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你确实很聪明,不过你已经把我激怒了!”业头愤怒地把身上的铁链给拿掉了,恨恨的看着我,耳边不时会传来冥头的惨叫声。

呵,我果然没有看错,这家伙确实比那个冥头要聪明一些。他现在只剩下了一个人,最拿手的二人锁链攻击已经用不上了。而且铁链去掉之后,身上的重量也减轻了,更利于行动和提高速度。不论是在地面上,还是再被我引到树上,都不会碍手碍脚的施展不开了……

“来吧,来吧,废话真多!”我对眼前的业头基本上已经无视了,你们两个我都不怕,现在你一个人了还拽什么拽……(作者:刚才不知道是谁被人追着跑了那么久。)

业头手上的铁爪忽然变成了一把钻头,貌似有些像现实世界里的电钻,但是不会旋转,朝着我刺了过去……

噢吼!原来如此,在‘写轮眼’的观察下,我看穿了他的小把戏:他大概知道凭那把钻头就算再狠再快,也是不可能刺得中我的,所以在钻头中暗藏了一支刚针,上面还涂满了巨毒!针头在外面露出了一点,不是‘写轮眼’的话根本看不到……

接下来,业头手中的铁钻刺向了我的面部,理所当然的是根本就刺不到。这个时候,钻头里面的毒针突然爆射了出来,又快有狠地直击我的脑门。

“什么?竟然用护额!”既然早已经看穿了,我当然不会中这种小伎俩喽,只是轻轻地一低头,就化解了他的招数。

切,想要跟我比阴险,你还嫩得很呢……(作者:是,是,您老这方面天下无敌!)

“啊!”我手中的苦无,趁机就刺进了业头的大腿,痛得他大声的叫喊起来……

树林外的道路上,小樱着急的问道:“卡卡西老师,佐助不会出事吧?里面一直传来惨叫呢!”

鸣人也是心急地上窜下跳的,“我进去看看吧,卡卡西老师!”

“你们就放心吧!鸣人,你是最清楚佐助实力的……”卡卡西老师不紧不慢的制止了两人,然后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希望他不会作得太过火……”

树林中那个人的惨叫声似乎消失了,但是过了一会之后,又响起了另一个不同的惨叫声……

“嗨!大家好!”我笑着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身后用弦线拉着鬼兄弟两人。

“佐助,你没事就太好了!”小樱激动的说道,而鸣人则是夸张的张大嘴巴:“你真的把这两个人给干掉了,真是太厉害了!”

卡卡西老师用手按住额头,很无奈的说道:“佐助,你干得有些过火了吧……”

再看被我拖在身后的鬼兄弟两人,身上被弦线绑的结结实实,一个满身都是烧痕,衣服上也散发着焦臭的味道……至于另一个,浑身上下插满了苦无,就像一只刺猬一样,不断哀叫着……(作者:你这些‘手艺’都是哪学来的?我:SM里经常都有演嘛!)

“卡卡西老师,他们可是敌人呢,如果手软的话死的就会是我了!”我大义凛然的说道,一下子把他堵的说不出话来,是他让我自己对付鬼兄弟的,现在当然死活无怨。

“你一定还有话要问他们吧……”我把早已经动弹不得的鬼兄弟绑到了树上,卡卡西老师就开始了他的盘问……鬼兄弟确实是为了暗杀达兹纳而来的,根本没有想到他已经雇佣了高强的忍者,就连我这样一个小鬼都能把他们干掉……他们下意识的就觉得卡卡西更加厉害,所以这些话都是丝毫不敢隐瞒,诚实的像孩子一样……

有忍者对战的任务已经是属于B级任务了,我们完全可以立刻结束任务的,可是一听到对方还有很多更厉害的忍者,鸣人就沉不住气了……刚才被我一个人解决了鬼兄弟,现在他的心里可是非常的不服气,正想好好表现一下呢,哪里会愿意中断任务……至于我,虽然本意是很无所谓,但因为作烦了那些挖菜带孩子的D级任务,现在也想好好的刺激一把……小樱?这点还用得着怀疑吗?当然是我去哪她去哪了……(作者:可怜的小樱貌似已经没了发言权。)

“你们的首领是谁?”了解到对方是一个暗杀部队,卡卡西老师并没有马上跟我们表明态度,却是朝鬼兄弟问道。

这个时候,周围很莫明的起了大雾,慢慢地周围的空间就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了,在这种大晴天中竟然会起雾,真是太奇怪了。

“是谁?”在浓雾中根本就看不清东西,所以只有卡卡西老师发现了些什么,没办法谁叫人家不是一般的忍者呢。

不过被绑在树上的鬼兄弟却突然高兴了起来,大声地叫喊了起来,“救我们!快救我们!哈哈哈,这下你们死定了……”

依稀的看到前方的树上站着一个人影,不过在浓雾之中看不到样子。因为再不斩的手下全是雾隐村的逃忍,所以这样的‘雾隐术’会用的人不只他一个,再加上已知的未来之中,并没有这个人的出现,我真得不知道怎么会忽然冒出这个人来。

“没用的废物……下场……只有死……”树上的声音低沉而且沙哑,听起来让人有点害怕。

“不要……不要……啊……”鬼兄弟惧怕的哀求着,“啊!”了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身边都是白茫茫的,我们把达兹纳紧紧地围在中间,连动都不敢动,生怕会遭到敌人的攻击。至于鬼兄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并不知道,不过大概是凶多吉少了。

“咦?什么?”忽然感到有一滴液体打在我的脸上,本能的就用手去抹。但是液体一沾手,却觉得是粘粘的,还闻到一股腥腥的味道……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血!

“……”听到卡卡西老师小声的低呼了一声,接着周围的浓雾就慢慢分散开了,准确地说是被他用查克拉给冲开了。鬼兄弟到底是不是死了不能确定,但如果一直这样看不到敌人下去,那我们一个个却是会死的。

浓雾刚被冲开,就听到小樱“啊!”的一声尖叫,顺着她惶恐的眼神看去。只见到原本被绑在树上的鬼兄弟,如今两人的头颅已经不异而飞了,脖子上正往外喷泉一样的冒着鲜血……

而在脖子的上方,有一把巨大的斩首菜刀,紧紧地盯在树上……

PS:找人作封面去,会PS的高手们速度与我联系哈!

推荐票!推荐票!

;