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凌晨,白起看着躺在自己臂弯里刚睡去的伊莉莎白,脸上带着满足的慵懒红晕,看着睡着的她,缩在自己的怀里,如玉双臂紧紧的搂着自己,这丫头,现在更象一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小女孩,没有一点女王的气势,心里不由生出爱怜之心。他轻轻的抽出手臂,准备起身。

伊莉莎白在熟睡中动了动,双臂搂的更紧,一双修长的*,也搭在了白起的身上,如同八爪鱼一样,附在白起的身上。白起不由的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就见她睫毛微微颤动,缓缓的睁开双眸,腻声道:“主人醒来,我睡的太死了,我这就服伺主人更衣”。说着就起身开始帮白起拿来衣服,一边为他更衣,一边却痴迷的用纤纤素手,在白起身上抚摸着。

白起被她撩拨的心中火热,把她一把搂在怀里道:“小妖精,一大早就做怪,还没够么”?

伊莉莎白脸上红的象要滴出血来,羞涩的道:“主人,人家就是想要”。说着头直往白起怀里钻。

白起听了,再也不管其它,把她按倒,再次胡天胡地起来。激(情)过后,白起抚摸着她还在不停抽搐的身子,感觉着她的愉悦问道:“为什么昨晚开始,这么腻人”?

伊莉莎白怯怯得道:“我想乘这几天就我一个人在主人身边,要是能怀上个宝宝就好了。这样主人就是不喜欢伊莉莎白,我也有个孩子陪着”。

白起扳过她的脸道:“你现在这么乖,我怎么会不喜欢”?

伊莉莎白道:“我没有苏菲雪姬漂亮,而且身材也不是你喜欢的纤细型的、太过丰满。再说我只是个女(奴)。只怕哪天主人就会赶我走。要是有个主人的孩子,主人一定不会赶我离开你的身边的”。

白起看着她含泪欲滴的脸道:“伊莉莎白,你身材很好,当时我说不喜欢你的身子,是故意气你的。不要把当初的打赌放在心上,当时我也是一时意气,现在社会上,又有什么奴隶主人之说,我这就为你解开禁制,还你自由,你想去哪都行”。说着就要准备为她解除血咒。

伊莉莎白拦住了他,在他胸前用手指画着圈腻声道:“不吗,人家就要做你的奴隶,而且是唯一的女(奴),能够随时跟在主人身边”。

白起亲吻着她笑道:“随你吧,你什么时候想要解除,吭一声。有血咒在也有好外,最起码我们之间因此而有联系”。这时,白起听到小丫头们起来,在远处晨练,就道:“我们也起身吧,小丫头们起来了”。

伊莉莎白替他穿好衣服,羞涩的道:“我的裹体巾被风吹走了,主人”。

白起看着她曲线夸张的身体问:“不用布了,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我帮你聚一身”。伊莉莎白娇声道:“还是用丝巾裹着好了,既方便又舒服”。

白起在她如玉般光滑的身子上扶摸着道:“小*,想随时勾引主人啊”?

伊莉莎白娇笑着道:“反正这造型是主人为伊莉莎白制定的,就要勾引你”。

白起听了,开始用功为她聚了一块黑色的丝巾,同时为她聚了白色的内衣道:“既然你喜欢,哪就随你把。不过内衣要穿上,我可不想我的女人在别人面前走光”。

伊莉莎白腻在他的怀里,娇笑着道:“是,我的主人”。说着接过内衣穿上,这才用黑巾堪堪裹住胸前臀部,雪白的肌肤,黑色的丝巾,愈加显的肌肤如玉,莹莹生光;衫托的腰身更是纤细,胸围臀部更是丰硕,双腿修长。满头金红色的头发,搭在裸露洁白的肩上,真是明眸皓齿,美丽动人。

白起赞叹道:“你这打扮,迷死人不偿命。别说人了,恐怕如来老儿见了,也要从西天跑来了”。

伊莉莎白道:“人家哪有哪么美,苏菲、雪姬才漂亮呢”。

白起仔细打量着她道:“你是没有苏菲哪么惊人的美貌,也没有雪姬精致,但是却有另一种不同的诱人风情”。说着揽着她向外走去。

海滩上的小丫头们,看着他们出来,都脸色红红的打量着他们。犹其是盯着伊莉莎白的肚子看,好象她的腹中有什么奥秘一样。原来白起昨晚忘了设隔音结界,让小丫头们收听了一夜的现场广播。她们在看伊莉莎白肚子里是否怀上小宝宝了呢。

白起见了,松开伊莉莎白对她们道:“早啊,雅诗兰黛”。

小黛悻悻的道:“还早啊,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白起尴尬的道:“你们聊,我去炼功”。说完狼狈的向远处走去,准备吸取初升的太阳紫气。远远得听着她们围着伊莉莎白在问,她是否真的有了小宝宝。

伊莉莎白脸色通红,羞涩的说:“四位*,哪有的事啊,这从何说起”。

小雅道:“你不是说要个小宝宝么?缠着哥哥要了一晚上,还没怀上啊”?

