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安多哈尔惊变

“该死的,这种感觉真不舒服”萨萨里安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辐射能量皱着眉头道。

入夜之后,萨萨里安三人很轻松的绕过了外围防御的侏儒矮人的卫队,成功的进入了诺莫瑞根,但是很显然,他们第一个所要面对的问题,既不是穴居人也不是麻风侏儒,而是无孔不入的辐射。

不得不艾泽拉斯这个世界真的挺奇怪的,明明应该就是一个高魔位面,却偏偏科技水平也高的出奇,地铁飞艇这些东西就不,就连脏弹这种东西都能搞出来……没错,侏儒们引爆的辐射弹如果放在地球人看来,核武器是远远算不上的,威力差的太远,但是和脏弹却十分的类似,而且因为在地下这种封闭的环境,使得这些辐射能,很难散发。

“确实,如果我们的**不是被改造过,就这么什么准备也不做,恐怕就会和那位大叛徒一样,成为一个麻风病患者了”希奥克斯耸耸肩道,她感觉得到,这种辐射能量的侵蚀性很大,虽然很慢,但是却很顽固,比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所知的**都要麻烦的多。不过还好,因为他们重生的时候,都经过了优格萨隆的血肉改造,如今他们的肉身比起巨龙都不遑多然,所以这里的辐射能虽然让他们感到一些不适,但是却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现在我们该怎么走?”萨萨里安对一直安静不语的阿尔蕾问道,希奥克斯听到萨萨里安的话也看向了侏儒。

“应该是这边……”阿尔蕾想了想指向了一个黝黑的通道道。

“为什么要用应该这个词呢……难道……”希奥克斯嘴角抽了抽问道。

“哎呀呀,不要在意这种问题啦……走就是了”侏儒打着哈哈,率先走向了幽暗的通道,萨萨里安和希奥克斯只能无奈的对视一眼,跟了上去。

…………………………………………………………………………

“哈哈……,太棒了,力量,我要更过的力量……”阿拉基面色疯狂的不断从面前魔法阵中散发着浓浓的死亡之力的黑色水晶上抽取着力量,至于怎么从一个巫妖的脸上看出疯狂之色……咳咳,这个谁知道呢。

不过也不奇怪,从手下手里得到这块奇怪的充满了死亡之力的水晶不过两天时间,阿拉基就从英雄初阶直接晋级到了中阶,这让在英雄初阶停留了几十年的阿拉基怎么能不疯狂呢?

作为统领学院的首位统领,他当年正是因为实力迟迟不能突破,最终才无奈的在克尔苏加德的帮助之下,转化成了一名巫妖,而成为巫妖之后,实力更是再也不可能有寸进。

但是如今这一定律,却因为眼前的这块黑色水晶而打破了,如今阿拉基不但实力得到了突破,他体内的巫妖王的印记,也已经完全破碎……也就是,他已经脱离了巫妖王的控制。

也正是因为这一,阿拉基的野心开始疯狂的膨胀,仅仅吸收了不到十分之一,他就突破了一个等阶,那么完全吸收掉这块水晶的能量呢?高阶?阶?半神?

既然阿尔萨斯可以成为巫妖王,那么他阿拉基又为什么不行?

对于像阿拉基这样主动投靠巫妖王的人来,忠诚算个鸟?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力量才投靠的巫妖王,如果有实力更强大的强者招揽,估计十之七八都会背叛,要不然巫妖王也用不着在天灾军团的强者们的身上种下灵魂印记来避免背叛了,不过即使如此,天灾军团中的背叛者依然多的是。

然而就在阿拉基满脑子的憧憬着未来的“黄图霸业”的时候,却完全没有注意到,水晶在他不断的吸取力量的过程当中,已经开始变得不稳定了起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试图破壁而出,如果阿拉基稍稍认真一些,或许还能察觉出不对劲,从而保住一命,不过如今的阿拉基完全陷入了yy状态,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法兰斯这两天的日子过得非常惬意,在将那块水晶献给了阿拉基之后,他就升官了,被任命为了负责盖洛恩农场瘟疫锅的最高指挥官,也就是,外放了,只不过这里驻守瘟疫锅的亡灵大多都是些低级炮灰,只有少数的几个高级亡灵。

