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就是谈判,虽然戴林不打算和兽人交战,但是并不代表就这样放过兽人,兽人既然想要在艾泽拉斯安家落户,那么为艾泽拉斯的安危做一点贡献总不过份吧?戴林相信只要到时候自己激一激萨尔,对方想要拒绝都难,因为一旦他拒绝了,那么不但他一直以来想要和联盟和平共处的想法将会无法实现,同时在其它种族心中的地位也会大为下降,而吉安娜也会对其大为改观,有很大的可能会放弃继续帮助兽人。

雷克萨和洛克汗感受到了来自戴林身上强大的气势,不由得暗自戒备,而吉安娜则是大为担心,虽然现实当中没有技能冷却这个说法,但是群体传送术这个法术还是很消耗法力的,即使吉安娜这个英雄级的**师也很难连续的施放,更何况还要长时间的积蓄法力,如果戴林真的动手,那么雷克萨和洛克汗就只能依靠自己冲出重围,但是面对着戴林以及他身后的将领们,两人成功逃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父亲,现在的兽人已经不是当初的兽人了,他们有了自己的王国,他们…”吉安娜还待解释,就被林克打断了。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所做的事情,也知道你们消灭了阿克蒙德,所以我并没有对兽人开战的打算”戴林(以后都称呼为戴林)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这下轮到吉安娜傻眼了,戴林居然笑了,对着两个兽人笑了。

“陛下!”,“将军!”见戴林似乎准备放过兽人,手下的那些将领不干了,他们都是从二次战争中走过来的老兵,对于兽人那是发自骨子里的痛恨。

“不要多说了”戴林挥手制止了手下,然后说道“兽人不过廯芥之患,我们能打败一次就能打败第二次,但是如今有更强大的敌人需要我们对付,这关系到整个大陆的安危,所以需要我们暂且把种族只见放到一边。”

不得不说戴林在库尔提拉斯军队当中的威望无以伦比,虽然不明白戴林说的关系着大陆安危的事情是什么,但是众将领还是听令保持了缄默,但是看向雷克萨和洛克汗的目光依然泛着凶光,虽然有一个是巨魔,但是和兽人在一起,那就肯定不是好东西。

见将领们安静了下来,戴林这才回过头来对有些茫然的雷克沙和洛克汗说道“请你们回去转告一下你们的萨尔酋长,我有要事和他商谈,当然,如果他不把自己当成艾泽拉斯的一份子的话,他可以拒绝,具体的见面地点,吉安娜到时候会通知你们的,吉安娜,你送两位离开吧”

吉安娜见状立刻带着雷克萨和洛克汗离开了,雷克萨和洛克汗也不矫情,一声不坑的跟着吉安娜离开了,毕竟他们虽然对自己的实力颇有自信,但是不代表他们傻,先不说实力深不见底的戴林,光戴林身后数量众多的将领,就足以让他们退避三舍,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离开,然后把人类大军到来的消息通知萨尔才是最重要的。

“将军,为什么不杀了那两个兽人,我们来这里不就是来消灭兽人的吗?”待吉安娜带着两个兽人离开后,戴林收下的将领们纷纷问道。

咚咚咚,戴林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大厅里就立刻安静了下来“不是我不想剿灭兽人,而是我准备远征诺森德,彻底消灭阿尔萨斯这个叛徒”

“什么?”“远征诺森德?”顿时间众多将领们议论纷纷,毕竟他们才经历过洛丹伦之战没多久,恐怖的亡灵大军横扫整个东部王国北部的惨状历历在目,如果不是库尔提拉斯孤悬海外,并且戴林带着他们撤退的及时,恐怕也难以幸免,所以在听到戴林说准备北伐之后,他们也是相当的不解,毕竟亡灵瘟疫实在太可怕了,而且亡灵族内,英雄强者众多,以库尔提拉斯剩下的力量,想要打败天灾军团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放心,现在的亡灵大军已经没有当初那么恐怖了,之前刚刚得到了加里瑟斯的魔法传讯,因为阿克蒙德的死亡,洛丹伦的亡灵发生了叛乱,阿尔萨斯和巫妖王的力量消退,在原精灵王国的游侠将军希尔瓦娜丝的带领下,手下的恐惧魔王集体叛变,现在是消灭亡灵天灾的最佳时机,所以我决定经过休整之后,远征诺森德,毕竟相比于兽人,亡灵天灾才是整个艾泽拉斯最大的威胁。”戴林对着手下们说道。

当然事实上所谓的加里瑟斯的魔法传讯不过是戴林胡编的,加里瑟斯那个狂妄自大的白痴会给戴林魔法传讯,那就有鬼了,现在那家伙应该被希尔瓦纳斯玩弄于鼓掌之间吧,不过其它的到都是事实,希尔瓦纳斯的叛变之战应该就是这个时期没错,只不过不知道这个时候的阿尔萨斯是否已经到了诺森德。

