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云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走进了洞里。

尸狼头领慢慢转过身来,近在咫尺地眯起眼睛盯着我,我慢慢闭上了眼睛,等待着...

洞外,突然响起了尸狼们的怒吼和哀鸣声!

我心里一震,来救兵了吗?于是立即睁开了眼睛。

我面前的头狼也是一怔,然后转首望着洞口。当洞外越来越多的尸狼哀鸣声传来时,头狼变的焦躁不安。

“外边怎么了?”古云也走了出来,他侧耳细听了一下,就让头狼赶紧出去看一下。

头狼迅速冲了出去,古云则提着斩灵剑不安地在洞里来回走着。

过了不多时,外边突然安静了下来。古云往洞口那看了看,思索了几秒钟,然后就用剑指着我,让我赶紧往洞的深处走。

我磨蹭着一步一回头地往里挪动着。

“你给我快点!”古云推了我一把。

“杰哥!杰哥!”洞外响起了大宽的喊声!

“大宽,我...”我刚喊了一声,就被古云一把掐住了脖子,他威胁道:“再敢出声,这剑立即就能让你化成灰烬,你最好老实点!”

古云押着我躲在了洞里一个凹处的阴影里。

这时,我看到从洞外进来了三个魂魄,一个是大宽,还有一个像个小男孩子,八九岁的样子,一身银色装扮,活像个银娃娃。

再有一个,黑色的面皮,花白胡须,年纪有六十左右。

他中等个头,瘦瘦的,手里拿着一把折扇,背后背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他的双目一直微闭着,手摇着折扇,从容而又洒脱。

大宽不停地呼喊我的名字,但古云的剑就架在我的脖子上!

手持折扇的老者抬手示意大宽不要再喊了,然后他折起折扇插在了腰带上,接着就闭起眼侧着耳朵认真听着什么。

一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笑了笑后说:“古云,你认识我,也了解我,你觉得能躲多久?”

我发现古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就押着我从暗处走了出来。

“原来是鬼师来了,失敬失敬!”古云用剑抵着我的脖子,站在我身后说。

“古云大人,您这是何意?”老人指着我问古云。

“他师傅曾经偷了我家的秘籍,而且还害我哥哥无法投胎轮回,所以我想杀了他的徒弟,报仇雪恨!”

“古云,他可是阳魂,杀他就等于杀人,冥界如何惩罚杀人的鬼魂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古云听到这微微犹豫了一会儿,接着就说道:“反正回去后大宽的母亲也会向秦王告我的状,路是自己选的,后果我自己担,大不了学我哥,做个孤魂,乐得自在!”

“鬼师伯伯,你少跟他废话,一扇子打过去让他魂飞魄散就是了,就跟你刚才打尸狼那样,一扇子一个,解气的很!”大宽瓮声瓮气地说道。

“古云,老朽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了阿杰,否则别怪老朽不客气了!”说着慢慢展开了折扇。

古云似乎对鬼师很是畏惧,他往我身后躲避着身子,勾着头看着鬼师说道:“让开道路,让我们过去,等到了自在沟附近我自会放了他。”

逍遥鬼师仰首大笑,说:“莫说一个自在沟,就算天庭老朽一样来去自如。我只问你一次,放,还是不放?”

古云握剑的手在发抖,他似乎在犹豫中渐渐下定了决心。

我听到大宽喊了一声:“啊不好!”

紧接着就看到逍遥鬼师身子“嗖”的一声到了我跟前,我身后的古云好像哼了一声,等我再定睛看去,鬼师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手里却多了一把斩灵剑!

我回头看去,古云呢?他竟然已经不见了!

“我的妈呀!鬼师伯伯,刚才吓死我了,幸亏你出手快呀!嘿嘿,厉害,厉害!”大宽拍着手欢呼雀跃很是开心。

“杰哥,你咋还愣着啊,赶紧过来,这是鬼师伯伯,不是他,你刚才就早被古云给砍了!”大宽咋呼着招手让我过去。

我这才如梦方醒,于是赶紧过去给鬼师磕头。

“起来吧,事不宜迟,快带我去找你师傅!”

