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儿?”

“菲儿姐!”

三人有些傻愣的看着前方站立的一名身着火红色裙衫的娇俏少女。

詹武当即有些诧异的喊了一句,而詹岩见此,却是连忙收了收有些沉重的心思,颇有些欣喜叫道。

而一旁的陈冲只是挠了挠头,一脸憨笑的看着来人,只见此少女身着一身火红色的裙衫,显得明亮动人,而其头上随意的用一条红色丝带将一头青丝束着,清风拂来,将其一头黑发吹的有些凌乱起来,少女见状,随手将变得有些散乱的头发整理了一下,清纯可爱的面容令人陶醉,而此少女正是詹火云的孙女詹菲儿了。

詹菲儿先是看了三人一眼,而后便脚步一抬,缓步走了过来,其先是似有意无意的偷瞄了一眼此时突然变得有些肃穆起来的詹武一眼,而后大眼一转,双手一叉腰,望着面色突然变得有些不自然的詹岩,佯装怒色的道

“哼!臭小岩,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詹岩看着走到近前来的詹菲儿,闻着少女特有的体香,看着如此近距离的一张俏脸,脸上不免有些尴尬起来,当即不留痕迹的退了一步,随即抬起头来,盯着面前的少女,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额...!这个吗!?这还真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的...这样吧,我们边走边说吧!”

“哦!那也行,你们打算上哪里去啊!?”

詹菲儿闻言,却也没有反对什么,反而是朝着詹岩问询了一句道。

“哦...我打算先去我爹哪里一趟,跟他说一声我回来的事情...”詹岩想也没想的如此说道。

“嗯,我打算先回去换件衣服,晚上我们再一起聊聊吧!”

詹武先是看了詹菲儿一眼,而后赶忙移开了目光,想了一会后,便如此说道。

“嘿嘿,我倒没什么事,就跟着老大吧!”陈冲摸了摸自己的大脑袋,而后如此道。

“那既然这样,我们这就走吧!”

詹岩看到几人都有了打算,便脚步一抬,率先朝前走去,几人见状,也没再说什么,便紧随詹岩身后而去...

“哎,小岩,你快点儿给我说说,这段时间到底怎麽回事啊!”

随着几人远去,只听前方传来詹菲儿有些急切的声音。

“呵呵,也没什么了,就是那一天,我去藏经阁找...”下一刻就听到詹岩有些无奈的声音传来,随即声音便渐渐隐没直至最终消失而去...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原本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渐渐的被一层黑色光幕所笼罩,很快整片天地便彻底昏暗了下来,恰在此时,东方一轮皎洁的弯月适时地出现,为这昏暗的大地披上了一件柔和的银色纱衣,清冷的月光尽情地挥洒在此时有些安谧的詹家大院之中。

“嗯...真香!还是小岩烤的肉最好吃了,我就纳闷了,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的!?”突然一声银铃般的清脆嗓音传来,只见此时在詹家大院詹岩居住的竹寮一侧,一片开阔地上,詹岩等几人正围坐在一处篝火旁尽情的谈笑着...

而位于詹岩左侧的詹菲儿此刻或许是因为篝火的缘故,双颊微微有些泛红,而此刻其正一只手接过詹岩刚刚烤好的烤肉,吃了一口后,满脸吃惊地看着坐于一旁将烤好的肉正分给大家的詹岩,禁不住地问道。

“嗯,真不错!小岩,你是怎么做到的!?”而坐于詹岩对面的詹武在咬了一口后也是赞不绝口的道。

“嗯,不愧是老大,真是好吃...好吃!”而坐于詹岩右手边的陈冲听到詹菲儿及詹武都满口赞叹着,其一边往嘴里塞着烤的金黄的肉块,一边朝着詹岩嘟囔着说道。

“呵呵,你们喜欢就行...”詹岩听着他们不住的夸赞,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而他们几人今晚之所以会在此处,詹岩不禁想起下午时分,自己去见了詹天龙后,便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些事大概说了一遍,而詹天龙对此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要是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就尽情去做就行,不要过多的去考虑其他的!

而本来詹岩还担心詹天龙会说自己异想天开,不务正业!但现在看到詹天龙对此却是默默支持的态度,詹岩不禁心情大好起来...

而至于南宫幕芸在看到几个月未见的儿子,自然是一番嘘寒问暖,对此詹岩也丝毫没有感到不耐,反而是因为长时间独自一人在山谷中度过的缘故,此刻倒是颇为享受现在这种被人关怀的感觉!

而就在这种氛围下,其也开始慢慢的讲述了这段时间在外修炼的经历来,当然了,有关隐秘山谷的事情詹岩在经过一番考虑后,还是打算先不告诉他们,毕竟像这样一个静修的好地方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其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有关此地的一些事情。

就这样,在南宫幕芸的一番问东问西下,一下午的时间便悄然流逝而去,当詹岩反应过来后,突然想到还跟詹武约好了要聚一下的。

因此,其匆匆告别了詹天龙及南宫幕芸两人后,便马不停蹄的去找詹武了,而后在下午突然有些事离去的陈冲和詹菲儿也相继出现了,四人见面后,却一时之间不知该干什么去了。

最后,还是詹岩灵机一动,示意他们跟自己走...而后便有了眼前的这一幕了。

詹岩思及此处,不禁嘴角微微上翘,看着他们吃着自己烤好的烤肉,心满意足的样子,詹岩在这一刻突然感到心中涌来一股久违的感觉,那就是自信!