之所以如此,主要是盖洛恩农场这里对于天灾军团来,可以是整个西瘟疫之地最安全的地方,因为这里是通往东瘟疫之地的天灾重镇,斯坦索姆的必经之路,可以是在天灾军团的腹地,所以不用像费尔斯通农场和达尔松农场那样面对被遗忘者和血色十字军的压力,因此也根本不需要布置太多的兵力。

不过这种结果对于实力不强的法兰斯来,这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至少比起在安多哈尔受那些高阶通灵师和高级亡灵的气要好的多,况且他还以权谋私带来几个通灵师妹子,日子简直不要太好过。

“大人,什么这么好笑啊,来听听呗”一旁的通灵师妹子见到法兰斯一脸傻乎乎的样子,心理鄙夷不止,但是表面上却是笑语嫣然,热情的不得了,谁让法兰斯搭上了召唤者这课参天大树呢?

“咳咳,没什么,来,美人,再陪我喝一杯”法兰斯回过神来,一边吃着通灵师妹子的豆腐,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从一个倒霉的冒险者那里搜刮来的苹果酒,有些遗憾的是,身边的通灵师妹子虽然很漂亮,可惜却不是自己的理想型啊……对此,法兰斯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通灵学院做学徒时,讲师玛莉西亚那完美的倩影。

然而就他一边yy着曾经的导师,一边对着身旁的妹子上下其手的时候,远处的安多哈尔,一道极为强横的圣光之力,猛地爆发了开来,让这对正打得火热的狗男女吓了一大跳,手上的杯子都跌落在地,香醇的苹果酒撒的满地都是。

“这……这是怎么过回事?”法兰斯难以置信的看着已经完全被圣光笼罩在其中的安多哈尔,巫妖王在上,他这杯子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强大的圣光之力……

而同时,戴琳已经快要乐疯了,他没想到计划会进行的这么顺利,果然不枉他花费了大力气来制作那块水晶,要知道为了不让天灾的那些家伙发现水晶中的猫腻,戴琳不仅在水晶关注了自己大半的力量,更是在其中刻印了不少死亡法则,这也是为什么阿拉基可以那么快的突破桎梏的原因,甚至如果让阿拉基真的完全吸收其中的力量和法则之力的话,假以时日,还真的可能会再出现一个新的巫妖王。

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如果,阿拉基在拿到水晶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它的悲剧,区区一个英雄中阶的巫妖,根本无法承受半神的全力一击,乌瑟尔之魂突破封印时的全力一击,就是换成戴琳,也得半残,甚至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乌瑟尔之魂并没有自己思维,而且有莫格莱尼一旁相助,他也根本无法将之封印。

所以在乌瑟尔之魂突破封印的那一刻,可怜的阿拉基就已经被圣光化得渣都不剩了,就是不知道它的命匣有没有保住,巫妖的命匣并不能离开巫妖太远,肯定也在安多哈尔内,所以如果运气不好的话,阿拉基的命匣也有可能被圣光给渗透破坏,那阿拉基就真的彻底悲剧了。

“传令下去,全军进攻费尔斯通农场”在戴琳的示意之下,莫格莱尼立刻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而就在亡灵壁垒的血色十字军开始行动的同时,瘟疫之地的各方势力,也全都因为安多哈尔的变故,开始行动了起来。

“把斥候全都派出去,我要知道安多哈尔发生了什么,另外开始集结部队,随时准备出击”伊森利恩完全无视了主位上的泰兰弗丁,对着手下的将领们下达着命令。

“你们去看看,安多哈尔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的强者,一定要拉拢过来”随着一声令下,冰风岗内数道身影无声无息的潜入了阴影当中。

“这种力量,是那个家伙么?该死的,难道他还隐藏了实力?”一直关注着亡灵壁垒的希尔瓦娜斯也发现了安多哈尔的情况,而安多哈尔的景象,不由得上她响起了不久前血色修道院之战中,戴琳所释放的圣光爆发,所以希尔瓦娜斯不得不联想到神秘兮兮的戴琳身上去。只不过这次安多哈尔的情况,比起上次血色修道院之战还要厉害,这让希尔瓦娜斯彻底铲除血色十字军和灰烬使者的想法,产生了一丝动摇,但是性格坚毅的希尔瓦娜斯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只不过脸上的阴郁之色,迟迟不散。

“会是谁呢?”索多里尔河畔的一处农场内,一个苍老但是依然健硕的身影,出神地望着被圣光结界所笼罩的安多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