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四十八章:陷入危险中的骆荨儿

“荨儿,荨儿,我来啦!”卢晓菲扯着嗓门,在骆荨儿楼下叫喊着!

卢溧阳跟在卢晓菲后面,也来到了骆荨儿的家门口,期待着和骆荨儿来一场开开心心的约会,却被自己的妹妹抢先一步,跑出了家门!

骆荨儿听到了晓菲的声音,激动的跑下了楼,走到门口,平复了一下此时的心情!打开门,看到那张熟悉的晓菲的脸,差一点就控制不住地抱上去,还好燮宸答应自己,等他回来之时才来接她,让她有时间跟晓菲相处!

骆荨儿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卢溧阳,羞涩的跟卢溧阳打了个招呼!“溧阳哥哥,你来了!”

卢溧阳听到此时骆荨儿甜腻的声音,都有点让自己想要独占她的感觉!骆荨儿不知道,就是她的这个样子,才让卢溧阳总是以为,她有双重性格的表现!

骆荨儿走到自己房间里准备拿包的时候,心突然猛地一疼!骆荨儿差点就撞到衣橱上!“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点头晕的感觉!”骆荨儿摇摇头,那种感觉竟然一下子,又消失了!

骆荨儿走下楼去,跟着卢溧阳和晓菲来到了公交车站,三人挤上了公交车,就一个座位!“晓菲,你去坐吧!我和荨儿站着就好!”卢溧阳把晓菲按到了座位上,拉着骆荨儿找了个可以靠的地方,把骆荨儿揽在了自己的怀里!

晓菲对着自己的哥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就知道霸占荨儿,哼!就让你一天!发正明天你就走了,我还是可以和荨儿在一起玩!”说完,卢晓菲看向了车窗外。

骆荨儿抬头看了看卢溧阳,正好卢溧阳也低下头看着她,骆荨儿不好意思的又低下了头!卢溧阳看着现在的骆荨儿,都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卢溧阳紧紧地环抱住她,他怕下一秒荨儿就会从他的怀中逃开,卢溧阳苦笑了下,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啊!”骆荨儿用手按着自己心的位置,怎么会有种刺痛的感觉!骆荨儿的脸上,少了些血色,骆荨儿在心里暗暗地想了下,自己大姨妈刚过去没多久,是不是贫血造成的!

卢溧阳也注意到了,此时的骆荨儿,用手抬起了骆荨儿的脸,关切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好吗?”卢溧阳心疼地看着骆荨儿!

骆荨儿看到卢溧阳紧张自己的样子,一时也慌了!“我没事,你看我不好好的吗!”骆荨儿转眼笑着看着卢溧阳,快速地掩饰住自己不适的感觉!

卢溧阳看着对自己笑了的骆荨儿,对她回笑着,宠溺地摸了摸骆荨儿的头!“真的没事就好!要还不舒服,我们马上就回去,我最看不得你这骄弱劲儿了,老让我不放心!要不,你就报考我在的这所学校,这样我可以就近照顾你!”卢溧阳很认真地看着骆荨儿,像一定等到她答案般!

刚到Willwi星球的燮宸,总有种心慌的感觉!他也没有往骆荨儿身上想,濪颜回头看了看停下来的燮宸,优雅地走到他面前!“帝君,走吧!长老们都等着呢!”濪颜面带微笑地看着燮宸,知道他现在心里正在想着那个地球人!可她是不会让燮宸离开的!

因为是濪颜的哥哥结婚,所以,濪颜要早点回去帮忙!燮宸一个人,来到帝君的大殿,先入眼里的是冥曄正被“他”的女人们围着,燮宸对着冥曄鄙睨着!

“你还知道回来啊?我的好儿子!嗯!”冥曄看到燮宸就是咬牙切齿的模样!就是他的儿子,搞得他现在一个头两个大,整天被这几个女人团团围着,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好几块,这样就都够分了!

“这本来就是你应得的!你不是挺享受的吗?”燮宸鄙视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走到一边的椅子那,坐了下来!

“怎么就你一个人?荨儿呢?她没跟你回来吗?我可是很想她呀?”冥曄很是期待地看着门口那,什么也没有?好奇地问燮宸道!

“这里还有一头狼在这!我怎么可能会让她回来呢?我也不会在这呆几天的,你最好在这儿好好当你的帝君,把你身份给我摆正了!在地球上,骆荨儿是你儿子的女人,就等于是你的儿媳妇,不是你能肖想的!”说完,燮宸站起身,迈开步子朝着外面走去!把冥曄又一次的扔给了“他”的女人们!

骆荨儿和他们兄妹在街上逛着,那种全身疼痛的感觉又冒了出来!骆荨儿假装要去洗手间,躲开了卢溧阳和卢晓菲!把自己关进厕所里的骆荨儿,全身疼痛,脸上煞白,额头沁出了不少的冷汗,这时候,洗手间里却进来了一个人,站在洗手间里看着,骆荨儿在的位置,冷笑了一下,就离开了!

