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七伤剑,天上神

易天惊道:“什么约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你。”那老者不喜不悲,微微一笑,托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进屋里,左边枯瘦的手轻抚着修长的胡须,不问易天同不同意,笑道:“小兄弟,你曾要我守护于你,今日又见,便将这七伤剑诀尽数传授于你,终将一日重返神界,再战辉煌。”枯瘦的手臂左右挥动,一道庞大的讯息猛地冲进易天的天灵盖,神情一晃,讯息直达脑海中,不一会他脑海中便出现一个黑色的小人手中拿着剑一招一式演示《七伤剑诀》。

老者点点头,道:“你记住了么?”易天心中不解,惊道:“你给我做了什么?”只见脑海中出现了七伤剑诀四个字,随后便是一小人在演练招式,旁边是口诀。

《七伤剑诀》招招杀机,一招一式暗藏奥义,每招每式均要领悟方可发挥真正的威力,以他的实力仅能看清楚第一式,第一式叫“殇剑”,这是他所感受到的讯息,小人将招式演练一遍,动作行云流水,完美无比,他看得清清楚楚,几个动作看似简单却蕴藏不可思议的魔力,眼见之下犹如盖世强者的霸道之剑,不死不灭,不屈不服。

他不由自主摇起身子,按照刚才小人所演示的“殇剑”做了一遍动作,右手快速抬至胸前,挺出,晃上两晃,“嗷”的一声,听到龙的嘶鸣,收回动作,道:“怎么这般普通,威力似乎并没有我所修的《太玄剑》厉害。”

老者大笑,道:“哈哈哈~小兄弟,你错了,不是这剑诀不厉害,而是你没有将它的精髓领悟出来,七伤剑诀一出,有死无伤,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使用。”

易天神色疑惑,摇摇手,惊道:“七伤剑诀,真有那般威力,若是如此岂不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还怕这天地做什么?”老者摇摇头,道:“非也,非也,纵使你萧天放将七伤剑诀练到极致,同样难逃天道劫难,七伤剑诀虽强,但这神界高手数不胜数,紫薇,恩泽两大帝王都是神界顶尖高手,你萧天放即便再强,在两位大帝面前也同样难逃一死。”

易天道:“那你找我便只是要我接受这七伤剑诀么?”笑道:“哈哈~小兄弟每次来都这么说,我先让你看看,你便明白了。”易天跟着走进小楼,道:“看?看什么?什么也没有。”小楼中空空如也,床,桌子,椅子都没有,是一座空楼。

老者枯瘦的手在空中自左向右一抹,顿时出现一个模糊的画面,还带着声音。

画面中出现一个老者和一个青年,那青年与易天长得一般无二,只是易天是少年,那人已然成年。“小兄弟,你要老夫做什么,你说吧!”“青玉前辈,如今神界动荡,紫薇大帝,恩泽大帝发兵北上,联合犯我逍遥仙境,两大帝王来犯,逍遥仙境危在旦夕,我恳求青玉前辈将我功法,以及七伤剑诀收起,待我战死沙场之日,将这两本秘籍交予轮回后的我,唤醒我的记忆,让我再为大帝而战。”将两本书籍交给老者。

下一个画面是一片硝烟,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高高屹立,浑身沾满了鲜血,胳膊断了一截,右手高举着神剑吼道:“我萧天放,生是逍遥魂,死是逍遥鬼,若有来生我同样会守护逍遥。”一道毁灭枪芒激射而来,那人脑袋被洞穿,眼睛挣得大大的,目光中充满不甘和不屈,即便是死了也要屹立在那沙场上。