伊莉莎白听了大羞,没想到让小丫头们全听了去。转身就又跑回了帐篷,不敢出来见她们。

白起在远处听了,也感到无地自容。这叫什么事,怎就让小丫头们全听到了,看来以后要注意了。太阳升起,射出第一缕紫气,白起静下心来,吸收起来。把第一缕紫气吸入体内,在经脉中运行一周,最后注入心脏,这才吸气收功。

小丫头们看他修炼完毕,这才笑嘻的过来,问他道:“哥哥,伊莉莎白是不是怀上小宝宝了”。

白起听了大是羞惭道:“小丫头们乱说什么,小小年纪别打听这些事”。

小黛道:“什么小小年纪啊,人家都二十多岁了。普通人象我们的年纪,有不少都做妈妈了呢”?

白起被噎的瞠目结舌,无奈的道:“哪一个女孩子家,也不该打听这种事吧”?

小丫头们红着脸。小雅道:“谁打听了,是你们不注意影响,害人一晚上没睡着”。

白起狼狈不堪的说:“是我不好,以后一定注意”。

小丫头们看到他狼狈的样子,也不为己堪,开始围在他的身边聊着天。小诗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通天阁”?

白起道:“碧加说妙善要午时三刻做法,咱们午时前赶到就行,又不是为了打架,只要让他们无法改变历史就行。他们人多,反正也杀不死他们”。

马小铃况天佑,天刚亮就带着王珍珍来到了通天阁,同山本一夫一起,等着白起的到来。可惜一直没有动静,眼看日上中天,就要到午时了。随着空中突然撒下七色光雨,妙善的身影在光雨中凭空出现。身边跟着护法赤卧。

马小铃她们站起道:“恭迎妙善上师法驾光临”。

妙善满怀慈悲的目光扫过他们,开口问道:“你们都准备好了么”?

山本一夫道:“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马小铃道:“就怕白起来捣乱”。

这时远处传来白起的声音道:“不是我要捣乱,过去已成为历史,你们却要强行改变,你们这是在逆天而行。我岂能容你们任意妄为,打破天地正常运转,害我命运也被改变”。说着同小丫头们一起现身,出现在通天阁中。

妙善叹气道:“我也知道这是逆天而行,可要是不如此,况天佑同山本一夫开战,将要引起天地浩劫,我不得以而为之”。

白起道:“哪是他们的事,与我无干”?

山本一夫道:“白起,你曾经说过,我帮过雅诗兰黛,你可以答应我一个条件,哪我现在就提出这个条件,哪就是不要阻止我去改变历史”。

白起冷笑着道:“如果答应你这条件,哪我还会存在么?还不是要继续做一个腐臭的粽子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被人捉入地府,受永远之苦,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很抱欠”。

马小铃怒道:“你这屠夫,还想在世上继续害人么?哪我们大伙今天就灭了你,看你如何阻止”。

白起看了她一眼道:“你们人多,我不是对手,但是你们照样杀不了我,只要拖过做法的时间,我就达到目的了”。

山本一夫道:“白起,如果我不能回到过去,哪我们就是敌人,我是耐何不了你,但是你身边的人,总有离开你的时候,不信你能永远守在她们身边”。

白起冷酷的说:“要想用我身边的人危胁我,哪就要准备同样让你的亲人承受我的怒火。我可以随时让日本沉入大海。我一定能做得到”。

阿雪走上前来说:“东方,我求你了,你可以同他们一起回到过去,他们阻止将臣咬他们,你可以帮过去的你咬将臣,这不两全其美么?何必要成为敌人”?

妙善开口道:“这个建义不错,这样各自分头行事,既让你还了山本一夫的人情,又可以各自达到目的,不受损害。如果你要阻止,与这么多人为敌,胜负犹未可知,岂不要生灵涂炭”?

