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故人相见

天空飘着小雪,百姓有的打着伞,有的路边随便找了个东西便用来遮盖,人群当中,‘贱人’两字像是拥有魔力一般在所有人的脑海中不断回响。

“上官纪被骂贱人?”

“如此之来,才真正的有意思啊!”

“一个上官家公子,一个百战侯二公子,一文一武,可真是有趣。”

上官纪表情不变,一副翩翩公子模样,闻言,却是嗤笑道,“听闻百战侯二公子文采斐然,如今看来,倒是文武双全,只是堂堂侯爷公子不以实力取胜,反而借用先帝御赐‘尚方宝剑’,你可真是将百战候的脸面给丢光了。”

一言一语,冷嘲热讽。

方孝礼依旧笑道,云淡风轻,“贱人。”

上官纪脸色一变,“方孝礼,你既是读书人,怎可满嘴脏话?简直有辱斯文!”

方孝礼又回了一句,“贱人。”

任你百般辱骂,只以贱人回击!

上官纪当即脸色大变,恨不得上前与方孝礼大战三百回合,有你这么骂人的么?好歹大家都是读书人,你怎么可以这样?还讲不讲一点规矩,讲不讲一点道理了?

你既顾忌身份,又辱骂我是孽种,那我如何能不顺了你的意?

这样才真正的有意思嘛,若两人都是唇枪舌剑,多么无趣,这样,百姓才有看头啊。

只怕用不了多久,上官纪就会多出一个外号——贱人。

“方孝礼,我知你现在厉害,可你也不过依仗百战侯的威名,若无他,你也就是个跳梁小丑,不久之后,将是春试,届时,你必定会参与,你可敢与我比试一番?”上官纪看着方孝礼说道。

“比什么?”

“名次,若你名次在我之后,往后见到我就绕道而行,可敢?”上官纪开口道。

方孝礼微微一笑,“赌注未免轻了点吧?”

“那你想赌什么?”上官纪问道。

“若谁输了,就自碎文心,可敢?”舌绽春雷,方孝礼字字珠玑,让一边上官纪脸色铁青。

人群当中,听到方孝礼的话语,不少人都深深吃了一惊,更有不少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自碎文心,这个赌注可够大的啊,一旦失去文心,往后则无法书写战诗,几乎成了废人,我开元皇朝虽推崇学术,可却是建立在灭妖的基础之上,若无能力灭妖,一旦文心破碎,一辈子最高的境界只能是秀才,没有真本事,只能纸上谈兵!”

“不管方孝礼他有没有把握,这一句话出来,已经处在上风,你看上官纪的脸色就知道,这个赌注对他压力不小,反而方孝礼云淡风轻,一点也不紧张似得……”

“距离春试只有三个月不到的时间,上官纪若一直这个态度,只怕不仅不会取得名次,反而会名落孙山。”

“这个未必,上官惊鸿可是太子太傅,一身学识不比太学宫,甚至东书府弱,而他之子,纵然再笨,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何况汴京才是学习圣地,那百战侯二公子虽然文韬武略,可从小在小地方长大,这见识肯定不能相比,谁赢谁败还不一定。”

“不错,这般看来,就看上官纪的回应了……若他退避,往后也不会强到哪里去,若是一战,才真正的有意思。”

“……”

上官纪不曾想到方孝礼竟然如此牙尖嘴利,差点破了他的境界,只是如今退步显然不大可能,那就只有一战。

“好,答应你,若是谁输了,就自碎文心,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方孝礼同样说道,“天地可鉴,日月可表。”

也正在这个时候,在两人的头顶之上浮现一道亮光,随后没入到两人的身躯当中。

方孝礼微微一愣,这是什么东西?他心下困惑,连忙检查起自身,发现并不不妥,唯一的不同就是在自己的念头当中多出了一个枷锁,似乎是为了先前的赌约而设定,不容他人违反。

有趣~

“我们走!”上官纪说完,便是转身离去。

“慢走,不送~”方孝礼开口道。

“二爷,你就这么答应他了?”顾双玉担心的看着方孝礼。

方孝礼微微一笑,大声道,“你当二爷笨么?你忘了?就算文心碎了,可二爷我还有一身武道修为啊,不能成文官,就成武将好了……”

刚刚走不远的上官纪差点一个踉跄,脸色愤愤,终于冷哼一声,一摆衣袖,上了马车,今日原本是想找那‘野种’羞辱一番,没想到到了最后,反而着了对方的道。

马车之上。

上官纪牙龈紧咬,“方孝礼!春试之上,我定要你付出代价!”

……

……

“我们也回……”方孝礼准备回去的话骤然止住,他愣愣看着一道身影在不远处慢慢走远,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敲击一番,“你们先行回府,我去去就回。”

“二爷,伞!”

“不必了……”

说完话,方孝礼身影已经远去。

曾经伊人,在自己书写之时为自己磨墨,在自己外出之时帮忙打点一切,让‘名苑私塾’变得井井有条。

却因走错了路而导致分道扬镳。

而今,她可安好?

不熟悉的街头,一道熟悉的身影,粉色裙衫遮住曼妙身材,哪怕不是面对面,这一切依旧是那么熟悉,这味道,也只有她一人独有。

“蒹葭。”

不远处的身影微微颤抖,半响之后才是转过身来,“先生。”

看着面前的人儿,以及微微鼓起的小腹,方孝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你还安好么?”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