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开元皇朝自立国以来,以武定国,以文安邦。

然而当百家出现,文人浩然之气可克妖邪之后,文人的地位慢慢居高,渐渐武人的地位下降。

文人轻相,自古而然!

文人之间连同是文人都互相轻视,更何况是对于武夫。

武者能干嘛?除了一身蛮力。而文者不仅学富五车,而且还有克妖的浩然之气!多牛逼啊……

武者多粗鄙,肮脏,臭脚,臭汗,不洗澡……文人就不同了啊,温文尔雅,哪里像那些武人一样五大三粗,就是说话也更有道理。

一人如此,百人如此,千人如此!

纵然‘百战候’文韬武略,可在文武百官当中,不论他‘百战侯’智慧了当,聪颖过人,依旧逃不过‘武夫’这层身份。

小辈之间的战斗,牵扯的,却是‘文官’与‘武官’之争。

花无道笑吟吟看着方惊云离去的方向,喃喃道,“今晚,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破这个局!”

……

……

“给我拿下他!”

陈阳脸色狰狞,不过一个区区小子,公然在他面前杀人,更是出言挑衅,简直该死!

方孝礼脸色亦不好看,面前骑兵将他团团围住,甚至有三四道箭矢锁定了他,一旦轻举妄动,那些箭矢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莫不成真要死在这里不成?

方孝礼眼神迷糊,毒素侵蚀之下,他体力即将消耗殆尽。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嘹亮的马蹄声响起,视野当中,五匹神采飞扬的骏马朝他这边而来。

是敌,是友?

方孝礼强撑着一缕精神!

“那是!百战铁骑兵,百战侯的兵士,那马背之上,神勇将军!”陈阳脸色一变。

一名接近方孝礼的兵士正准备拿下方孝礼,突然之间,嗡嗡声响如一道惊雷般霍然炸开,一道箭矢疾驰而来!

铛!

宛如钢铁交织的声音响起,仅仅一下,铁甲被箭矢穿破,惨叫之声响起。

方孝礼愣愣看着不远处的人影,那略带熟悉的面庞,只他表情渐渐变冷,这般时候出现,可倒是好时候!

“放下武器,否则,以罪当诛!”百战铁骑兵出声喝道。

陈阳策马而来,“神勇将军,在下来此是处理凶犯,不知将军来临可谓何事?”

方惊云端坐马背之上,眼神却是落在方孝礼身上,这个十年未见的弟弟,那冰冷的眼神,当和父亲一模一样!

轻‘哼’一声,方惊云的目光才是落在陈阳身上,“是否凶犯,我想千户最有发言权,不用我再行调查吧?”

仅仅一句话,陈阳脸色猛然一变。他自然知晓,以方惊云的手段,若要查事情真相,简直太过容易,可……真是不甘心啊。

“将军,这等小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好了,不敢劳烦将军。”

“若只是普通小事,我自然离开,不过他……”方惊云目光落在方孝礼身上,“他是我父亲流落在外的次子,你们认为这事能够私了么?”

世人谁都知晓,百战侯重名重利,而大公子这般时候承认方孝礼次子的身份,也就是公然承认方破天在外有私生子。

众人本来不说,是因为枪打出头鸟,大家心知肚明,却都保持着一分底线,然而方惊云一席话出来,不止陈阳愣住,所有人全部愣住。

方惊云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老太太已经发话了,以前孙儿在外没关系,不找他也没关系,但如今孙儿到了汴京,就是到了她的身边,谁敢动他一根汗毛,就是跟老太太过不去。

老太太虽然年迈,可却是诏命第一夫人!哪怕没有实权,当今明王亦要给三分薄面的人物!更甚之满朝文武百官,欺负了老太太,那就等于在太岁头上动土,谁又敢吃饱了撑的?她的话,谁又敢忤逆?

老人家人老,可心没死,眼没瞎!她看得透,看得比所有人都透!

如今汴京暗流涌动,但凭什么拿她孙子开刀?她孙子这些年受的委屈难道还不够?到了汴京也要遭人欺负?

陈阳呆立在原地,方惊云一席话,这就是承认了方破天当真与妖族生下一子,还是妖孽!可方惊云也同样放话——他方家的事情,由他方家自行解决,哪怕方孝礼是妖族,也轮不到外人来撒野,堂堂百战候的儿子,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

这就是百战候的权威,也是百战侯的权利——

四名百战铁骑兵已经来到方孝礼身侧,齐身而立,护在方孝礼身前,“二爷。”

与百战铁骑兵相比,陈阳所带的兵士根本不值一提,一个个全都退到陈阳身后。

如今形势明朗,纵然身乏,可他眼神依旧冷冽,“扶我过去。”

方孝礼的目光望向陈阳。

百战铁骑兵的目光却是看着方惊云。

方惊云微微点头,一名百战铁骑兵翻身下马,扶着方孝礼的身躯,而后慢慢来到陈阳身前。

整个过程当中,方孝礼的眼神依旧是半睁,那虚弱的身躯像在不断抗议他如此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勉强不来却还要硬撑。

不论他方孝礼以前是什么身份,可在神勇将军承认之下,这百战侯次子的身份终归是落实,哪怕他是骁骑千户,也不敢再行刁难。

翻身下马,陈阳礼数十足,“二公子。”

啪~!

突然之间,陈阳脸上实打实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谁也没有想到,谁也没有料到。

明明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却在那一瞬间的力量让人匪夷所思。

而在众人还在震惊之际,又是一巴掌落在陈阳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无异于更加打脸。

方惊云的眼睛陡然眯起,眼神当中闪过一抹厉色!

陈阳还沉浸在第一巴掌的噩梦当中,然而当第二巴掌落下,他的脸色已经异常难看,“你!”

可他话才刚刚说出口,先前打人的罪魁祸首却突然间两眼一闭,身体向前倒去,百战铁骑兵眼疾手快,将方孝礼抱了起来。

你看,人家方孝礼多聪明啊……打了人马上装晕倒,你要再欺负一个已经昏迷的人这可就不行了,至于善后的事情,那与他方孝礼,又有何干?

罪魁祸首已经晕倒,陈阳立马将目光转向方惊云,“神勇将军,辱尸体之罪我已经不计较,但二公子……”

话还未说完,方惊云就是不厌其烦的摆了摆手,“你们的瓜葛,你们自己算清,我不会插手,你若想报仇,等他醒了,你自己讨要一个说法——”

陈阳脸色阴沉,终于不再说什么。

“另外,解药。”

哪怕陈阳多么想杀死方孝礼,可一旦方孝礼身死,那他的罪行可就大了,就算他父亲礼部尚书,也可能被拉下马来。

“给!”

一个小瓷瓶丢出,方惊云一把抓过,而后沉声策马道,“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