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君眉头皱的更深!杨欣恬还说他们靠谱……这哪里靠谱啊?!秦南君刚想开骂,只听“砰”一声枪响——

顿时,她心头一惊……随即便是电话那头让人心瘆的狠言厉语,“再废话,下一枪一定是这女人的脑门!”

“你们到底是……是谁!”秦南君眯起眸子,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这已经和做戏没关系了,再怎么专业的群众演员也拿不出呛!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清楚,她只知道……杨欣恬被绑的这场戏,被弄假成真了!

电话那头没有回答,只有两秒的沉默以及挂断后的忙音。

“怎么了?”

凌爵知道秦南君和杨欣恬做的事情,也算默认,可是现在看秦南君的神情以及方才从电话里传出来的那一声枪声……足以让凌爵多个心眼。

“阿爵……”秦南君看向凌爵,咽了咽口水,还没有开口,一旁的凌新宇便开了口,“是不是欣恬真的出了事?”

“她被绑架了……一个小时内准备一千万现金。”

凌新宇眸子眯起,“对方是谁?”

“我不知道……”秦南君抿紧了唇,心下有狐疑,有惊慌,也有无限懊悔……

“南君,你报警,我去筹钱,电话联系。”丢下这么几个字,凌新宇便走出了病房,“砰”的一声……病房的门被关上,昭示着凌新宇此刻并不够平静的内心。

秦南君应了声便打了电话报警,将事情都说清楚后,这才挂了电话,再转身时,凌爵已经穿上了衣服和鞋子,“阿爵?”

“先不要告诉爷爷奶奶。”凌爵将衬衫扣子扣好,动作利落干净,“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南君拿过他的风衣帮他套上,忙把事情经过和他说了一通,“欣恬说那些人是她朋友介绍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没出意外,电话应该是打给小叔,也不会提一千万现金的这种要求,更不会有枪声……”

“警察方面怎么说?”

“最多一刻钟就会到医院来调监控,然后追踪。”

“欣恬的那个朋友你认识吗?”

“她只和我说过是她的一个高中同学。”秦南君说道,“好像是个男的……姓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你留在这里等警察过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凌爵说完便转身往病房门口走去——

“阿爵!”秦南君下意识的喊了他一声,她也不知道这一刻怎么会这么害怕……只是看着他已经明显瘦了许多的身体,看着他的左肩还固定着石膏。

凌爵转身,对上她的面孔……

“怎么了?”

她想说,想说……阿爵,交给警察和小叔就好了……想说,阿爵,不要做危险的事情……想说,想说很多……却在最后,出口变成一句,“小心点。”

凌爵点了点头。

秦南君闭了闭眼,她坐在*边,事情是怎么会发生到这一地步的?到底是弄假成真还是……只是一场戏?

警察来后,看了停车场的监控录像,将那三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锁定住,进行面部识别,半个小时后,警察告诉秦南君这三个男人都是有前科的惯犯,其中一个还处在假释中,有过绑架勒索重度伤人案的前科。

在接到绑匪的电话是在一个小时后,凌新宇拎了个箱子到了警察局,警察正对绑匪进行反向追踪……

“你们要的钱准备好了。”

“现在把钱送到天元路的废工厂,一路上都有我们的眼线,只能你一个人送过来,只要让我们看到任何一个警察或者有便衣警察嫌疑的,我保证你们看到的会是具尸体。”

天元路的废工厂……凌新宇眉头轻蹙,一双幽蓝色的眸子平静却深邃。

他一把拿过秦南君手里的手机,冷声道,“我是杨欣恬的未婚夫,我会送钱过来给你们。”

“她的未婚夫?”

“你绑架她的时候都没有打听清楚么?能给你们钱的不是一个和她没多大关系的凌家少奶奶,而是她的未婚夫凌新宇。”

“我不管!我就要那个女人送钱过来!”

“行,那你们撕票吧。”凌新宇眸子一冷,嘴角轻轻一扯,“如果她的未婚夫都没有打算去救她,你觉得还有人在乎她的这条命么?”