“是啊杰哥,咱赶紧走”大宽也说道。

我随着他们走出了山洞,发现白雾已经全部退去,山谷里有三三两两的尸狼,均趴伏在地上,一副顺服的模样。

“大宽,是你把鬼师伯伯喊来的吧?”我边走边问。

大宽顿时来了精神,唾沫星子乱飞,摇头晃屁股地说他如何如何经历千难万苦,如何如何不容易才见到了鬼师伯伯。

鬼师伯伯在前面摇着头爽朗地笑着,说大宽就是一活宝,还差点被我的龙狮给吃了。

大宽呲牙咧嘴嘿嘿地笑了笑,说道:“我正趴那歇着呢,那狮子朝我屁股就是一口,幸亏我跑得快,要不还真就见不着杰哥你了!嘿嘿!”

“屁股这会儿还疼不?”我问。

“鬼师伯伯早给我治好了,大手一挥,看着比原来的屁股还好看!”

鬼师伯伯和我,包括那个童子都被大宽逗的大笑不止。

“鬼师伯伯!”我紧走几步赶上了逍遥鬼师说道:“谢谢您肯出手救我师傅。”

“少和我客套,有啥话尽管说。”鬼师说话很冲。

“哦!我想请教伯伯,我看到您扇子上有个大大的佛字,敢问您前世是佛门弟子吗?”

鬼师长叹了口气,须臾才说:“我生前乃一居士,号逍遥。一直修行大乘佛法,后来遇到一位同修的师妹,很是投缘,经常在一起讨论佛法。

一天,有个小妖为了阻扰我修行,就用妖术迷惑我,结果,我和师妹...唉,可叹我几十年的修行顷刻毁于一旦,我不恨小妖,恨自己定力不够,惭愧呀!”

原来如此!我对鬼师的遭遇颇感同情。修行之人,到了一定阶段后,魔王就会派妖魔鬼怪去阻挠、破坏这个人的修行之路,如果定力不够,就会像鬼师一样,自毁前程。

“伯伯,那你又怎么会在冥界做了鬼师呢?”

“自己犯了错,内心无比自责,思想就进入了死胡同,一心想弥补过失,结果反而走火入魔了,被灵体把魂魄引到了冥界,却因祸得福,内心顿悟,乐得逍遥自在,哈哈!”鬼师仰首大笑不已。

“这也好,只是改变一下修行路线而已,反正您迟早都是会升入天界的。”

“不同啊孩子,如果在人间就修得正果,去处完全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伯伯,都说如今的阳间是末法时代,您觉得呢?”

鬼师打开折扇边走边扇着说道:“古代的中国版图之内,人们受孔孟之道的影响,行为循规蹈矩,少有越雷池之人。而且自从佛教传入后,老百姓几乎大部分都以此为信仰,孝顺、善良、淳朴,男人在外劳作打拼,回家眷妻疼子;女人在家洗衣做饭,上孝公婆,下爱子女。那时的家庭或许吃不上大鱼大肉,却经常有欢声笑语。再看当下,人们似乎忘了做为人本应该追求的东西是什么了,都在盲目地追求一些物质的、外在的、短暂感官刺激的东西。所以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吧,房子越来越大,回家的人却越来越少;女人漂亮的越来越多,不造假的却越来越少;出入成双成对的男女越来越多,真正是一家的却越来越少;上学念书的人越来越多,修养高的人却越来越少等等,社会乱象纷繁复杂,人性沦丧堕落,有道是物极必反,这是自然规律,所以人们是在自作孽,最终引来的是一场人间空前大浩劫,至于以何种方式来惩罚人类,这是天机,不可说,不可说!”

我真是佩服鬼师的修为,竟然对当今的阳间分析得如此入骨三分,言语精辟独到又另类,真的是听的我酣畅淋漓。

“伯伯,没想到,您对当下的阳世人竟然也能看得这样透彻,晚辈甚是佩服。”

“唉!孩子,其实像你这样的人如今阳世上真的不多了,你要坚持下去,能多度一个人顿悟,就多拯救了一个灵魂脱离贪嗔痴的苦海,功德无量啊!”

我听后很认真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