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化神劫,圣王陨

清晨,太阳缓缓升起。

宽广无垠的大陆上,花香鸟语,充满了无限生机。

‘轰隆隆~~~'

突然间,雷鸣骤起,震惊当世。

九天之上,彩云连绵,遍布了数百里,当真是遮天蔽日。无数金色电芒在之中游走,景象煞是惊人。

天道法则汇聚,一早便有人在渡劫。

这一域,无数飞禽走兽哀叫不止,纷纷惊退奔离。

突然,劫云外围一处,人影飘忽,出现了两道身影。

身影周围圣光弥漫,两位圣人强者被惊动了,前来一探乾坤。

这是两名中年男子,身材伟岸,器宇不凡。

“这是天劫?”

其中一个人眉头紧锁,发现了大问题。

“化龙极境修为?难道这只是化神劫而已?”

另一个人更为惊骇。

他们是附近四品初级宗门的老祖。

“我去看看。”

这震撼太大了,先开口的圣人忍不住,想要临近一观。

“万万不可!”

旁边的圣人急忙阻止了他:“这天道法则太过诡异,似是蕴育着了不得的东西,盲目进入的话恐有意外,你我还是在此处远观为上。”

要进入的圣人听了,沉默了片刻,看着云雾中游走的雷霆,点了点头。

‘哞~~~'

突然间,一道梵音骤然升起,回荡在天地之间。

“这是什么?”

二圣脸色大变,他们正运转天眼探视,却见劫云深处,有一座巨大的闪电法尊,破开了云层,缓缓落下。

‘嗷~~~'

一波未平,震天龙吟又起,一条闪电金龙,游出了云海,霸临于世。

它与闪电法尊成就了对立之势。

一个模糊的人影,立在二者的中间。

“这~~~这到底是~~~?”

二圣心中巨浪滔天,泛起了一股大恐怖。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妖孽在此渡劫?

‘呼~~~'

正在此时,人影再现。一个破衣老头儿出现在二圣身旁。

“晚辈见过冥海圣王前辈。”

二圣看清来者,急忙躬身行礼。

冥海圣王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紧皱着眉头,看着云海深处不语。

忽然,他神色一动:“那老东西都来了?乖乖,还有碧老怪,不行~~~要是被他们抢了先机,老夫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冥海圣王自语,随后面前空间出现了扭曲,他的身体慢慢的消失了。

二圣对视了一眼,不敢轻举妄动。

圣王这等存在的行踪,不是他们可以过问的。

‘轰隆~~~'

突然间,前方数十里,雷霆爆闪于世。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出现了。

二圣脸色一白,他们怎会听不出,那声音正是冥海圣王发出的。

‘轰隆~~~轰隆~~~'

在更远的天际,几乎同时闪现了耀世雷霆,两道惊天惨叫骤然出现,回荡在天地之间。

“苍天万古,冥海万世~~~”

劫云深处,冥海圣王双掌托天,催动圣王无上法,抗击天劫。

“轰隆~~~”

天道岂能轻易亵渎?一道更为强悍雷霆,轰然劈下,狠狠的击在了冥海圣王的身上。

“什~~~么~~~?这不~~~可能~~~”

冥海圣王通体电芒遍布,身上的圣王神光正在被雷霆无情的磨灭着。

他发出了滔天惊吼,夹杂着惊恐与不甘~~~

‘嘭!'

下一刻,冥海圣王再也禁受不住,肉身当场化作了粉末,神光破灭。

一世圣王,是亿万人眼中的至高存在。如今不明乾坤下,鲁莽的闯入了天道法区,落了个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下场,连法身都没留下。

当真是造化弄人。

于此同时,另外两道天劫深处的身影,发疯似的向外逃出,行踪极是狼狈。

二圣顿时面如土色,同时施展身形,后退了上百里距离。

这变数太大,他们真心被吓到了。

“怎么办?”

其中一位圣人惊魂未定。

“远观即可,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另一位圣人骇然道。

此时,已有十数位圣人及圣王被吸引至此,他们再不敢轻易闯入天道法区。

‘轰隆~~~'

突然,漫天劫云忽然肆意吞吐,翻滚加剧,笼罩范围不停的向外扩散。

“速退~~~”

众存在大惊,急忙各自奔离退后。

‘噼啪~~~轰隆~~~'

惊雷四起,一方环绕在劫云中的霹雳电芒,骤然汇集在一起,化做了光柱,直直的冲向了劫云深处。

放眼看去,十数道巨大光柱,合聚在劫云中心。

而那法尊龙影,不知在何时消去了。

‘轰~~~'

但见一道粗约百丈的灭世雷霆,横空出世,悍然闪落。

天道法现,天惊地动。

劫云中心地带,金光万丈,另人不敢直视。

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金光慢慢的消去了,漫天劫云,发生了明显的淡化。

“结束了~~~,好可怕的天劫~~~”

二圣中,一人心有余悸道。

“有古怪~~~”

另一人发现了问题:“刚才天劫内部,化神法则凝聚了,但却一闪即逝,何解?”

“危险已然消失,去看看~~~”

二圣下了决定,催动法身朝渡劫的核心区域冲去。

他们很快便到了地方。

这一处山河尽毁,方圆数十里尽成了死圈。

此时,已有十数道身影出现在这里。

其中两名老者,衣衫破碎,浑身焦黑,好似刚刚渡完劫一般。

他们背后有神光沉浮,这赫然是两尊圣王强者。

“他娘的,见鬼了?这里毛都没有,渡劫者难道钻地底了不成?”

其中一尊圣王咒骂道。

“有大问题~~~”

另一尊圣王皱眉,随即幽幽一叹:“冥海的道意~~~消去了,看来他真的陨落了~~~”

“他太糊涂了~~~”

先说话圣王脸色一沉,叹声道:“碧某圣王四重,比冥海生生高了一大境界,当时也差点抗不住,他却敢硬悍天道?当真是~~~唉~~~”

众存在听后,相顾沉默无言。

时间就这般一点一的过去了,晌午过后。

距天劫两万里,有一条连绵悠远的长河。

‘噗~~~'

忽然,一道水箭冲天而起。

河水中,冒出了一个少年的脑袋。

“胸口好痛,你这死兔子急些什么?非让我带着伤体入水。”

那人咒骂道。

“别叫我兔子~~~”

白影一闪,一只脑袋奇大的兔子出现在他的头顶,呲牙道:“等你好了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