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遭遇连晋 巧出绝谷

黑蟒遮日,黄沙凌厉,战鼓鸣动,杀声震天。

修鱼寿刚到黎关,西贡便起兵攻城。夏侯酌亲率四百铁骑五千精兵,出城迎战被围。修鱼寿当下领余下四百骑偷袭隆探,迫使西贡放弃攻城回兵增援。四百铁骑突围出来,已损伤过百,回到黎关城内人疲马乏。修鱼寿几乎是被人架到夏侯酌面前,一张阵亡单甩出去,夏侯酌一言不发。连晋是块硬骨头,铁骑营不能跟他硬碰硬,当地守军不知情,铁骑营官兵不知情,他夏侯酌怎会不知情?

“死也要知道是为什么死的......”修鱼寿甩开身边扶着他的人,“两百多条人命,你不打算说点什么么?”

“攻城的时候,他们只有五千人......”夏侯酌牙咬的咯吱响,“等我带兵打过去,就变成了两万五千人!事先侦查,根本没发现有伏兵,那两万人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

修鱼寿走到沙盘前,黎关城外是一片开阔地,只有闲水两岸的河堤下能藏人。如果有伏兵,只有可能藏在了南岸堤下。时下正是闲水涨洪,水高堤满,藏身堤下很容易被水冲走。修鱼寿攥紧拳头,一拳砸下去,沙盘四散,只听他咬牙切齿道,“连晋,你果然心狠手辣!”

“他应该也没想到你会直接带人去偷袭隆探,来了个围魏救赵,否则......”

“他想到了......”

“想到了?那你们......”

“幸亏他没留骑兵,否则我们会全军覆没,一万精兵在隆探设伏,等着我往里跳!”

“那你们怎么出来的?黎关还搬兵回援......”

“八十人的先头队,十人一队打乱了他几个伏击圈,我带人直接破了城,撤出来的时候援兵已至,留了五十人殿后,才强行突围出来......”修鱼寿顿了顿,声音低了下去,“一百三十个弟兄,没有一个回来......要是撞上黎关回援的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这连晋不是善茬,我这就去请旨援兵,让圣上把皇城留守的铁骑营都调来给你。”

“别,皇城留守的铁骑就八百,上次黎关一战我带了一千两百骑,三年打光四百。再让圣上调兵增援,胜了还好,若是败了,整个铁骑营就光了。就算不是全部战死,圣上也会夺了铁骑营的封号。”

“这一战你是背着军令状的,还管它封号不封号?”

“你怎么知道圣旨?”

“是夏侯嘉让你来的,我也同意了。”

“因为没这一战,我修鱼寿就永无翻身之日是么?”

“是,你那五十军棍,夏侯嘉提前跟御史官打了招呼,赵广鸣才能私下做手脚,不然......”

“她可真神通广大,连皇上的御史官都听她的。”

“你看着吧,北尧迟早易主。内弱则外强,外患不息,单靠几个强兵平不了乱。”

“真要有那一天,我修鱼寿宁可卸甲归田!”

“寿兄,”夏侯酌不禁笑道,“你先保佑自己能活到那一天吧!”

修鱼寿突然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两晃径直倒地。军医赶到,夏侯酌才知修鱼寿伤有多重,当下请旨圣上调兵增援,也带来了上好的伤药。有赵大娘事先备好的药包,和皇宫珍藏的伤药,经过一个多月调养,修鱼寿伤势大有好转。

西贡自上次攻城后,再无动作,让北尧守军逐渐放松了警惕。修鱼寿再次带人夜间巡查,不禁怒火中烧,刚要整顿,便见漫天火光。西贡骑兵攻城,先头部队如神兵天降,已翻过城墙,无数火把投向北尧营地。当地守军驻地顿时陷入一片火海,惨叫连绵不绝于耳。

“弓箭手全上城楼,营地守军拿上兵器两边散开,把地空出来别到处跑!”修鱼寿当下下令,“申章锦,我领五百铁骑从暗道出去,绕到他们后面,你带其他人藏城门两边,所有人到位,我一出去你就开城门!”

“开城门?”