自从其被别人发现修炼灵力而无故消失的时候,别人对自己的一些不屑和嘲讽便接踵而来,虽说大部分时候自己对那些话语当做了耳旁风,可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呐!

久而久之之下,这些话语总是出现在詹岩的脑海中,竟然在潜移默化之下,令得詹岩开始怀疑自己心中那分坚持起来...

然而一想到父母对自己的关怀以及面前这三人对自己的鼓励,突然使得詹岩瞬间明白了一些什么,而其胸中潜藏已久的一股郁结之气竟然在这一刻消散了开来,以至于其情不自禁的抬头望着满天星辰,突然张开嘴,忍不住的朝着漫天星辰的天空大吼了一声

“吼....”

詹岩一口气吼完,立时感到顺心了不少,当即回过头来,却是看到几人正像看怪物一般看着自己,嘴角不禁有些抽搐起来,尴尬的干咳了一声的道

“咳咳,呵呵...你...你们怎么了,你们难道不觉得大吼一下,感觉很棒吗!?”

“哦?真的吗?那我也来一嗓子!”陈冲闻言,有些将信将疑的说了一句,而后就大嘴一张,便狂吼了一声,吼完后,陈冲愣了愣神儿,像是回味了一下似的,而后憨憨转过头朝着詹武说道

“嗯,感觉就是不一样!武哥,要不,你也来一下...!?”

而詹武听到陈冲的问话,便收回了似有所悟的目光,看着一旁一脸希冀之色的陈冲,恨不得给他来上两拳...但是其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此刻正尴尬不已的詹岩,最终也是狂吼了一声。

詹岩看到詹武吼完后,投来的莫名表情,不由得略微一怔,而后对其点了点头,当即话锋一转的道

“呵呵...这烤肉好了,我们继续吃吧!”

詹岩随即将刚刚烤好的肉串递给了几人,连忙岔开了话题!

而一旁的詹菲儿莫名其妙的了几人一眼,大眼不由得转了几转,而后在看到詹岩递来的的烤肉,其也是有些识趣的没有继续深思下去...

就这样,詹岩等几人一边吃着烤肉,一边随意的闲聊着,期间不知是谁突然扯出了有关詹武几岁大时的糗事来,顿时惹来众人的一阵捧腹大笑,而一旁的詹菲儿更是捂着肚子,娇笑不断...

而身为当事人的詹武却是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下一刻其也不甘示弱的揭起了詹岩及陈冲的傻事来,而原本大笑不止的两人听见此话,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而后詹岩朝陈冲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起身,摩拳擦掌间,满脸坏笑的朝着詹武走去,詹武见状,先是得意的大笑一声,然后快速起身朝前逼了过去,下一刻,三人便嬉戏的打闹在了一起...

而一旁的詹菲儿见此情形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完全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就这样,几人一直闹到了深夜才终于散去...

而此后的两天,詹岩便彻底放松了下来,不管是因为修炼生命之气所需要的平静心态还是因为什么,詹岩总之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抛之脑后了。

与詹武、陈冲及詹菲儿一起过了两天舒畅的日子,而这期间,詹岩内心也是彻底释放了开来...

就这样其在家里待了整整三天,在第三天天刚蒙蒙亮之际,其把必要的一些物品准备妥当之后,便悄悄的离去,而与上次前往时忐忑的心情,不同的是这次詹岩却是信心倍增,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詹岩回过头来,再次看了一眼詹家大院,,下一刻其便回过头来,脚步一动,毫不犹豫的向着后山的隐秘山谷所在的方向走去。

......

三个时辰后,隐秘山谷中,詹岩此刻正有些气喘的打量着四周,在确定没什么人在自己离开期间进入这里后,不禁长舒了一口气,而后便找了个干净些的地方,将背后背的包裹放在一边,便就此眼睛一闭,开始休息起来,其既然已经来到此地了,自然是想要将自身状态调整到最佳了!

......

大半个时辰后,将状态调整的差不多的詹岩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目,此刻其清澈的黑色眸子中平静如水,古今不波,像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问题都不能引起他心境上的波动似得...

詹岩环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不远处的瀑布处,内心一动,随即起身将旁边的包裹重新被在背上,然后脚步一迈,便朝着瀑布处走去。

很快其便来到瀑布旁的峭壁处,抬头向上望了望这十丈高的崖壁,随后脚下一个发力,便沿着峭壁快速向上爬去,不多会儿其便在快接近顶端处时,身形一个翻转,下一刻其便稳稳的站在崖顶上了,

詹岩先是朝着下方望了一眼,而后便收回了目光,随即转过身朝着身后打量了起来,虽说之前詹岩也来到此地,但是当时其只是为了炼体,所以对于此地的环境只是匆匆一瞥,并未细看。

而今天其不禁仔细打量了起来,只见此地有几条从山顶处流下来的小溪,而其中一条小溪旁,由于长时间雨水的冲刷,一块巨大的岩石裸露了出来,而除此之外的其他地方就只是一些低矮的灌木丛遍布整个山体了。

詹岩看到此景,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停顿了一下后,便朝着那块巨岩走了过去,而后凌空一跃,便稳稳地站在巨岩之上了。

詹岩站在巨岩中间,稍微打量了一下还算开阔的视野,不禁点了点头,而后转过身来,遥望远方天际,此时一阵清风吹来,将詹岩头上的一头黑发吹拂而起,面对此情此景,下一刻其不禁握紧了拳头,嘴角微微一掀,内心澎湃的道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