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只是一声又一声的打斗巨响在小巷子里面回荡着,祝娜娜又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急的祝娜娜心里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当然,祝娜娜更多的是急着陆能到底行不行,快点把那个叫苏默的小王八蛋带我面前来,让本小姐好好教训羞辱一顿。

轰。

终于,随着一声巨响,祝娜娜发现巷子里的战斗似乎已经结束了。

“本小姐的4个保镖都没动,应该是陆能打败了那个叫苏默的。哈哈哈,上次在中吕宫,本小姐看你接住陆能的拳头,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现在看来,你也就是有点力气而已。待会儿看本小姐怎么羞辱你,我可是带了好几瓶香槟过来,你不是射了本小姐一身,很爽吗?这一次,看本小姐怎么射你一身,本小姐也要好好的爽一爽。”

祝娜娜从副驾驶座位上放着的几瓶香槟拿了出来,打算待会儿一下车,一边羞辱苏默一边用香槟射苏默一身,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郁闷。

虽然,祝娜娜忽然感觉自己的说法有点奇怪。

只是祝娜娜还没想明白……

砰!砰!砰!砰!

一连四下,然后一眨眼之间,祝娜娜就发现自己的4个保镖就倒在地上。

那个让自己恨的要死,巴不得要他跪在自己面前求饶的男人,居然就这么站在了小巷口,而且还对着自己的方向莫名其妙的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不可能。”

祝娜娜手中的香槟滑落到自己雪白的大长腿上,她有些回不过神来。明明应该是自己的人打败了苏默啊,本小姐都做好了要羞辱你的准备了。

眼前完全不同的情况让祝娜娜一下子就感觉不好了,赶紧揉着自己的双眼,希望自己看见的都是幻觉。

可是任凭祝娜娜怎么揉眼睛,苏默还是苏默,没有变成其他人。

“对了,车上有夜用的望远镜,我怎么给忘记了。”

不敢相信的祝娜娜赶紧打开车上的抽屉。拿出了一个小巧的夜用望远镜。这也是之前祝娜娜觉着好玩买来的,不过丢在车上后就忘记了,现在也是被苏默的强大给震撼住,才想起车上有这么一个东西。

拿出车上的夜用望远镜,祝娜娜希望自己能够看的更清楚一点。只是这一看,发现自己的4个保镖倒在地上不断的翻滚哀吼着,看着都让祝娜娜觉得自己的肚子也疼的要死。

而本来被自己寄予厚望的陆能。借着路灯的光芒,祝娜娜发现陆能已经趴在地上不动弹。甚至还有一只野猫小心翼翼地从空中落下来,在陆能的身体四周打了一个圈圈,这才大胆地踩在陆能的后背上,跳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祝娜娜傻眼了。一时间脑袋都有些转不过弯来。不仅如此,还在用夜用望远镜看着的祝娜娜,忽然发现苏默的身体居然动了,一步步对着自己这边走过来,完全没有丝毫的偏差。

“他认出我了?不行。我不能等死,我要跑。”

虽然苏默的彪悍吓住了祝娜娜。但表面上嚣张,其实骨子里特别怕死的祝娜娜赶紧丢掉望远镜,发动车子,一踩油门,拼命往大马路上去,她要离开苏默,离的越远越好。

“魔鬼,混蛋,这个混蛋就是一个魔鬼,我以后再也不想看见他了。”

祝娜娜庆幸自己聪明,一早就躲在车子中,很快就把苏默的身影甩在了后面。想起刚才苏默嘴角露出的微笑,祝娜娜感觉自己心脏都有些不好受。

“那绝对是魔鬼的微笑,肯定是在想着怎么惩罚我,怎么羞辱我。待会儿看见我车上的香槟,肯定会用这些香槟又射我一身,搞不好还会射我一脸。”

祝娜娜拼命地踩油门,拼命踩着油门,她只想逃离苏默,远远的离开苏默。

4个保镖一瞬间就被解决掉,还有一个内劲三层的武者也被干趴在地。

“武者,那可是内劲三层的武者啊,古武家族的子弟,怎么就那么不堪一击了。”

祝娜娜死都想不明白,只能拼命地加速,将车子的速度开到最大。城市耀眼的灯光快速后退,让祝娜娜的眼睛都有些晃的难受。而在一个路口的时候,祝娜娜甚至都没管是红灯,依旧加速冲刺。

“啊,有人。”

眼看一个老奶奶在蹒跚地穿过马路,祝娜娜刚才被苏默那恐怖实力吓的半死的脑袋终于清醒过来,拼命地打着方向盘。可是不管怎么打方向盘,也根本就来不及,车速实在太快,而老奶奶在看到车子过来的时候,也吓的站在原地根本不知道避让。

“完了,完了。”

祝娜娜知道自己这次算是彻底闯祸,这一下子撞过去,肯定要将这个老奶奶撞死。

砰。

一声巨响,祝娜娜的车子横穿斑马线,撞在路旁的柱子上。巨大的撞击让车内的安全气囊弹出,祝娜娜感觉自己的五脏腑一阵汹涌的难受。

滴答。

一丝鲜血顺着祝娜娜的额头上流淌下来,落在了手指头上。

“血……”

看着自己手上的鲜血,大脑越来越昏迷的祝娜娜想要抬起头看看自己哪里出血了,可是根本就没有足够的力气抬起头。越来越昏迷的大脑,让祝娜娜的眼皮越来越沉重。

不过祝娜娜还是想看一眼后视镜,想看看身后的斑马线上的老奶奶,到底有没有被自己撞死。因为在那混乱的一瞬间,祝娜娜感觉好像有一个男人跑了出来,将那个老奶奶给带到了一旁的路边。

可是祝娜娜的眼皮已经彻底沉重,只能在眼睛彻底闭上之前,从眼睛的细缝中隐约从后视镜看到一个人身材消瘦的男人。

或者,男生?

虽然看着身影很模糊,但似乎有点熟悉,但祝娜娜根本就不知道是谁。

她只知道自己闯祸了,才从燕京回来,就在江南市出了车祸。

不过,这些似乎都没关系了吧?

因为她还没来得及思考清楚,就彻底闭上了眼睛。(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