“放骑兵进来,骑兵进完关门打狗,记得,别留活口!”

“那你们怎么办?”

“西贡什么时候退兵,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修鱼寿!”

“老子要端了连晋老窝!”修鱼寿说完跨上马,带着五百骑兵下了暗道。

黑衣黑马黑氅,铁骑骑兵训练有素,人齐马蹄轻。五百骑兵斜跨马侧,借着夜色掩护,从西贡攻城兵营两侧绕了过去。行至隆探前方,所有骑兵正身上马,一百骑兵分两路,火箭齐射隆探城。余下四百骑跟着修鱼寿从隆探城旁下闲水,直奔鳏城。鳏城是位于北尧东北角的边城,和西贡接壤,是西贡进攻北尧的大后方。

淌水上岸,天已大亮。清点人数,失踪四人,不出意外已是葬身闲水。

修鱼寿叹口气,对着已经累得喘不上气的将士道,“十人一队,去那边的林子里分散藏好,等太阳下山,不足十人的跟我一起。”

夕阳西下近黄昏,天上起了风,西北风迎着将士的脸刮来,大家眯起眼。

迎着风向,修鱼寿忽然闻到一股烟味,心里一惊,当下下令全军连人带马匍匐后撤。

军令刚下,无数道火光破空袭来,火势趁风,不一会儿功夫,整个树林就成了一片火海,很多士兵被裹进火堆,痛苦挣扎。

“上马!进山!”

将士们齐身上马,人一露面,箭雨来袭,几十人中箭落马,其余人飞奔出树林跃马进山。

山路崎岖,不易行兵,进到深处,士兵大多体力不支软倒在地。修鱼寿没料到连晋会在鳏城设伏,吃了大亏,这山林也绝非善地,连晋既然能想到鳏城外的树林,也会想到他们遇袭后会逃进这山。他看看地图,出山路就两条,一条下了山就是大漠,另一条直通西贡都城珺莱,路上肯定有西贡守军,连晋也会在沿途设伏。进了大漠生死难料,去珺莱的路无疑自投罗网,修鱼寿陷入两难。仰头向天,一颗流星划过,修鱼寿突然灵光一闪,下山的路走不得,不如走不下山的路。

“去天惘谷!”

“将军!天惘谷是绝路!”

“别人走是绝路,我北尧铁骑走就未必!传我令!分散行军,向天惘谷进发!”

天惘谷崖,崖壁陡峭,谷底是湍急的河流,河水呼啸如万马奔腾。站在崖边,铁骑营众将面面相觑,不禁唏嘘。从这边到对面,至少有五丈远,直接骑马跳过去不可能。攀爬下去,手脚没着力点,就算人能下去,马怎么办?

“还记得我们练过空中连踏么?”修鱼寿悠悠出声。

“将军,您意思是......?”

“不行!这样我们要牺牲一半战马!”

“将军,这样太危险了,请您三思!”

众将急劝下,修鱼寿敛目直视对面的开阔地,翻身上马的同时牵过另一匹马,扬鞭一策,战马腾空而起,向着对面跳去,跃至正中还未及触崖就要下坠,众将屏气一阵惋惜,猛见另一匹战马既至,踏上要下坠的马背再次腾空跃起,踏上对岸,稳稳落在那片开阔地上,下坠的战马直线摔入崖底,被水流卷走。

众将瞠目结舌,就见修鱼寿拉过缰绳在对面冲他们下令,“两人一马照着做,如果你们想活着回去的话。”

水声如鼓,如将士们沉痛的心,战马随身多年征战,此时弃马,情如断臂。

“两人一马!上!”

众将领命,一半战马空置。这时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被空置的战马如被同时下了起跃令,一齐向着悬崖奔去。不容再想,两人一马同时起跳,跃至中间踏上空置的马背,腾空上崖。看着被当成踏板的战马成批坠入崖底,将士们心如刀割,铁血男儿黯然泪下。畜生懂人心,没等主人下令,舍生取义。

“想为它们报仇么?”修鱼寿沉声道。

“想!”众将齐声,掠过湍急的水流。

“出发!珺莱城!”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