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两条腿的人快还是四条腿的马快?轩辕公子用行动回答了这个问题.昭南郡主府又少了三个人,这三个人的名字也就不用说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只是选的日子不好.繁京那边的故事是苏恒叙职出了问题,李真满责令兵部清查苏恒的过失.而文冲带回来的消息就更吓人,文冲本来是去罗源镇赔钱加道歉,没想到看见的是洗劫后的景象,具幸存者描述,是劫匪不满镇里的人报官,返身报复的结果.

姑娘们没有告诉轩辕英罗源镇的事,只是说了句“别乱跑,这两天事挺乱的.”轩辕英对乱跑这个词明显不懂,新年第一天说是出门看看大家好不好,接着就是花儿收到了张纸条“出去逛几天,看个朋友.”

有人说一个时辰前看见这三个人徒步从西门出的城.赵平立刻骑马追了过去.人没有追上,倒是听见一件新鲜事,离云洲三十里有个小村子,说是有人撞鬼了,前后一共撞了三次,受害者是个三十出头的闲汉,他在外面赌了一夜,正在村头的老槐树下放水,突然肩膀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手一抖就滴了几滴在鞋上,闲汉当然不干了,转头就准备骂人,却又硬生生的打住,输了一夜的颓废,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眼前这个人是在笑吗?”闲汉开始问自己,雪白的牙齿,红艳艳的舌头,宽厚的嘴唇弯弯的上翘着,把脸上的肌肉都推挤到了颧骨附近,所有的笑意也就在这嘎然而止.颧骨以上,是一双冰冷的眼睛,和两条倒竖的怒眉,半笑半怒的表情,就如同传说中的鬼笑一般.那张脸,白的就像是家里咸菜坛子里长的那种白毛,“鬼”的身上还披了件宽大的袍子突然眼前的那个“人”飞了起来,那宽大的袍子就像是他的羽翼一般.闲汉傻了,裤子也忘了提,愣愣的站在那里.

接着就撞了第二次鬼,是个黑发兰眼的东西,头上还顶了个歪歪的皮帽,上面沾的又是土又是灰,肩上一前一后搭着双靴子,和他那身洁白的长衫极不相称,更让人惊恐的是,他如同着了魔一般,上上下下的挥舞着手上的长刀,还很专注的看了看闲汉那裸露在寒风中的下半shen.然后说了句“不是很大吗”闲汉心惊胆颤,就在担心自己会少了点什么东西的时候,眼前这个鬼不见了,似乎蒸发了一般.闲汉战战兢兢的提起了裤子,年初一遇到两次鬼,还能好好的站在这里,他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于是我们的第三个鬼出场了.

这个鬼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就是抗了个黑色的棍子,“要不是在冬天你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鬼”闲汉事后叙述道“他不但敞着怀,还光着脚,一边跑还一边哼着,看见了我突然裂嘴一笑‘看见我两个兄弟吗?’”闲汉定了定神“鬼的兄弟当然是鬼了,我一句话没说,转头就跑,老天保佑,捡了条命回来…”

赵平简单的计算了一下,大半个时辰,三个人跑了三十多里路,快赶上骑马的速度了.赵平糊涂了,他们这么急是在干什么?再加上穿大袍子的大地英雄,背着靴子的令狐逊,光着脚的轩辕英,这,这到底什么是什么呀?赵平决定先返回云洲跟小姐们说一声,再做定夺…

轩辕英本来是想找令狐逊聚赌,昨夜输的太憋气,得有个地方发泄一下.正好碰上大地英雄也在,小伙子比较勤奋好学,回去问了一下谁是罗裳,竟然被大家嘲笑了一番,连大名鼎鼎的刀王罗裳都不知道.罗裳又名罗青衣,现风云榜排名第三,有传言说他是七风堂的总堂主.轩辕英这才想起来谁是罗裳,搞了半天令狐大侠是要去招惹这么个强人.