“……”秦南君错愕的看向凌新宇,一脸的温和,就像在和这几个男人聊天一般。

对方犹豫了几秒……凌新宇眸子一眯,“看来你们不想要钱了,那就算了吧。”

说着,他便要挂了……然对面传来另一个男人粗犷的声音,语气更加笃定,像个拿主意的,“我知道了,但只能你一个人。如果你敢耍花样,哼!”

说完,电话便挂断了。

凌新宇看向一旁反追踪的警察,“查到了么?”

“确实在天元路附近。”

“那就行了。你们警察的工作到此为止。”凌新宇淡淡道。

“你说什么?”秦南君错愕的看向凌新宇,“小叔?”

“你没有听到绑匪说,如果被他发现有警察跟着,欣恬小命会不保?”

“凌先生,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会保证您未婚妻的安全。”

“谢谢,但你们做到这就可以了。”凌新宇看向秦南君,“不要告诉奶奶,回家等消息就可以了,我保证会让欣恬安安全全到家。”

“……”

秦南君看着凌新宇就这么走出了警察局大门,她其实很想问一句,方才他说的撕票……只是一种策略还是他真的无所谓?

凌新宇沿着马路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沉甸甸的银色箱子里,装着实实在在的一千万人民币。一身黑色风衣,他单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就站在路口,有蓝色的眸子沉不见底。

一辆黑色别克停在凌新宇面前,一抹黑色颀长身影从车上下来,凌新宇绕到驾驶位将箱子丢了进去,看向刚走下来的黑,淡淡道,“在天元路的废旧工厂。”

“不用我和你一起过去?”

“谁知道那群渣滓在哪里安排了眼线。我先一个人去。”

“后面的事情有什么要求么?”

“全部弄死。”凌新宇说完便钻进了别克,黑还没有站定到路边,车子已经疾驰而去。

不让警察插手一方面是担心杨欣恬的安危,而另一方面则是……有警察在,他不方便。

黑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他站在路边,颊边两撮略长的头发被路口的风吹起。看着别克一个甩尾,消失在下一个路口处。

杨欣恬……

没有人知道这个女人对凌新宇来说,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就连和他认识这么多年的他而言,也不知道,黑唯一知道的是,现在的凌新宇依旧冷静,依旧敏锐,依旧狠戾,只是这份冷静,敏锐和狠戾已经撕开了一个小口。

他想,凌新宇自己应该意识不到吧……

别克停在废旧工厂前,凌新宇坐在车子里,有蓝色的眸子将周围的环境全部打量殆尽,拎着箱子他下了车,刚走到门口,冰凉的枪口便抵上了他挺直的背脊。

凌新宇没有丝毫被惊到的反应,不动声色的勾起唇角,“钱我带来了,人呢?”

“进去!”

枪口用力,将凌新宇往工厂里抵!

偌大一个废旧工厂充斥着废铁废钢的锈气,冲的人鼻子难受,水泥地上积着厚厚的灰,走上两步都要扬起一层尘土……

他的目光定在正前方被绑在石柱上的女人,她脸色苍白,嘴角噙着血,脑袋像搭在脖子上一般……动也不动……就连神情都迷离的很。

他们打了她。

“砰”的一声,凌新宇将手提箱扔在地上,顿时灰尘溅起,眸子阴冷,“钱在这,可以把人给我了么?”

似是听到了凌新宇的声音,杨欣恬恢复了些意识,眼前看到的凌新宇……摇摇晃晃,忽大忽小……只是一张脸板的很严肃,向来柔和的棱角都分明深刻了起来。

想也知道,他在生气,他一定很生气。

“凌先生,你还记得我吗?”开口的并不是那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而是一个国字脸小眼睛的男人,穿的倒是笔挺挺的西装,声音有些尖,“我叫黄子隆。”

“新宇……你不该来的。”杨欣恬抬起眼,看着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以为你和南君的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

“……”杨欣恬错愕的看向他。

凌新宇双手插在口袋里,耸了耸肩,“不就是想试一下我么?说吧,要怎么试?”

——————

PS:亲们,祝愿你们新的一年,幸福美满~合家欢乐~赚钱多多,财源滚滚~然后分一点给君君吧~哈哈!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