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节 朝朝暮暮

张剑风清了清嗓子,“好象是有一点,喉咙里面像被棉花给堵住了,有种想发力冲破,却又无能为力的颓废。”

“我们去医院看看吧。”许尤赶紧从张剑风怀里钻了出来。

“没事,丫头,别担心。我想也只是上火而已,等下多喝点水就好了。”张剑风宽言道。

“那我先去烧点开水,你再睡会。”许尤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接水。

张剑风看着许尤的背影,梗塞的心口,压抑着呼吸不畅。那一夜的事情,应该会过去的,只是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让自己坦然地面对许尤。张剑风心中的问号无法给出具体的答案。

“水来了,我扇扇,凉的快,等下就可以喝了。”许尤左手拿着水杯,右手拿着一本书

拼命地摇动着。

生活总是处处充满讽刺,总是拥挤着悔不当初,涵盖着善意谎言。

张剑风坐起来,拉过许尤的左手,握在掌心,怕一不留神就会失去她。

含情脉脉,娇羞难掩,任何言语也只是刻画唐突,许尤只得卖力地扇着。

“可以喝了。”许尤将杯子递向张剑风的嘴边,喂完水,许尤急忙问,“好点了吗?”

“恩,感觉舒服多了。别着急了,最不想看见你愁眉锁眼的样子,那样,我会很难过的。”张剑风轻揉着许尤紧皱眉目。

“你不舒服,我也难过的。而且,你这次来,我总感觉你心事重重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以告诉我的,就算我不能替你解决,至少你也可以倾一番。我愿意与你以沫相濡,在任何时间与空间。”许尤知冷知热的言语,煎熬着张剑风那颗情有独钟的烈心。

“我......我......我没有事,我很好的,可能是我之前没有休息好。”张剑风犹豫着的话语,还是由谎言去添充。

敏感的许尤不再纠结这个话题,问道:“叔叔阿姨,他们可好?”

“他们挺好的,老样子吧。尤尤,你一个人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家里人不要惦记。这次过来,我收获很大,我看到了你的进步,你开始有更多的朋友,这样,远方的我,还能放心点。”张剑风掉转话锋,赞赏起许尤来。

“呵呵,你说的,我都记着。我也不希望你总是担心我,我一直在努力的。”许尤笑靥。

“傻瓜,我说的,你也不必强求自己接受的,不管怎么样,我只想你开心地度过每一天。”张剑风宠腻地揉着许尤的头发。

“你饿了吗?我们去吃饭吧,你的喉咙还痛不痛,我们中午吃清淡点,好不好?”许尤靠在张剑风的肩头,撒娇地说着。

“好,全听我家丫头的。吃过饭,我就得回去了,晚上还要备好明天要上的课。”恋恋不舍充斥着彼此。

许尤:“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是你第一次送我来校时说的。时间是恒久的,但对于我们个人而言,时间是转瞬的,下半年,我就能上大二了,等我毕业,也只是一眨眼的事。”

“丫头真的进步了,值得表扬。”说罢,张剑风亲了许尤的额头,“那我们去吃饭吧,你应该早饿了,都怪我睡昏了头。”张剑风内疚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