复仇将你烧成一段焦炭,对不对?”

“不…..你说的对!”犹太大心说,就算我说不对,她也不会听啊,何必再在言语上忤逆这位女魔头呢。

“很好,我喜欢聪明的人。”我满意犹太大的表现,继续说道:“但是你一旦死去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你手头的商业资源会因为你的死去而损失殆尽,这虽然对我没有什么。但是,损失巨大的我需要你的赔偿,而你的死远远不够,因此我需要你所有的资源都为我服务。”

感觉自己很想一个奸商,不甚至想一个令人讨厌的政客。用身体换取利益,虽然实际上不是这样,但是从精神层面上来说,我的行为和妓女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有些想哭的感觉,但是我不能!

起码现在不行。

最后,犹太大在我的威胁之下,很“爽快”地答应皈依女神教,成为女神教最虔诚的信徒。

死亡的威胁、对生的渴求、催眠术的暗示都促成了犹太大加入女神教的行为,更何况自己居然能够成为女神教精神领袖安吉莉娜先知生命中第一个男人!

男人的自崇心理让他自然而然地认为:既然我征服了安吉莉娜,安吉莉娜征服女神教,女神教征服世界!那么从大的层面上来说就是我征服了世界。天呐,这是多么令人热血沸腾的意淫啊!

其实,在昨天与罗莉娜的谈判中,犹太大就看出女神教的产品很有发展潜力,无论是旗袍还是红瓷,只要加以适当的宣传和商业运作,他很有信心给全世界的上层社会带来一次奢侈品消费的新高潮。

“这个买卖很有搞头!我灵敏的鼻子已经闻到了金币的味道。”不愧是资深的商业人士,一谈到老本行,犹太大就眼冒红光、神采奕奕、挥斥方遒、霸气逼人啊!

“首先,我要在自由城搞一个大大的产品推介会,场面要隆重、请的人要多,全城的政要、各国的商人、自由学院里的公子少爷们,连他们的仆人都不能放过,全都请过来。

然后,好酒好菜招待、好歌好舞表演,把他们伺候地爽爽地、美美的,昏头转向找不到北。香料里面再掺点致幻剂,让他们爽到顶点。

最后由您出场作押轴,穿着旗袍拿着红瓷,保证一下子就震死这帮垃圾。咱们再当场拍卖三套旗袍、两套红瓷什么的,让这帮垃圾去抢去夺,呵呵,越是稀罕的东西越有人要死要活的区追求,就是贱!

我可以保证,这么一来咱们的旗袍和红瓷绝对天下闻名,万金难求啊!以后咱们就走高段路线,走会员制的销售途径,就是要让大部分人买不到、心痒痒,啊哈哈哈哈……

到时候就等着数金币数到手软吧!”

不可否认,单纯从经商这个角度来说,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和这个恶心的胖子比较,女神教想要快速发展,的确需要这样的人才。

“亲爱的,既然咱们的公事都已经谈完了,是不是应该留出一点时间来谈谈私事啊?”刚刚摆脱了死亡威胁,犹太大的色心就又显露了出来。

真是死性不改啊!

我叹了口气,说:“如果真能如你所设计的这样获得重大的成功,女神教就可以获得巨大的名声与财富,这些都是我们需要的东西。

我也不会让你白忙活,你的成功之日,就是你成为女神教第11名使徒之时,我会为你进行通灵仪式,让你获得圣痕的巨大神圣力量。

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成为魔法师或者斗气战士……”

我故意说到关键的时候住嘴。

“然后呢?然后呢?”色鬼往往是没有耐心的。

我突然闪电般地出手,捏住了他裸露在空气中的*,大力地一捏、一拧、一拉、一弹……

犹太大傻愣愣地盯着看完了我的举动,过快地速度让他根本没有来的及反应,我都已经撒开了恶心的*(抓久了恐怕手会烂)。

嗷!!!!!!!!!!!!!!!!!!!!!!!!!!!!!!!!!!!!

听说那天的嚎叫声在整个自由城回荡不断,很多人家的小孩子夜晚迟迟不敢入睡,有恐怖的妖怪躲在商会会长家的传言至此不胫而走,这是后话不提。

“等你有实力应付我的时候,再来找我好了!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还多着呢!”我的笑如阳春三月的迎春花般甜美。

我的脸色突然一转,冷冷地说:“记住,昨天晚上的事情你要是泄露出去一丝一毫,我不介意女神教发展缓慢一点。你躲到哪里我都会把你找出来,招待你去参观地狱的独特风景,单程票!”

本文版权属于风过大松林所有,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