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两人都陷入短暂的沉默,各自在脑海中把各种零散的信息串联起来。片刻之后。

“好吧,你说我是混血人,那么按你刚才说的,我应该归入哪一个种族呢?”兵辉问道。

“这的确是个大问题,”电子人双手一背,又来回踱起方步径自沉思起来,“让我好好想想”。

“你是混血人的事情,有多少人知道?”沉默了几分钟,电子人问兵辉。

“很少,除了我妈妈,应该还有我父亲,其他外人应该不知道,”兵辉想了想,又说道:“或许肥刘的父亲知道,但是他从来不在我面前问起这个事情。”

“肥刘的父亲?肥刘是在飞船外头的那个胖子?”电子人问道。

“对,他叫刘一星,我的发小,我们两家算是世交了,他父亲和我父亲是同窗好友……”兵辉忽然想起什么,急切道:“对了,教练,我们和肥刘失去联系很长时间了,他独自在外头一定很着急,是不是让我们联系一下他报个平安?”

“很长时间?”电子人皱眉道,“谁告诉你你们失去联系很长时间了?”

“咱连着切磋两场花费了不少时间,又看了好几段视频,我估计三五个小时应该有了……糟了,我又耽误了回家的时间了!”兵辉说着,急忙转向阿图,问道:“阿图,现在几点了?”

“主人,我的计时器已经停止了。”阿图说道。

“什么?!”兵辉不相信阿图说的话,计时器对于一个机器人来说就相当于第二生命,除非机器人出了故障,否则计时器停止工作就相当于生命结束。

“让我看看!”兵辉走近阿图,阿图则将时间显示在手腕的小型屏幕上:S-T-15:19:35:06。

“我的头盔呢?”兵辉望向四周寻找他的头盔。

“在这呢!”阿图转身拾起头盔,递给兵辉。

兵辉接过,查看战场环境侦测系统上显示的时间,竟然也显示S-T-15:19:35:06,兵辉隐约记得,这个时间应该是第一次跟电子人切磋时头盔屏幕显示的时间,只是后来他就没再注意看时间了。

“别再扯这些没用的了,”电子人道,“我保证绝对不耽误你回家吃晚饭的时间。”

“好吧!”兵辉有些无奈道,他曾听说宇宙中有些强大的存在能令发动机熄火,能令时间停滞,“这个奇葩老怪物难道强大到如此程度?”兵辉有些疑惑。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混血人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咯?”电子人继续问道。

“嗯,星际联盟中立区的法律有规定,未经监护人许可,任何机构或个人是不允许对未成年人进行血缘检查的。”

“你接受过‘人体再造’?”电子人继续问。

“嗯,是的。”兵辉肯定答道。

“也就是说,你父母,包括你所居住的人类保留区的管委会都已经把你当人类对待了,而不是你认为的超能人。”

“也许吧!”兵辉叹了一口气,因为父亲是超能人的缘故,他曾经也以为自己就是超能人,可母亲却让他接受“人体再造”,而且把家安在“人类保留区”,要知道,“人类保留区”在宇宙中就是“贫民区”、“二等公民区”的代名词,这让兵辉在自己的身份认知上曾产生过迷惘:他认为自己是超能人,但得不到超能人的认同;他接受了“人体再造”,过了2年多却又没有成功变身,被人类认为是“基因有缺陷的怪胎”;现在又莫名其妙跟兽人扯上关系……

“真是太乱了!”兵辉感觉头疼。

“怎么?不想承认自己是人类?”电子人似乎看出兵辉的心思。

“唉,”兵辉叹了一口气,说道:“承认也没用,即使承认自己是人类,也被大家看成一个残次品,一个没用的废物.”

“你不是已经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了吗?”电子人说道,“9号行星人类保留区第299届少年比武大会无差别级第三名,难道浪得虚名?”

“那是‘无差别级’的比赛,知道吗?所谓‘无差别级’,就是允许未变身的人穿着铠甲与已变身的人比武,而已变身的人是不允许穿铠甲的,这就相当于一个全副武装的人与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比武,你说谁占优势?一目了然嘛!”

“可你现在不是也变身了吗?”电子人揶揄道,“而且没穿铠甲差点把我打败。”

“您老就别取笑我了,”兵辉说道,“我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变身之后我感觉无法控制我自己,我始终找不到那种随心所欲的变身感觉。”

“控制自己的变身,这个通过一定的训练可以做到。”电子人淡淡说道。

“你有办法?”兵辉睁大了眼睛,他知道变身之后自己身体蕴含着可怕的能量,但是这个可怕的能量连他自己都驾驭不了,而且随时可能要了他自己的命。“教练,你一定有办法,”兵辉顿时来了兴趣,说道,“作为‘教练系统’,你曾将上百万个生化战士训练成合格的殖铠战士,训练我这样的菜鸟岂不是易如反掌?”

“办法是有,”电子人微微一笑道,“但是想跟我习武是有条件的,你满足我提出的条件,我倒愿意尝试指点指点你。”

“指点指点?你谦虚了。你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兵辉急道,“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会用生命去捍卫!”

“真的吗?”电子人严肃道。

“真的!”兵辉认真点头道,“你说,什么条件?”

“条件一,你跟我学习本领,须秉承古代华夏国的武术精神以及习武者的侠义精神,扶助弱小,惩恶扬善,维护正义,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以保护人类为己任,甚至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这点你能做到吗?”

“能做到!”

“条件二,宇宙之大,强者如云,正所谓“山外有山天外有天”,你跟着我习武,必须保持谦虚谨慎的态度,戒骄戒躁,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特别是你有2个‘原力核心’的事实,这点你能做到吗?”

“这个我也可以做到!”

“条件三,如果有机会,带我回一趟地球。”

“这个……”兵辉略一迟疑,随即大声应道:“徒儿一定竭尽所能,即使上刀山下火海……”

“得得得,别说了,少给我喊口号,把我的三个条件再重复一次!”电子人打断了兵辉道。

兵辉于是把电子人的三个条件重复了一遍。

“请牢记你的誓言!”

“我一定用生命去捍卫这些誓言,1号教练!”兵辉大声说道。

“嗯?教练?还叫我‘教练’?”电子人眉头一皱,似乎不悦。

兵辉一拍脑袋,仿照古华夏国的拜师仪式,“噗通”一声双膝跪地,恭敬地朝电子人拜了拜,嘴里高喊道:“师傅在上,受弟子一拜!”

“哎,好徒弟!”电子人欣喜道,受了兵辉一拜,然后一挥手,把兵辉的膝盖托了起来,说道:“来,为师的送你一个见面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