易天喃喃道:“你说那便是我?”心想那人的气势盖世无双,犹如天上战神,直到死,一双充满不甘的眼睛始终没有闭上,由此可见这人是有多么的不甘心,可要说那人是自己,他也不信,自己就在这,而且就他自己的实力与那位神人相比简直天差地别,哪有是一个人的可能。老者却笑道:“那便是你。”指了指画面中的那人又指着他。易天道:“我是谁?”老者道:“萧天放。”易天摇摇头,蹙了蹙眉,惊道:“你凭什么说我就是萧天放?我这般实力还是算了吧!你老人家别开我玩笑了。”

老者指着易天的天灵,点了点,道:“逍遥大将萧天放,位列神祗,有无妄神格,神格不灭,灵魂不灭,当年紫薇,恩泽两位大帝正是击碎了你的神格才使得你堕入轮回,转世八次,也只有具备神格的人才能够修炼《无妄心经》,如今你能够修炼到《无妄心经》第三层,这也说明你这拥有神格,便是萧天放,萧天放就是你。”

易天摇摇头,笑道:“老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可是我才修到了第二层。”老者笑道:“十足真金,如假包换,是第三层不错。”易天摇头,道:“第二层,怎么可能第三层,你一说第三层我就知道你骗我,你不会是在我的梦里吧?你是我幻想出来的对不对,你这个根本不存在,我也不是什么萧天放,我就说么,我是大英雄?我倒是想做大英雄,谢谢你啊!在梦里都这么骗我。”老者神情一僵,急道:“小兄弟,小兄弟,这不是梦,不是梦啊!是真的,你确确实实就是逍遥仙境的神将萧天放,不信你再看。”

老者手往空中一挥,淡淡的画面渐渐变得清晰,与易天长得一般模样的青年男子身穿铠甲,与两名皇袍加身,威势惊天的高手交战,天地颤动,昏暗无比,这一战战了三天三夜。

青年男子挺出一剑,怒吼:“灭剑”天上地下万米剑影,无上威势笼罩他的躯体,瞬息间变得魁梧高大,如盖世英雄,一剑劈出,千里长虹,荡得天地动然,两大帝王合力镇压,周围万里天地崩塌,天地化作千里长枪,插入青年天灵,天地方才恢复平静,紧接着紫薇,恩泽二帝势如破足,踏平逍遥仙境,掠夺所有的资源。

看到这易天便问:“老先生,既然逍遥仙境已经没了,那还要我去拯救做什么?没了便是没了,为什么不让他成为过往尘埃,从此消失于天地间。”老者一听,则怒道:“你这是什么话,昔日逍遥大帝待你如亲子,逍遥太子与你是发小,你曾发过誓,誓死保卫逍遥仙境,岂能是逍遥灭亡你就放弃,萧天放,这可不是你啊!逍遥仙境的百姓如今身受苦难,难道你要见死不救么?”

易天摇头道:“我本就不是萧天放,也做不成萧天放,我修武一面是要变强,一面是要夺回我的女人,完全不想做什么拯救天下的大豪杰,大英雄,况且以我的实力,又能做的了什么?”

易天望了望四周,道:“没事的话送我走吧!你要救便自己去救,我就不陪你了。”老者道:“不可以,你若不答应我拯救那片净土,我便将你永远关在这里。”易天怒道:“你*我做什么?有用么?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虽然现在我过得好,不代表以后能过得好,倘若我答应你,有谁能保证我明天,后天不会死。”

老者道:“非也,小兄弟,你的使命是拯救逍遥仙境,保卫那一片净土,你绝计不会死的。”易天道:“不会死么?”老者点点头,易天摆摆手,转过身,白了白眼,道:“算了,算了,你去找别人吧!轮回八次都失败,这一世我还不想去送死。”

老者急道:“别啊,小兄弟,这是你的使命啊!”易天道:“去你奶奶的使命,你能不能告诉我就我这实力,你叫我去神界救人,那不是要我去找死么?当初巅峰的时候死得那么惨,还不如在这里活得逍遥自在,什么也别说了,送我出去。”老者道:“小兄弟,你在考虑考虑?”易天摆摆手,原路走回之前进来的地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