戴林决定这个时候远征诺森德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此时巫妖王的力量随着当初阿尔萨斯拔出霜之哀伤的口子不断的流失,所以这个时候是阿尔萨斯和巫妖王的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而且如果运气好的话,戴林还能赶上阿尔萨斯和伊利丹的决战,如果能把这两个家伙一锅端,拿到霜之哀伤和古尔丹之颅,再加上自己的至尊魔戒,那他基本上在艾泽拉斯就可以横着走了,至于这两件传奇物品都是偏向于黑暗力量,戴林根本就不担心,本来这个世界就是以实力说话的,而且这个世界对于黑暗力量虽然有所偏见,但也并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毕竟这个世界不光有和恶魔签订契约的术士的存在,就连圣光大教堂的牧师,都有不少事使用暗影之力的。

至于霜之哀伤控制人灵魂的能力,在手握至尊魔戒的戴林看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事,要说道玩弄灵魂,十个巫妖王也不是黑暗魔君索伦的对手,至于霜之哀伤?呵呵,不要以为这把所谓的神器真的有多强大,要知道霜之哀伤是由纳斯雷兹姆,也就是恐惧魔王一族铸造的诅咒之剑,之后才由耐奥祖赋予了窃取灵魂的能力,但是耐奥祖之所以能得到这把符文剑,是欺诈者基尔加丹赐予的,而以欺诈者的尿性这么可能吧一柄真正的神器交给自己并不信任的耐奥祖?所以事实上霜之哀伤除了一个窃取灵魂和转化亡灵的能力之外,并不强大,这一点从后来阿尔萨斯在面对灰烬使者这柄由由瑞泽布水晶铸造的真正的神器面前可以说是能躲就躲就可以看的出来,不过可惜最后还是没能躲过去,最终霜之哀伤被灰烬使者给一刀劈成了两段,这就说明了霜之哀伤的材质比起大部分的武器或许要来的好,但是比起一些靠材质取胜的同级别的武器面前来说,就不行了,不过现在戴林的问题就是手中确实没有一把能够与之相媲美的武器,手中随着他征战多年的剑虽然也算锋锐,但是只能算是不错,按游戏里的说法,戴林手中的只能算是一把紫武,和身为橙武的霜之哀伤不是一个档次的(游戏中堕落的灰烬使者虽然是紫武,但是在数据库中,灰烬使者是橙武)。

相比于戴林,他手下的将领的想法就简单多了,虽然有些遗憾不能消灭那些该死的兽人,但是正如同戴林所说,阿克蒙德死后,亡灵天灾才是整个艾泽拉斯最大的威胁,既然他们的国王说亡灵现在十分虚弱,那必然是真的,同时也在心中大为感叹,自己的国王果然有远见,为了大陆的安宁,可以把种族间的仇恨放在一边……他们可不知道此刻的戴林已经完全不是以前那个爱民如子的国王了,事实上,在现在的戴林的眼中,整个库尔提拉斯王国都不过是他的利用对象而已,作为一个穿越者,先不说他对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感情,而且穿越之前,戴林就不是个善茬……在地球上有这么一种人,虽然他平时奉公守法,甚至在邻里朋友之间,都是评价不错的一个人,但事实上却对一切、包括人命,都是淡漠无比的,而穿越前的戴林,恰恰好久是这样一种人……所以在这些库尔提拉斯军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他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你们回去告诉萨尔,让他做好必要的防备,虽然我的父亲只是说要谈判,因为我知道我的父亲又多仇视兽人,所以我也不敢肯定他会不会瞒着我攻打兽人”另一边的吉安娜将雷克萨和洛克汗在塞拉摩人类虎视眈眈的目光中平安的送出了塞拉摩要塞之后,对两者说道,不过如果戴林知道吉安娜这么编排他,肯定会气的吐血三升,哪有这么出卖自己的老爹的?有这么一个坑爹的女儿,只能说原时空的戴林死的真够冤的。

“谢谢你,普罗德摩尔女士,杜隆坦不会忘记你的友谊”雷克萨也不矫情,和洛克汗道了一声别就充充离开了,毕竟在他们看来,这支数量庞大的人类军队对新建成的杜隆坦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即使聚集了当前杜隆坦所有的力量,也不敢说必胜,所以不用吉安娜提醒,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雷克萨和洛克汗离开,吉安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又很快的紧张了起来,她还要搞清楚戴林这次来卡利姆多的真正目的,她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对方只是来找她这个女儿的,在她的印象中,戴林那是永远将王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