白起想到他们这次回去,并没有改变了历史,只是白跑一趟,就算有了自己的掺合,但是他们之间发生的事,并无太大改变,既然如此,自己也可趁势答应他们,还可以趁机研究妙善打开时间通道的奥秘。就故做沉吟的道:“如果答应了你们,我可是要承受未知的风险……

未来走过来道:“东方,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情份上,就算是帮帮我吧,无论结果如何,未来感激不尽”。

白起看着未来处处可怜的神情,心里不由一软。反正也没什么大的风险,还是答应了吧,就点头道:“好,我答应你,山本一夫,从此你帮过雅诗兰黛的情份就算还了,我们之间两清了”。

山本一夫点头道:“谢过武安君了”。

妙善道:“时间差不多了,哪我们准备开始吧”。说着挥手地上出现了四个线轴,上面绕着满满的细线道:“这是慈航线,绕在你们脖子上,我会送你们回到六十年前,过了将臣咬你们的时刻,就会引导你们现在,如果有人把慈航线毁了,就会迷失在时空中,不能再到现在”。说着向他们一指,要回到过去的四人脖子上,都出现了慈航线,绕在脖子上。

马小铃对正中道:“正中,你要守好我和天佑的慈航线,不能出什么差错”。

正中道:“放心吧师傅,我一定全力以赴,除非我死了,不然别想动这慈航线”。说完正中走过来,对白起道:“东方,无论如何,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希望这次回到过去,不要为难我师傅,好么”?

白起拍了拍正中的肩道:“如果她不找我的麻烦,我也懒得理她,放心吧”。然后转身对丫诗兰黛还有伊莉莎白道:“我回六十年前看看,你们守在这里好了”。

雅诗兰黛急着道:“哥哥,带上我们吧,反正我们可以被你收入体内,万一有个意外,不能回到现在,我们也可以在一起”。

白起笑着道:“放心吧,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你们还是留下吧,只要你们守好哥哥的慈航线,就不会有事。其它人的就不要多管,与我们无干”。白起心想,碧加的捣乱,才让他们功败垂成,可不能让小丫头们阻止碧加的捣乱。

小丫头们急道:“就让伊莉莎白留下吧,反正没有人针对我们,有她在足够了,就带上我们吧”?说着拉着他的手臂不停的摇晃撒娇。

白起想了想,碧加不会针对自己,有伊莉莎白守着,应该没什么危胁,就点头答应。小丫头们兴奋的跳起来,亲着他的脸道:“谢谢你,哥哥真好”。

伊莉莎白羡慕的看着白起挥手把小丫头们收入体内,恨不得自己也跟着一同去。白起过去搂着她,亲了一下她的脸道:“不要担心,我很快就回来”。

伊莉莎白担心的道:“小心,主人”。

白起低声道:“放心吧,准备好晚上等我,我们争取早日有个小宝宝”。

伊莉莎白羞红着脸,轻声道:“是,主人,我期待着你顺利归来”。说着探手搂住他的脖子,向他索吻。

白起看着她抖动的睫毛,殷红丰满的嘴唇,轻轻的捧起头来,深深的吻了下去。

阿雪看着白起与伊莉莎白亲热,心里泛起了浓浓的醋意,好象是自己的爱人,正在当着自己的面,与别的女人热吻一样,心里满是酸涩。不由得流出眼泪。

山本一夫了她这般模样,心里满了嫉妒。就走过去揽着她的柳腰道:“阿雪,就此分离,可能就是永别,再见了”。说着就想去吻她。但是却被她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唇上。原来珍珍的意识,一直在悄悄的潜藏着看白起,她的心里满是酸憷。

妙善看了看天色,开口道:“时间到了,准备上路吧;记住,你们只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可以擅自改变其它人的或事,否则将会给现世带来不可测的变化”。说着双手合什,十指如花瓣张开。在额前红痕上轻轻一划,露出一只竖着的眼开,开始身出金光。通天阁的墙壁突然一阵翻腾,变的虚幻起来隐隐露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空间通道来。

马小铃同况天佑牵着手,对视一眼,纵身跳了进去。

白起也松开捧着伊莉莎白脸的手,对她道:“等我回来”。也转身向通道走去。

王珍珍在识海中见到这一切,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思念,猛然出现占住身体,扑到白起怀里道:“东方,保重,我等你回来”。

白起一愣,但是随之看到旁边眼中冒火的山本一夫,心里一声冷笑,故意搂紧她的身子,低头就吻在了她的红唇上。但是随着闻到她熟悉的体香,白起也感到迷醉,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相爱的日子里。但是随之她裸身躺在山本怀里的一幕出现在脑海里,不由得心里一疼,轻轻的推开她的身子。纵身跳进了时光隧道。

王珍珍感到自己再次回到了从前一样,迷失在东方温暖的怀抱里,但是随着觉得东方身子一僵,她感到了他心思的变化,心里一疼,便被白起推了开来。她流着泪默默的看着白起消失在通道里。

山本一夫阴沉着脸,看着消失的白起狠狠的看着,望了珍珍一眼,也跳了进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