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 痛斩铁骑 改制换代

七日后,三国未及出兵,大皖举国吊唁。

兰久越于寝宫服毒自尽,临死下旨,还城于衍。

天尧皇城十八地牢,铁骑营一千两百骑整装待发。

“李鹜,孤无能,救不了你们。去西贡,连晋会好好待你们。”

“那您如何向内臣和南衍交代,他们会轻易放过天尧城的两千弟兄么?就这么走了,他们往咱们身上泼的黑,永远都洗不掉,一个畏罪潜逃,足以抹杀精骑队的全部荣誉。陛下,我们不怕死,我们只怕死后没脸见自己弟兄。”

“精骑队已经除名了!”

“除名未除魂,北尧精骑,孤傲苍穹尽忠烈,何人能灭!”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待到孤还精骑清白时,定将尔等召回!”

“恐怕未及沉冤昭雪日,陛下已遭逼宫,北尧风雨满朝,修鱼不再。”

“君临天下弟兄殁,要君何用!”

“总将自刎非谢罪,我等伏法拒苟活。但求陛下莫负君,保全天尧两千弟兄。铁骑不灭,精骑不亡!”

芗城一役一千两百骑,最后的出征,站不低头,跪不俯身。

天尧铁骑两千将,黑衣黑甲系白绸,陈列外城祭法场。

“北尧皇家精骑队总将承王修鱼寿,率天尧铁骑两千将,送别诸位弟兄!”

众将通红的双眼,噙泪两相望。一边跪立刑场黯浮云,一边矗立马鞍淡尘嚣。

“铁骑营众将听令!拿出你们的看家本事,送兄弟最后一程!”

“末将领命!”齐声喝尽哀兵勇。

黑影如箭,离弦飞射,铁蹄踏黄沙,破风飞扬。

“打什么仗,你打得过么?那是皇城禁卫军的精骑队!”

“瞧瞧那气势,除了禁卫军的骑兵队,还有谁敢打出黑蟒旗!”

“到底是皇城的兵啊!估计是看我们这架势,怕进了城惊扰百姓。”

“你们笑什么?我就是要进精骑队!”

“我叫李鹜,十八了,在曜城站楼。”

“是,将军!李鹜不会让将军失望的!”

李鹜一笑泪两行,初识铁骑忆往昔。

“李鹜此生唯有一憾,未能十五入队,随陛下首次出征,亲历北尧骑兵最精锐之师的鼎盛辉煌。”

忽闻四门号角,仰天啸,顿觉万籁俱寂,风云止。

斩刀寒栗指苍天,铁骑僵立望别离。

修鱼寿仰天一声喝,“啸!”

李鹜迎声一声吼,“精骑队!”

“杀!杀!杀!”

二千缰绳扬马蹄,千狼啸月悲空鸣。

此后未出半月,莫天昀伤势恶化,不得不退出铁骑营,后只身赴黎关,撞死在申章锦墓碑前。

同月,濮安郡晋王司徒奎,煦水郡胥王托病辞官。

修鱼寿借机打击旧王权贵势力,于众王朝议厉陈黑市之过。借归芗人,郊尹涵及柏劭麒三方陈词,由上官耘带天尧铁骑,一举荡平北尧黑市所累官宦。

承尧三年十月,众臣因尧王彻查黑市打压重臣而畏首畏言,修鱼寿趁势,一举改制。

借由晋王司徒奎,邑王上官仰涉黑证据确凿,修鱼寿替旧王颁布罪己诏,免罪削权。废黜登基后所封各王世袭制,郡王为官阶名,于天尧皇城理政,异名同位不再更换。

探幽为“覃”,郡王郊尹涵并拜都尉,掌地方军;广羽为“容”,郡王司徒荟并拜土户司总长,掌人口土地;煦水为“祁”,郡王上官仰并拜律鉴司总长,掌司法刑狱;南祈为“邑”,郡王归芗人并拜督赋司总长,掌财政赋税;濮安为“恵”,郡王司徒燕并拜官礼司总长,掌礼学官教;观璞为“冀”,郡王子桑傅并拜吏监司总长,掌官员考核;骞人为“予”,郡王薄奚辰并拜都统,掌禁军;赤乐为“璟”,郡王司徒婧并拜工御司总长,掌工程水利。

