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唤,柳燕轻绞芳草岸.花香鸟鸣,无语说春艳.

不论花儿出现在哪里,所有的人都是眼前一亮,问一句“春天来了?”花儿是轩辕英的花儿,也是大家的花儿.

昭南府的男丁们对待三位女主人的态度是各具特色.若儿吩咐的事没人敢耽误,小姑奶奶发起脾气来,谁也受不了.舜姑娘吩咐的事没人会耽误,对于这群刀口上抢险的汉子来说,帮舜姑娘办事,那是在买人身保险.至于花儿吩咐的事,那是没人忍心耽误.花儿总是那样,笑盈盈的走到你面前,轻声细语的问“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可以吗?”说不可以那是找揍,先不说你能不能承受轩辕英的黑拳,令狐大侠的大拳头,大地兄弟的狠拳头,还有慕容姑娘的绣拳,左小姐的粉拳,千叶小姐的勾拳,伍姑娘的钻心拳.姑娘们出手了,那仰慕姑娘们的人当然会奋勇当先,仰慕者的竞争者更不会落后,再加上若儿大公主和舜医生,以及她们的FAN…实际上挨拳头还是次要的,看着花儿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那如夏夜轻风般的笑容,如果这个“不”字出口,恐怕最先打过来的还是你自己的巴掌,接着就是这么一句“不…不知道我会不会耽误您的事.”

这几天花儿的笑容少了许多,所以昭南府的男丁们聚在了一起商量对策.目前的问题很困难,花儿的丈夫和哥哥都在最危险的前线,她是因为担心才没有了笑容.小伙子们吵闹了半天也没有个解法.有人说组队去把轩辕英和东方天龙一起绑回来,赵平一脸不屑“要是能绑的回来,我们的大郡主早就派人干了,还等你说.”这个论据实在太充分,连提议的人都觉是自己蠢.于是又有人说“我们干脆把花小姐直接送过去.”这个提议有些建设性,反对人又是赵平“大小姐要是能走的开,我们也不用在这开会了.”这个大家都知道,现在楼联的补给完全由花语一个人在操办.谁也搞不清楚那么多粮食是怎么运到了楼联,光凭天马的人手是肯定不行的,而昭南府的闲人们还要负责云洲的安全.

正当大家摸不到门的时候,见习观察员楚风楚大员外冒出了一句“那咱们可以先帮花儿找个后备老公和大哥,再催催那两个死快一点.”这句话真是拨云见日,让广大人民顿时见到了希望,于是有人夸奖楚大员外足智多谋.楚大叔很谦虚“咱年纪大,也就经验多一些而已.”赵州长很小心的问了句“楚大哥,这么说您以前也干过这种杀夫夺妻的勾当?”赵平的发言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这么能叫杀夫夺妻?这是为老大分忧解难,让他无牵无挂的早走早好.于是昭南府的男人例会得出了一个决议,给老大写封信,为了省钱,信就写的比较短“老大,你勇敢的冲下敌人吧.作为英雄的兄弟,我们会光荣的活下去.另注:后事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您就早点英雄吧.”

没想到信还没有送出去,就传来了越川大捷的消息.花儿又笑了,为自己的丈夫而骄傲.但好消息并没有持久,很快楼联西线崩溃的消息就到了云洲.没有人知道花儿是怎么想的,从伍姑娘嘴里传出来的的消息是,这几天花儿就没有沾过枕头.昭南府的男人再次把寄信的事摆上了议程,已经升级为正式观察员的楚大员外却给大家浇了盆了凉水“别想了,为了查找令狐的下落,十七在查看每一条经手的消息,估计信还没出云洲就会摆在慕容的桌子上”自打若儿去了繁京,昭南府的日常管理就交给了慕容小素,慕容也是忙的衣服都没时间还,现在要是惹了她,恐怕死的不止是难看.既然信送不出去,那就点评一下府里的姑娘小姐们吧.有人刚开了个头,楚大员外却蹦了起来“糟糕,差点错过了做饭的时间.各位慢聊,我得回去帮老婆一把.”楚大员外的模范表现,无疑是对大家的一种打击,于是有人怀念起轩辕英“还是老大好,明知道回去晚了要倒霉,还是会硬撑到兄弟们散场.”

“就是”有人接上了话头“第二天看见老大一头包,他还是嘴硬说是被蚊子咬的.”大家笑了一回,是啊,花儿很可爱,可没有了老大,这里就少了那份欢笑.

舜华坐在床上哇哇的哭,因为她睡醒了很久,却没有看见娘.以前每次睡醒的时候,都会有舜娘娘在身边,舜娘娘会边给她穿衣服,边教她唱歌.后来舜娘娘陪爹去打仗了,舜华不懂什么是打仗,若娘娘说打仗就是打坏人,爹和舜娘娘要把坏人赶走,这样就没有人会欺负舜华和娘了.舜华懂了,她还是每天高高兴兴跟着若娘娘和花娘娘玩.没隔多久,若娘娘也走了,花娘娘说坏人太多,若娘娘去找人帮爹了.舜华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每天晚上她还是能睡在花娘娘的怀里.早晨起来的时候,花娘娘还是会搂着她,给她穿衣服,梳辫子,舜华最喜欢花娘娘扎的蝴蝶结,红红的好漂亮.这几天舜华还是在花娘娘的怀里睡着的,可在半夜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舜华从没有哭过,因为花娘娘就在离床不远的桌子旁看字,舜华知道花娘娘是在帮爹爹准备吃的东西,虽然她也不懂,那厚厚的一迭纸爹是怎么吃下去的.可是今天早晨….娘不见了,桌子旁没有娘的身影,舜华坐在床上,眼泪已经沾湿了衣襟…门开了,舜华偷偷的从手指缝里看了过去,是花娘娘.舜华哭的更伤心了,是委屈也是一种放松.她感受着娘温暖的怀抱,听着娘那轻轻的话语,看着娘那美丽的大眼睛.于是舜华伸出她胖乎乎的小手,擦去挂在娘睫梢上的泪珠“娘不哭,舜华一定会听娘的话,爹很快就会回来的.”