等骆荨儿从洗手间里出来,疼痛就减轻了点儿,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自己这是怎么了?”骆荨儿也搞不清楚自己这是怎么了,还好这一会儿,没有那么痛苦了,骆荨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往脸上扑了下水,深呼吸了下,感觉没事了,慢慢地走出了洗手间!

“咦!溧阳哥哥和晓菲哪去了?”骆荨儿出来就没看见卢溧阳和晓菲,她朝四周望了望还是没有,骆荨儿迈开步子,朝着步行街那里走去……

另一个“骆荨儿”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和卢溧阳兄妹会了合,卢溧阳看着骆荨儿竟有种诧异的感觉!“荨儿,好点了吗?刚才你真的让我有点担心!”走进“骆荨儿”的卢溧阳,拉起“骆荨儿”的手关切的问道!

“溧阳哥,我没事啊!只是去了下洗手间,看你担心的!”“骆荨儿”回握着卢溧阳的手说!

“就是的!哥,你太大惊小怪了!荨儿的身体绝对棒棒的!你都不知道,我们上跆拳道课的时候,荨儿表现得有多勇猛……”还没有说完的晓菲,被“骆荨儿”一下子捂住了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溧阳哥,你别听她瞎说,我才没有多么勇猛呢!我哪打的过别人呀!”说着狠狠地瞪了晓菲一眼!

卢溧阳看着两人竟笑了起来!对着玩闹中的两人说道:“我们回去吧!等一会,我要收拾东西,准备回学校了!”卢溧阳说着不舍的看了看“骆荨儿”,走到她身边,牵起她的手,朝着最近的公交车站走去!

“嘿!卢溧阳!荨儿又不是小孩子,还用得着你牵着她的手过马路吗?真是幼稚!”卢晓菲很是眼红的,看着前面的两个人,想着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有这么一个很疼自己的男朋友的!

满眼泪水的骆荨儿看着前面的“骆荨儿”卢溧阳和晓菲,眼泪夺眶而出!“她怎么可以这样?我只不过在这里就呆几天,她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把我挤出来!”骆荨儿看着眼前的那三个人,身体也跟着疼痛起来!

“啊!好痛!怎么会这样?我这是怎么了?”骆荨儿朗朗跄跄地走到一座楼的角落里,刚扶住了墙,那种疼痛感朝着全身袭来!这让骆荨儿不能忍受的顺着墙滑了下来!坐在了地上,满脸痛苦的骆荨儿,无助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这里!

“不行,我要去医院,好疼啊!啊……我这是怎么啦!谁来救救我?”骆荨儿无声的嘶喊着!此时的她,希望有人会发现她,也不希望有人会发现她,内心痛苦地挣扎着……

燮宸按时间来到了浩轩的婚礼上,与浩轩碰了面,燮宸替自己送上了对两人的祝福,正要离去!

浩轩犹豫地叫住了燮宸!“帝君,不知荨儿现在可好?呵呵!我本没有再问她好不好的资格,就当我是她的朋友关心一下她,想知道她现在还好吗?”

“呵!你现在以什么身份来关心她,都是多余的,你该关心的在那里,你的新娘子!你结婚的事,骆荨儿不知道,等以后见了面再说吧!”说完燮宸就离开了,也不知怎么的,这一天都让他心神不宁的,自己不是没有担心骆荨儿,可她现在是在自己的家里,应该没什么的!

这样想的燮宸,又放下了心,走到婚礼现场,与长老们打着招呼!就是不愿意理他的父亲冥曄!

这种场合赫尘是不用来的!所以冥曄和燮宸也就是走个过场,来了呆一会儿就可以走,但是婚礼举办要好几天的时间!

正在喝着端来的酒的燮宸,突然感到心一阵阵的疼,不经意间,他好像也看到了,冥曄也摸了摸心的位置,但冥曄没当回事,可冥曄的这一个动作,却引起了燮宸的注意!

冥曄也喝过骆荨儿的血的事,他也是知道的!“难道是……荨儿!”燮宸放下手中的酒杯,朝着控制室走去,冥曄正奇怪燮宸怎么走啦!感觉心又猛地一疼!冥曄此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燮宸会离开了,冥曄放下了杯子,紧跟着燮宸来到了控制室!

燮宸在与地球联系,自己来得太匆忙,所以没有安排人跟着骆荨儿,只能看看骆荨儿此时在不在家,濪颜放置的监控,燮宸都知道,燮宸找了一遍,没有在骆荨儿家,发现有骆荨儿的踪影,燮宸照着控制台,狠狠地砸了一下,骂了一句“该死”!

“刚走进控制室的冥曄,看到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燮宸,轻拍了下他的肩膀!“应该没事的!不要太担心”冥曄虽劝着燮宸不要担心,可自己心里却担心的要死!

燮宸不领情地甩开了冥曄的手,大步地朝着飞行器的方向走去!冥曄了解到他的想法后,快速地拦住了燮宸,对着他警告道:“你不能去!你如果那样做了,你也会有危险的!”燮宸没有理冥曄的想法,还是大步地走向飞行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