各郡衙官以上官员,均由天尧指派,郡王仅保留荐官权。废除原有的左相右丞军政分管,拜佑王修鱼非为辅政亲王,总揽朝政。下设八王殿,一为八郡王理政,君王议事之所,二为各郡辅王,每季返朝议事之用。免去原有的各郡每月朝议,所有事宜改以奏折形式,交由太卫府传八王殿。每日参议朝臣,则定为四十八人,天尧八方外城除司城总长(官阶同都吏)外,不再列席朝议。

同时于各郡增设太卫一职,由原铁骑营各队管带担任,分率铁骑百名入驻地方成立太卫府。各地驻军削至十万,太卫掌军文武分治。天尧铁骑就此易名天蟒卫,独配黑蟒令,拜上官耘为司卫总长,正式涉足朝政。十二员大将列席朝议,尊王护驾,唯王令是从。

至此,北尧有史以来的郡王世袭独郡专权,彻底废黜。八郡王史无前例,同为朝官,分管天尧朝政。北尧从上至下的官员制度,从构建上实现了人尽其责,官以至用。一改前朝官员机构臃肿,冗官冗费,闲散繁乱的弊病。

太卫府成立之初,对承尧王权的稳固起了很大作用。随着涉政深入,性质逐渐转变,到后期成了忠佞皆惧的刽子手。

郡王初定,八王齐聚霓莺殿,灯火通明渲祥和。

修鱼寿欲以一酒泯怨仇,谈笑间,各王言不由衷收眼底。

三巡酒过,修鱼寿索性逐个点破,了心结。

“覃王郊尹涵,你先有私心引孤去濮安,孤就借了你的私心彻查黑市。南衍官商勾结,害了你的铁雁队,你断不会姑息奸佞,这件差事办的漂亮。郊尹昊回了南衍,也不全是错。申章锦死在他面前,他念及旧情觉得蹊跷。若不是他力劝彻查,南衍不会轻易同意联军。兰久越一死,芗城一役的铁骑不得已问斩,这事也就不了了之。孤得谢谢他,不是他从中斡旋,就没有现在的天蟒卫了。至于他是真的被设计调离,还是想趁机回国,孤就不追究了。你代他重掌探幽,地方军权也在你手,把你的私心收了好好当差。别忘了三军伐皖,南衍失信不战而退,陷你于重围。他们的黑市就让昊将军去一查究竟,你别插手了。”

“容王司徒荟,恵王司徒燕,璟王司徒婧,你们的父王涉黑孤一早便知。他有自知之明,孤还没打算办他,就引咎辞官,留下三个女儿父债子还。容王是长女,助晋王从政多年,孤给你的广羽要比延王时代更盛,别把濮安的劣习带去了。恵王做了一年辅王,回去接你父王的班,顺便在官礼司好好收收性子,千万别故技重施。璟王是三位中唯一一个对新政无所怨怼的,一年沙场该见的都见了,也就明了理。一句话,莫负老晋王一片苦心,他的棺材本在你们手上。”

“祁王上官仰,知法犯法!孤不办你,回煦水好好孝敬你的父亲叔父,造福一方,也算了了上官童的遗愿。煦水郡人杰地灵英才辈出,两位老人辞官是为保你,你让他们情何以堪!把你派去律鉴司,好好学学什么叫明法典严刑律,再若知法犯法,孤决不姑息!”

“邑王归芗人,濮安护驾有功,还救了莫天昀。你之前是什么人,对黑市瞒了多少,孤不再追究,你是想保晋王保皇驾。把你放在南祈,那是孤从小长大的地方,希望你能一展所长。现在北尧缺钱,你同掌赋税,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头把就看你的了。”

“冀王子桑傅,不按章理出牌,鸿翀谷有埋伏,你从侧翼调军逼近芗城。这一手神不知鬼不觉,可惜大皖没上套,兰久越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早就防着你了。你不是带兵的料,举贤任能倒是一绝,吏监司交给你要人尽其才。”

“予王薄奚辰,腿伤未愈就暂且挂个空职。禁军,孤先找人替你管着。你去骞人把伤养好顺便熟悉政务,回来再拜涵将军为师,让她好好教你骑兵之道。申章锦把天尧骑兵当精骑队练,孤就用用他的法儿。等这骑兵练好了,你伤势痊愈,可直接走马上任。”

八王心下不禁唏嘘不已,同时起身,行叩拜大礼。

一朝天子一朝臣,至此,北尧完成了改朝换代,新老交替的政局更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