风十七妹真想丢下手边所有的事,直接去博提尔找那个蓝眼珠的莽汉子.她真的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汉子,会突然在自己面前说“国将破,匹夫当舍命一争.若侥幸得还,必当与卿斯守终老.”十七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蠢到说出“此乃君当行之责.妾虽惴惴,却也知整装叠带,盼君早日归来.”他走了,真如他所说的,为国尽了自己的力量.虽然传回来的消息让十七哭了一天一夜,但她还是为自己的他骄傲,就是这个在自己面前跑了好几次的人,带着一千多名老弱残兵,硬是让对方几十万的大军,在一座不起眼的小山前,徘徊了几个时辰.十七到现在还没有他的消息,可她并不着急,因为不管是谁杀死了大名鼎鼎的令狐逊,都会把自己的名字贴在最明显的地方.所以,令狐一定会回来.

实际上,这个简单的推理并不是风露自己想出来的.风十七本来只对一个人服气,那就是箐若,箐若能把最简单的事搞的最复杂,也可以把最复杂的事简单化.十七自认做不到,她很佩服箐若的本事.但现在,十七又多了一个她尊敬的人,就是这个从来不大声说话的花儿.十七知道花儿很聪明,武功高的让人不可想像.但女孩子家又不需要和别人争胜斗勇,要那么高的武功有什么用?所以,十七有时候会觉的花儿只是天资高,有些小聪明而已.自从楼联的战争全面拉开,十七才真正见识到了花儿的能力.首先,是花儿组织的换粮运输,谁可以用七天的时间把云洲的粮食运到楼联的边界?恐怕没有人,但花儿做到了,她的方法很简单,离楼联最近的村镇把自己的粮食都给了楼联,其他的村镇再把自己的粮食给这些村镇,就这么一级一级的传送,对于昭南府来说,他们只相当于把粮食从云洲运到附近的村镇.说起来很简单,但这整个的过程,花儿动用了千叶,精英会,风家,苏家,龙家,甚至箐和的人,谁能组织这么多人手?只有花儿能做到这一点.楚家本来只愿意和昭南郡主府进行商业合作,但现在楚家的船队已经成为云洲的运粮队,大批的粮食不停的从宣华,大丸,甚至海外的小岛,涌向了云洲,这又是花儿的功劳.

十七不得不重新估量这个美的像花一样的女人,谁都知道花儿很担心自己的丈夫和哥哥,可是当十七哭的昏天黑地的时候,是花儿坐在她身边说“我相信大哥一定会平安的回来,三哥和姐姐也会平安的归来,因为这里是我们的家.”或许是她真的知道未来,十七从没有看过花儿落泪.就算是琢城被围,花儿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拉着韦青青的手,带着舜华一起去上街买新衣服.十七懂了,为什么若儿会跟在花语的后面,心甘情愿的叫着姐姐.因为花儿确实是这个家里的姐姐.看着她,你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慕容并不喜欢熬夜干事情,就像所有女孩一样,她认为熬夜会让自己的变丑,也会老的快.所以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花姐姐会把这么多事一个人揽下来.府里有那么多闲人们,每个人分担一点,她不就少做了许多事.可花语的回答是“一家人,有些人管内有些人忙外,忙外的人风险大,应该多休息.”慕容不懂这些吃白饭的人还需要怎么休息,直到许齐汇发兵攻打云洲.慕容小素刚接到消息,却发现昭南郡主府的小伙子们已经整装待发.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花儿的完美指挥让许齐汇的一万多人在三天内完全溃败,可是没有小伙子们的夜袭,烧船,毁粮,刺杀……或许这场战争还要持续很久.所以当花儿带着舜华跪在昭南府逝者墓前时,就连楚风也掉了眼泪,因为他知道花儿悼念的并不仅仅是她的朋友从人,而是她自己的家人.

“姐姐,你瘦了”这是若儿看见花语时的第一句话

“舜华长高也长重了,想不想若娘娘”这是若儿抱起了舜华后的笑容.若儿是应该高兴,琢城的围被解,轩辕英和舜姑娘一切平安.可是她的心里还是有些隐隐的痛.不为别的,只为了花语那长长的一鞠“若儿,为了这个家,辛苦你了.”箐若一肚子的委屈瞬时间化为心痛,她心痛花姐姐,因为若儿知道,正是花姐姐多少个不眠夜,才能使那个混帐男人和那个糊涂姐姐坚持到现在.箐若是笑着拉起了花语的手“姐姐,我们一家人很快就可以团聚了.”

是啊,很快就可以团聚了.花语没有哭,因为这是一件她最想要的事,所以她应该笑才对.于是花儿笑了,像春花一样的灿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