于是轩辕英就问了“大哥,你会挂的几率有多少啊?”令狐逊回答“大概七八成啊”

“那要不要一起去啊?”

“好啊,很欢迎.”

“是不是可以提前去下暗手啊?”

“主意不错啊.”….

左啊右啊,三个人一商量,干脆现在出发,打罗裳个措手不及.据说欧阳三郎也会去,因为当时惹罗裳的事也有他一份.至于怎么惹的罗裳,轩辕英也懒的问,不管谁对谁错,兄弟们要打架,那搙袖子上就是了.

三个人出了城,轩辕英突然想起了件事“大哥,你多久没练功了?”这个问题是不用问大地英雄的.

令狐逊一撇嘴“哪个人像你,我天天都在练.”这句话骗别人可以,骗轩辕英还是差了点.

“老大,我看你刀把都锈了,刀能不能拔出来还是回事.”轩辕英的话当然有些夸张,但令狐逊从开豆腐坊起,确实没拔过他的刀.

令狐逊当然不服气“别看我没碰刀,我是在练气冥想.到了我这个阶段,有刀无刀都是一样的”

“拉倒吧,”轩辕英不屑一顾“你看别人一眼,能把人家看死?你那个有刀无刀骗骗水准差你一截的人还不错.你不拿刀和老四对对看.”大地英雄一脸渴望的看着令狐逊,他早就等着这么个机会好痛斩老大.

令狐逊当然不能吃这个亏“好了,我承认这段时间没练过功.”

不过也不算晚,为接节约时间,轩辕英和令狐逊决定一边赶路一边练,先从练轻功开始吧,三个人一起开跑,轩辕英明显吃亏,背着把几十斤重的剑,又穿了件长袍,当然跑不快,再加上脚上那双小皮靴,走路挺好看的,跑起来就不是那回事.为了公平起见,轩辕英逼大地英雄穿上他的长袍,说是兜风可以增加跑步的难度.皮帽子也放在了令狐逊的头上,靴子也就顺便让他背着吧.既然令狐是大哥,当然要增加点难度,轻功刀法一起练,要求他在跑动的过程中挥一千次刀.

三个人像是疯子一样开始狂奔,说起来还是大地英雄跑的最好看,像是一只大鸟一样在空中翱翔,轩辕英的那件袍子由兜风变成了拉风,难怪令狐大喊不公平,也确实,和大地英雄比起来,令狐大侠也像个鸟,不过更像个驼鸟,问题出在他头上顶的那个皮帽,小了一号.跑的太快,会掉,一挥刀,也会掉,跳的高还是掉.一边跑一边挥刀还要弯腰捡帽子,实在是枉费他的那身白衣,即没有飘飘欲飞的感觉,还一前一后挂了双皮靴,和疯子也没太多差别.但三个人中间最惨的还是轩辕公子,光着脚跑步的最大好处是能清楚的体会到路面的四季变化,冻的硬梆梆的石头,猛的踩上还是挺疼的,虽然身上是热血沸腾,可脚怎么跑都是凉冰冰的,轩辕英一边跑一边在小声咒骂着.

三个人以拉力赛的形式进行比赛,十里路为一站,大地英雄连赢两站,终于在第三次蝉联冠军的时候,他得意的笑了起来,想把自己的快乐与那个在树下的人分享,却没能得到共鸣,只好悻悻而去…

跑了接近两个时辰,终于有人顶不住了,当然这个人就是抗着墨髭跑的轩辕英,按轩辕英的说法是,今天最大的收益者是令狐大哥,不但练了轻功,也练了刀法,最重要的是腰腹部的肌肉得到了充分的锻炼,为他以后的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至于获的六站冠军的大地英雄,他的奖励就是给两个人找东西吃.这件事也确实只适合大地英雄去干,大过年的哪有什么饭馆开门,能厚着脸皮在年初一抢劫的也只有他了.实际上大过年的讨点东西还是挺容易的,但昨天还在美酒好肉,今天就换残羹冷汁,这种巨大的反差估计轩辕英都受不了,于是大地英雄有一种过年加班时的恶劣态度抢了一堆食物,不过懂了点人情世故的他还是丢了几个金币作为补偿.

三个人直线行进,遇山翻山,遇水涉水,行不过五日就到了约定的远化镇.远化镇是很平静的内陆小镇,这几天却意外的热闹起来,很多武者出现在这里.而镇里最大的罗府更是人马不断,不时有骑骏马,跨宝剑的江湖豪客来访.还好远化镇有所准备,唯一的一家酒楼在初四就开门营业,以招待这些江湖来客.也就在这个时候,三个穿的像拾破烂的家伙进了远华镇.

按轩辕英的想法是先吃饱再找个客栈好好睡一觉,在外面冻了五天,一想到能躺在暖暖的炕上睡一觉,轩辕英连腿都迈不动了.这次出来倒是带了钱,就是没地方买东西,三个人为了抄近路,大冷天的翻越连悬山,当然不会有哪个雅人加疯子会在山里开个酒馆什么的.虽然不是啃树皮嚼草根,但咽了几天冷馒头的三个人,当然渴望能有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于是他们就进了远华镇上唯一的那家酒楼–齐飞阁

齐飞阁并不是取意于比翼齐飞,而是因为老板的名字叫齐飞.齐老板年纪也就四十出头,却颇有几份老板的风采,圆滚滚的身子,短短的腿.和薛三圆倒是有几份神似,就是悠闲了许多.轩辕英一看见齐老板就有了一种好感,只不过这种好感也就持续一会儿,当店里的伙计把他们引到靠墙角的一个阴暗位置,轩辕英开始觉的胖子都是坏蛋,从东方天龙到这个胖老板,没一个好东西.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山里滚滚爬爬了五天,就他们这身衣帽,坐在门口也确实很影响别人的门面.开餐馆出身的轩辕英当然知道别人的苦处,三个人也不抱怨,坐下来要面要茶.

现在还不是吃饭的时间,齐飞阁里却还有不少人,基本上是带刀带剑的武者.说白了,这些人也没地方去,罗府招待的都是自己请来的客人,或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像这种听个消息就跑来凑热闹的,也只有自己花钱解决吃喝拉撒睡的问题.不过这种人江湖人不在少数,大家还乐此不疲,以见证高手间的对决为荣,虽然大多数时候连高手长什么样都没见到,也就图一个在附近感受一下气氛,呼吸一下高手留下的滞气,运气好还能看看战斗后的场景,那更是可以吹嘘的资本.

江湖人聚在一起当然谈论的是江湖之事,这次大家的话题也就是围绕着不败战神令狐逊和刀王罗裳一战.有人说从排名上来看令狐逊比罗裳低了六名,恐怕没什么打头.立刻就有人站出来反对,两年前,令狐大侠一刀砍下了在魔族排名第五威尔公爵的手,按这个事来说,令狐大侠的实力在前五名左右.

轩辕英对令狐逊的实力没兴趣,倒是令狐大侠这个称呼让他咋了半天舌“老大,没想到你侠名远播.”

“那是当然.”令狐逊得意洋洋的喝了口面汤,脸上泛的油光和面碗里的油花是交相辉映.实在有辱大侠的形象.

大地英雄沉思了一会,突然小声嘀咕了句“大地大侠.”

轩辕英差点没被面汤给噎死“老四,你恐怕没有做大侠的命,还是不用想了.”

三个人喝着汤,吃着面,再听着旁边的人胡扯,顺便再抱怨几句汤太咸,面太软,肉太少.突然有人跑了进来“明佬会的人在镇子外和一个小伙子动起了手,十几个人打一个也没讨到好,钱老前辈正赶过去.”

这种热闹当然不能错过,大家一起往外跑.

轩辕英看了看令狐逊“会不会是..?”

“恐怕是..”

“那面还吃不吃了?”

“端着碗去.”

于是一场热闹在远化镇揭开了序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